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媽媽的育兒崩潰日常》「我的奶,就是兩顆人血饅頭...」德州媽媽的厭世媽咪梗圖集:到底為什麼要生小孩?

小孩可愛,我也很愛,但不管小孩怎麼笑,我都還是想睡覺。
生活不只磨平了我的稜角,它也斷了我的手腳。
我說我想好好生活,生活說: 「你想得美。」
我說我想擁抱生活,生活說:「價格另計。」
我說借過,生活說:「不讓你過。」

我沒有能力自己帶兩隻隨時失控的小獸出門,所以我一日日的在困獸之鬥,我不怕吃苦,但我很怕我被苦吃了。

老楊工作重、工時長、方方面都壓力大,在灣區生活了六年後,老楊決定帶著我們搬去德州。

而我,三十一歲再度離鄉背井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地方,適應能力已經不如從前,因此開了一個粉專用書寫當抒發,儘管常常都是我坐在馬桶上、陪小孩睡覺時的零碎時間打出的文章,它仍然是一種出口。

在被剝奪睡眠、剝奪興趣的母職中,我唯一能保有的自我只剩梳理思緒、動一下腦子,儘管它已經不好使。


這是一雙摸過屎的媽媽手

我的手,一雙從小彈琴畫畫的手,現在只要指縫裡面沒有卡著蒜泥或是屎就不錯了。

現在的我如果說出「我有潔癖」這話,絕對被笑掉大牙,我也有自知之明不敢這樣聲明。但其實在只有一個小孩的時候、我還沒放棄整齊清潔的時候,賊粒大便時我甚至沒有徒手換過尿布,我都戴著手套以防不小心摸到、更不敢幫小孩洗屁屁,我覺得很髒。

是什麼一點一滴的改變了我呢?

可能是有一次換尿布時,把賊粒的腳一舉起,他就突然噴尿尿在我臉上;也有可能是生了米米後實在太累,根本不可能每次換尿布都戴手套,就這樣數次在擦拭的時候有屎順勢鑲入我的指間;抑或是我習慣了身上隨時都是吐奶,因為如果要每次髒了換,我一整天就像在走秀。

總之兩個小孩不僅讓我不再年輕、不再文青、也不再乾淨。
此時的我看著滿地的餅乾屑,想著馬上就會更髒了,不用那麼快清。

書籍介紹

德州媽媽沒有崩潰:早安!今天又是被迫營業的一天(隨書附贈:名畫二創哏圖共4張)
作者:Mumu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10/13

作者簡介
Mumu

1988年生,婚前是一位唸文學與藝術的科班文藝女青年,婚後與先生定居美國,生完小孩後被勞改成厭世媽媽。育有神獸兄妹-破壞王賊粒與吃貨米米。

在2020年疫情期間,跟孩子們困在家裡被逼入絕境,用古典西洋名畫二創出〈厭世媽媽哏圖〉而引起熱烈迴響。擅長苦中作樂、現階段致力於勸導大家不要高標化母職。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