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如果我跟著進浴室就好了」伸手進浴缸撈出母親的遺體...死亡清潔師最難忘的孤獨死現場:有些悲劇是可以避免的

以作者、遺物整理師小島美羽處理過的個案為例,孤獨死後間隔被發現的時間,最長是兩年。

編按:孤獨死,又稱「獨居死」,或「無緣死」。意味在無人看顧的狀態下死於自宅,並因鮮少與外界互動,導致死後經過了一段時間才被發現。以作者、遺物整理師小島美羽處理過的個案為例,最長的時間是兩年。

在日本,每年約有三萬人孤獨死。十年以來,孤獨死成為電視雜誌經常取材報導的社會問題,如今,也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詞彙。然而,對於孤獨死的真實樣貌,大眾的理解仍相當薄弱,或是把它視為在社會陰暗角落才會發生之事,或是把孤獨死的死者視為可悲可憐之人,很少有人真切意識到,死亡往往猝不及防,其實每個人都可能孤獨死去。

廁所裡的孤獨死

來到冬季,廁所、浴室或走道都是容易引發休克、造成孤獨死的場所。

由於從溫暖處突然移動至寒冷處,極端的溫差容易造成血壓改變,進而導致休克。例如,去到廁所時血壓上升,排便後急速下降,此時便極易引發休克。

因休克而死亡的,又以高齡者(65歲以上者)居多,但並不表示這情況不可能發生在年輕人身上。另外,冬季的冰冷馬桶也是誘發休克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我所經手的案例現場來看,會發現大多數的人都沒有使用馬桶坐墊保暖墊。所以在模型屋裡,我特意重現了儘管擁有溫熱坐墊功能的馬桶、卻拔掉插頭不用的現場。

死於廁所的案例,被發現的時間通常較遲,平均是死後兩、三個月左右。那是因為,若鎖上了廁所門(不過獨居者多半不會鎖上廁所門),就等於完全是密閉空間的狀態,就算誰察覺有異,從窗戶窺看屋內也不會發現異狀,頂多以為屋主長期外出不在家。
  
事實上,我處理的廁所內孤獨死現場,甚至有超過三個月以上的案例。我們在打開某間出租公寓的大門後,發現屋主是獨居的男性,屋內整理得乾淨清潔。若不是異常的惡臭,恐怕將始終難以發現吧。而且如此乾淨的房間,即使刻意從窗戶窺看屋子內部,大多數的人肯定都會以為屋主是外出旅行去了。

死亡的現場,同樣是沒有使用馬桶坐墊保暖墊,死者腿上的皮膚和肉已沾黏在馬桶坐墊上,推測應該是在坐姿狀態下死亡。馬桶裡留有黑色的體液,其中也可看到固狀物,分不清楚究竟是肉體的一部分,還是排泄物。若發現得更遲一些,氣味或體液就會從廁所門縫流洩到走廊,屆時才終於有人察覺異狀。

碰到這樣的情況,死者家屬在清理時,通常會遭遇精神上與技術上的困境,最後不得不委託我們處理。我們的處理方式是先施以強效的消毒液再清理,有時甚至必須拆除並丟掉整座馬桶。

浴室裡的孤獨死

家中的密室,不限於廁所。
還有浴室。



從冰冷的脫衣間進入盛滿熱水的浴缸,急速的溫度變化也容易引發休克。許多案例是死於浴缸,包含溺水而亡的死者在內。

在浴缸內的死亡,比起在客廳等場所的死亡,遺體更容易腐敗。尤其是具有加熱保溫功能的浴缸內的孤獨死,那震撼的畫面至今仍令我忘不掉。

在這個案例中,委託人是死者的女兒,打電話到母親家好幾次,卻沒有人接聽電話。她因擔心而前去探望,結果發現母親死在浴室裡。已經死了一週了。

儘管是嚴冬時節,遺體還是迅速腐爛,浴缸的水已變成褐色,遺體融化得不見原貌。想必是浴缸的加熱保溫功能加速了腐爛。由於浴缸的溫度設定在四十二度,一旦溫度下降,便啟動反覆加熱以確保恆溫。沒想到如此便利的設定,竟引發了那般的悲劇。

面對親人過世已經很難受了,再目睹如此慘狀,委託人總是悲痛不已。即使我已經歷了多次類似的案件,至今仍然不知如何安慰活在悲痛中的死者家屬。那些父母死於浴室的家屬幾乎都懷抱著罪惡感,經常聽到他們後悔地說道:「那時,如果我跟著進浴室就好了......」

我所能做的就是用心整理現場的遺物(關於遺物的整理工作,下一章會詳細說明)與清理。儘管死者的樣貌讓人見了於心不忍,但親人健在時的模樣肯定依然活在死者家屬的心中。為了讓家屬得以回憶過往共度的快樂時光,我會盡可能找尋值得紀念的物品或照片等等,然後親手交給他們。另一方面,我試著藉由模型屋來重現現場,希望藉此提醒,以減少世上為此傷心遺憾的家屬。同時,我也希望藉由重現在浴室休克死亡時可能留下什麼樣的死亡現場,期望人們在理解現實狀況後,能具備危機意識。

其實只要事先做好些許準備,就能防止休克。例如,將普通馬桶換成有溫熱坐墊功能的馬桶,或是套上坐墊保暖墊。又或者,在冰冷的走道、廁所或浴室的脫衣間放置小型暖氣機,在進入浴缸前先淋浴,讓身體溫熱起來。另外,避免將浴缸的水溫設定在四十度以上,泡澡的時間也不宜過長,還有,盡可能避開劇烈的溫差。只要做到這些,一定能大幅減少休克的危機。

在某件遺物整理委託的案件現場,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原本只是按照委託內容去整理遺物,可是到了現場,才知道屋主是在浴室孤獨死。乍看之下,浴室確實清理得很乾淨,一問才知道,是死者的兒子,也就是委託人親自清理的。面對親人的驟逝,震驚之餘,許多家屬根本打不起精神自行清理,然而這位委託人卻堅持完成。就專業清理業者的標準看來,或許做得還算不上徹底,不過已經堪稱乾淨。我發現排水溝還堵塞著部分的皮膚等等,判斷應該是死後將近一個星期才被發現。我心想,家屬親自動手清理並不是容易的事啊。

他一個人清理時,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

「因為這個世上,只有母親是理解我的人啊。」委託人的這句話,至今仍留存在我心中。

書籍介紹

或許,我就這樣一個人走了:在時光靜止的孤獨死模型屋裡,一位遺物整理師重現「死亡終將造訪」的生命場景
作者: 小島美羽
譯者: 陳柏瑤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21/01/05

作者簡介
小島美羽

1992年8月17日生於日本埼玉縣。自2014進入遺物整理清理服務股份有限公司ToDo-Company工作,負責遺物整理、垃圾屋清掃、孤獨死特殊清掃等相關業務,主要工作內容是處理孤獨死的死者所遺留的房子。她受到委託的案件,一年約有三百七十件以上,其中六成是遺物整理,近四成是孤獨死的特殊清掃。2016年,小島美羽以自學方式開始製作重現孤獨死現場的模型屋,在國內外媒體或社交平台上蔚為話題。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