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德國小學」不選班級幹部?唐鳳到德國念小學的親身經歷:「提早放學」竟然是最嚴重的懲罰

圖片來源:唐鳳Facebook

從小在台灣就學的唐鳳,在學校卻總感覺格格不入,同年級的課程對她來說太過簡單,老師和家人都無法招架唐鳳針對學習所提出的問題。不只如此,唐鳳也因為成績太好而被同學忌妒,同學甚至對唐鳳說出「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最好的了。」諸如此類的霸凌話語。
種種在台灣受教育時所遇到的困難,讓媽媽在唐鳳小學四年級時,決定讓她到德國求學。在那裡,唐鳳看見了不一樣的教育...

在德國感受到團體的力量

轉到德國當地的小學後,李雅卿發現,這裡的老師和校長,有非常清楚但與台灣截然不同的教學理念。學校在家長說明會裡特別提到,他們的教學重點不在培養頂尖學生。所以,特別聰明的孩子,老師會讓他們隨性成長,但學習遲緩的孩子,老師反而會特別照顧

唐鳳到了德國,因為語言不通,降級一年,重讀四年級。德國小學四年級第一堂課才開始教乘法,唐鳳把他至今學會的數學符號,全部寫給老師看之後,數學作業就不用寫了。但是他的德文基礎是零,果然如學校所說的,老師想盡辦法加強輔導落後的孩子,全力幫助他學德文。

上數學課的時候,老師印了一張又一張德文練習單給他寫。另外,還要唐鳳幫忙老師發本子、背課文,不放棄任何可以讓他練習的機會。他寫的德文字,只要有一點錯,就會被老師挑出來。不過,老師絕不會譏笑他

他們學校的學生,到了四年級,都要去考腳踏車駕照,包括筆試和路考。結果,在密集學習德文兩個月後,唐鳳竟然已經能說、能讀、能寫,順利通過考試,連幫忙執行考試的警察也嚇了一跳。唐鳳自己也因此增加了在異國求學的自信,後來繼續跟著同學一起學習法語。

在學校裡,唐鳳也觀察到許多跟台灣不一樣的地方。他看到班上的選舉,不是選幹部,是選出幫忙大家發本子、收本子的人,沒有管理同學的權力,純粹是服務同學

表面上看起來,沒有老師在的時候,似乎每個人都可以調皮,但事實上,雖然班上沒有選出管理的人,只要有人妨礙到別人,人人都可以提醒他。這種來自群眾的壓力,比起單一權威,更是無所不在

另外,唐鳳也發現,德國的老師不打學生。如果同學不乖,影響班上秩序的時候,老師會先口頭訓誡;如果還是不乖,就請同學坐在老師旁邊;如果再不乖,老師會請同學提前放學回家,這是最嚴重的懲罰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