「在宅醫療」是什麼?接近生命終點,你想留在醫院還是在家中?醫師陳英詔:將「安寧」從醫院帶入每位病患家中

陳英詔曾投身偏鄉醫療、急診室和長照單位,包含現在投入「在宅醫療」,都是走在一條人煙稀少的道路上。(圖/陳英詔)

「在宅醫療」,是一個在臺灣鮮少人聽過的概念,對於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臺灣,「在宅醫療」是解決沉重照顧責任的新方向,也是連結長照和醫療之間重要的橋梁。不只讓醫療資源深入每個需要的病患或長輩家中、減少往返醫院的舟車勞頓,也能夠讓病患選擇在自己舒適的環境進行治療,甚至是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哩路。更重要的是,可以讓醫療資源走進社區深處,讓住在醫療匱乏地區和難以出外就醫的族群,享受到醫療的照顧。

維揚診所採預約制,大多時間陳英詔和全心居家護理所的護理師都會出外看診。

藏身在綠園中的診所 醞釀不凡的理想

維揚診所位於羅東的中山路四段,有別於一般大眾所認知的診所,沒有醒目的招牌,而是藏身於一座有著日式老宅風貌的庭園「玄野屋」當中。在這裡,你看不到前來就診的病患,有時甚至尋不著醫生和護理師,因為他們不是在病患家中,就是在前往病患家的路上。

維揚診所團隊成員包括急重症和安寧照護經驗的護理人員,他們不是坐在診間等病人,而是前去病患家看診,吊點滴、清創甚至輸血,當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就是維揚診所所長,也是所內唯一一位醫師的陳英詔。

陳英詔(右方藍衣者)曾兩度前往烏干達擔任志工,也曾到過荷蘭參訪長照制度,跨度之廣。(圖/陳英詔)

另類的醫師人生 陳英詔的離經叛道之路



維揚診所很獨特,陳英詔醫師也十分「另類」。大學畢業、準備投入醫師職場的陳英詔,並非選擇資源和薪資較優渥的都會區,而是前往醫療資源匱乏的花蓮偏鄉,投入自己的所學所長,「臺北的醫院不缺我一個醫生,我想要去的反而是一個需要我的地方。」

除了在花蓮門諾醫院從事偏鄉醫療外,陳英詔也曾在聖母醫院和羅東養護所做過急診室和長照醫療服務,幾十年的醫師生涯中,陳英詔轉換過不少跑道,但當中的共通點,都是屬於較少人投入的醫療領域。「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應該是這樣的工作屬性,會不自覺地吸引我。」他笑著說。

對陳英詔而言,自己並非是在奉獻,而是有種不可言喻的使命,帶領他到每個有需要的病患身邊,而這些選擇,也可看出陳英詔付出不求回報的個性。

翻轉傳統診所的治療模式,也翻轉傳統醫師穿著白袍的形象,綁著馬尾、穿著牛仔褲的陳英詔,到患者家中,總像是為至親治病般的親切。(圖/陳英詔)
陳英詔帶領居家護理所的護理師們一起前往宜蘭南澳偏鄉訪視個案。(圖/陳英詔)

共享辦公室 連結各單位之間人情味

2017年,時任羅東養護所副所長的陳英詔,因緣際會下接觸在宅醫療的議題。他認為,在宅醫療所建立的照護模式,是高齡化嚴重的臺灣未來可行的解方,尤其是在宅醫療當中希望人們能在家善終的理念,讓陳英詔想起自己罹癌過世的母親。

很感謝當時的安寧照護團隊,讓我媽在癌症末期時少點折磨,至少在生命的最後可以一路好走。」回憶著那段時光,陳英詔也想著,若是能將安寧從醫院帶到家中,讓病患在自己熟識的環境就醫,得到了悉心的照護,是否就能自在從容地面對人生尾聲?

投入在宅醫療的種子,在陳英詔心中漸漸萌芽,直到某天他看到有一座景緻優美、建築復古的咖啡廳出租,一下子便聯想到自己曾在查找資料時,看過日本有一間「物語診所」,是結合看診與當地社區交流場所的有趣案例,讓他馬上就決定租下這個空間,並將園區取名為「玄野屋」。

現在,玄野屋是一個結合診所、居家護理所、長照據點、照顧者中心和職能治療所的共享空間,各單位之間彼此雖獨立辦公,卻互有連結,互相支持與幫忙。

會取作「玄野屋」,是因為陳英詔的兒子名字中有一個「野」字,是希望兒子可以「野」一點,不用太乖。
維揚診所的空間不大,大部分時間醫生和護理師都在外頭。 (圖/陳英詔)

一起步就被潑冷水 一路苦撐至今



儘管剛投入時滿懷熱血和理想,卻馬上遇到被現實打臉的窘境。

陳英詔苦笑著說道:「剛開始做在宅醫療時滿辛酸的,因為當時只知道一股腦的要做,卻不知道個案要去哪裡找,等到好不容易一個月訪視十個病人,申報完才發現只有一萬五千元的收入。」這當中所耗費的聯繫、溝通成本,讓陳英詔和護理師們不僅忙得兵荒馬亂,這樣的收入根本入不敷出。

陳英詔接著解釋,「到宅訪視一次健保可以得到1553點(元),雖然比起在一般診所看診的300多點來的高,但實際上能接的個案並不多」。如此原因也讓陳英詔投入在宅醫療的前兩年,不敢完全放掉固定看診的收入,直到今年一月才正式停掉所有門診,全心放在在宅醫療上,「這也是現在投入在宅醫療的人不多的原因。」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全心居家護理所的護理師會依照個案位置,分為兩、三組和陳英詔一同出外訪視。(圖/陳英詔)

回饋是最大的動力 捨不得放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直到現在,收入問題仍是維揚診所面臨的一大難關,但他並不因此退縮,跨越了世俗的醫療成本算計,視病患需求為重,並在年初時,決定擴大團隊的規模,聘僱更多擁有急重症、外科和安寧病房經驗的護理師,讓診所有更多的資源和能力接收安寧與急重症的病患。

支持他有如此毅力和信念的,是因為他相信現在所做的,是一件對的、且值得投入的事情,儘管這是條冷門且布滿荊棘的路,但他希望每一位患者都能好好被對待,尤其每每收到病患,甚至是家屬的回饋和感謝,都讓他體會到人與人之間,那種真切且緊密的人情味,能夠深深感受到家屬對自己的信賴,這些都是陳英詔捨不得放下的原因。

陳英詔和護理團隊前往宜蘭偏鄉,在簡陋的環境下用筆電整理個案資料,一樣可以讓病患感受到和在診所一樣的照護品質。(圖/陳英詔)

接手罹癌老夫妻 深感家屬的信賴

提到最讓陳英詔印象深刻的照護經驗,是一對罹癌的老夫妻,最初因為老先生得了攝護腺癌,接觸到維揚診所的在宅醫療服務,去年陳英詔從家人手中接下虛弱的阿公,每次的居家訪視中,不只替阿公看診,醫療決策上,也會和家屬一起溝通阿公的身體狀況,慢慢建立起信賴關係。

阿公離世前那天早上,陳英詔接到家屬的電話,希望能趕去看阿公最後一面。到了阿公家,陳英詔握著阿公的手和他道別後,阿公就在子女們的陪伴下,安詳地前往另一個世界,陳英詔也以醫師的身分,協助家屬處理阿公的後事。



後事圓滿後,阿公的兒子對他說:「我爸爸好像是在等你一樣。」因為信任如此用心呵護病患的醫師,兒子也決定請陳英詔接著照顧罹患肺癌的母親。患者家屬的一席話,不只讓陳英詔深深感受到家屬的感激之情,更明白自己身上所背負的期望和重擔,是如此的珍貴。

陳英詔清理病患腳上傷口,一旁的護理師協助提供光源。(圖/陳英詔)

挑戰全臺第一例 突破對在宅醫療的想像

面對仍在發展茁壯的在宅醫療,陳英詔從來不害怕挑戰,他勇於突破框架,也願意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只為了能讓診所的服務更加多元、幫助到更多病患。

今年六月,陳英詔和居護所的團隊,挑戰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務」──他們決定要為病患在家中進行「肋膜積液抽出」的手術,可說是臺灣的第一例,也是在宅醫療的一大步

陳英詔說,當初家屬不忍阿嬤一身病痛還得大老遠往返醫院,對老人家來說可能承受不住這樣的折騰,所以拜託陳英詔幫忙,不擅長拒絕他人請託的陳英詔,答應家屬後,就開始著手和團隊籌備所有的設備和器具。

光張羅這項手術的設備,工程就很浩大,維揚診所團隊先向其他醫療單位借了價值百萬的超音波機,再和羅東聖母醫院、博愛醫院的資材室採購無菌瓶、耗材、嗎啡貼片還有抽吸針,病患需要打白蛋白,也請藥局幫忙採買。雖然在家中執行這項手術毫無前例可循,但團隊憑藉著過往照顧急重症患者的經驗和專業,從用超音波機替阿嬤找出下針位置、打局部麻醉針到最後順利替阿嬤抽出肺部的積水,前後花了兩天的時間,讓家屬十分感激。

為了備齊所有器材,陳英詔和團隊總共聯繫了超過五個單位。(圖/陳英詔)



面對「肋膜積液抽出」的任務,陳英詔和護理師不敢馬虎。(圖/陳英詔)

雖然花費龐大心力,團隊最後僅拿到1200元加上訪視1500元的健保補助,但在苦笑之餘,讓陳英詔收穫最大的是這些單位不嫌辛勞的協助,讓他感受到滿滿的溫暖和支持

陳英詔和護理師們在不大的診間中,懷著不小的理想。(圖/陳英詔)

一生懸命的態度

陳英詔笑著說,自已時常做一些外人看起來很衝動又不計利益的事情,像是租下玄野屋、投入在宅醫療或是接下家屬困難的請託等等,途中不是沒有遇過困難,但因為知道自己是在做對的事情,所以陳英詔並不後悔,即便是面對最現實的財務狀況,他也沒有放棄繼續深耕在宅醫療。

現在,陳英詔也擔任臺灣在宅醫療協會副秘書長一職,並積極在全臺各地倡議在宅醫療議題,即便每接一場演講、一次採訪,都會減少他出外訪視的收入,但為了普及在宅醫療的概念,這些他都甘之如飴。

支持病患在想待的地方,直到最後一刻。」是陳英詔已背負在肩上的,一生的使命。

體驗過第三世界國家醫療匱乏的經驗,讓陳英詔回國後可以更坦然面對在在宅醫療道路上的挫折。(圖/陳英詔)

原文取自Home Run TaiwanHome Run Taiwan粉絲團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