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德國小學」不選班級幹部?唐鳳到德國念小學的親身經歷:「提早放學」竟然是最嚴重的懲罰

聽到德國的老師有不一樣的方法維持教室秩序,不用打小孩,讓媽媽李雅卿很好奇。有一次,她請教一位德國大學的教授,好奇「德國老師都不打小孩嗎」?這位土生土長的德國人回憶,在二、三十年前,他還在教室當學生的時候,也被老師打過。直到現在,他都仍記得,屁股被老師的木板打得又辣又痛的感覺。

後來,一方面因為每個班級的學生人數變少,老師管理班級秩序的壓力減輕了;二方面,因為整個社會慢慢達成共識,最終,教育小孩的責任應該落在每個家庭。所以,孩子在學校有狀況,老師會請家長來學校,跟學生一起進行三邊會談,尋求對策

另外,唐鳳也發現德國人非常守時,從學校裡就開始培養守時的觀念。如果學校足球隊的練習有人遲到了,那個人就不能下場打球,但也不能離開,只能在板凳上呆坐兩個小時,等練習結束。

德國小學只到四年級,之後就要決定,下一階段要讀哪一所中學。那時,唐光華還沒修完博士學位,原來這一家的計劃,是讓唐鳳繼續在德國升學。因為他在班上表現優異,老師推薦他去就讀一所明星中學,並且主動為他寫推薦函。

在這個時候,有另一個來自美國的華裔訪問學者,也看出唐鳳資質優異,希望能說服唐家,讓唐鳳去美國名校就讀。

就在大人兩難的時候,唐鳳跟媽媽說:「媽媽,我不想留在德國,也不想去美國。我要回台灣,我要在自己的土地上長大。」

李雅卿一下子傻住,她沒想到孩子竟然會想要回到台灣讀中學。比起小學,中學是升學壓力更大的地獄。曾經那麼痛苦的日子,難道還要重新再來一次嗎?

唐鳳對著媽媽說了這樣的話:「我在台灣那時,還是四年級的學生,雖然跳級到六年級上課,但常常覺得無法跟同學說道理,因為同學聽不懂。來到德國,我降級一年,重讀四年級,班上的同學雖然年紀比我小,卻比我成熟,比我會處理事情。德國的同學不比我聰明,可是他們長得比我好,比我有自信。我常常想,為什麼台灣的小孩要那樣長大,而德國的小孩可以這樣長大?我要回去,我要回台灣做教育改革!」

這一番話,再次打亂了爸爸媽媽原來安排好的計畫。這對父母最後還是以極大的愛心,讓唐鳳去了他想去的地方。這一次,他選擇了回到故鄉。

也在這個時候,唐鳳去社區的醫院做健康檢查時,醫生發現他的心臟有雜音。進一步檢查發現,唐鳳在四歲時癒合的心室,因為他到德國後長得太快,又出現了裂縫,一定要開刀。因此父親一人留在德國專心學業,其他的家人則立刻回到台灣,讓唐鳳接受治療。

在十二歲那年,唐鳳申請了第一個網路帳號Autrijus,意思是「大家的孩子」。回顧過去幾年歷經驚濤駭浪的成長過程,他知道自己這一路走來,憑藉的除了家人的陪伴,還有許多老師、同伴的幫助,他是大家的孩子,在眾人愛心之中,那個幸運長大的孩子。

這個名字,來自唐鳳小時候最喜歡的書《說不完的故事》(The Neverending Story) ,德國作家麥克.安迪於1979年出版的奇幻小說。書裡有個國家叫做幻想國,因為世界上的人們愈來愈功利,不再幻想,所以,幻想國的國土慢慢消失,面臨滅國的危機。這時候,女王找到幻想國的一位少年Autrijus,請他去尋找重新啟動幻想的鑰匙,拯救這個國家。

從後來的種種歷程來看,幻想國少年與唐鳳,似乎真的合而為一,它們一起聯手,展開了改變現實世界的驚險旅程。

書籍介紹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作者:丘美珍, 鄭仲嵐
原文作者: アイリス・チュウ, 鄭仲嵐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20/11/04

作者簡介
丘美珍

專欄作家/TED 講者。作品散見《天下獨立評論》《遠見華人菁英論壇》。 歷任記者、編者、作者、譯者、編劇,享受不同文字的多重面貌。 得獎紀錄:文化部電影優良劇本獎、基督教華文創作金獎。 曾任:《經理人月刊》總編輯、《數位時代》編輯總監、時報出版副總編輯。策畫暢銷書《時間教會我們的事》。

鄭仲嵐

1985年生。輔仁大學畢業、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日本研究碩士,大學時曾留學日本九州。喜歡搖滾音樂祭與棒球、足球。過去任職台灣的壹電視與三立電視,後轉任BBC台灣特約。現仍供稿給BBC、德國之聲之外、也在聯合報、關鍵評論網等媒體開設專欄,並在東京nippon.com任職多語種部門記者與編輯。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