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牛做馬卻被「毒姑」羞辱...心理諮商師致全天下「委屈媳婦」:擺脫受害者情結,原諒其實是你的本份!

長期受婆家壓榨,內心委屈不已的媳婦,該怎麼辦?金玧姃認為,與其指責他人,不如好好治療內心傷口,而這全在自己的一念選擇。
這是一名被大姑長期壓榨的女性的故事。雖然這位女性為大姑做牛做馬,但是大姑說的難聽話多過好話,帶給這位女性很大的壓力,所以她正在計畫分家。沒想到她想分家的這件事走漏了風聲,婆婆、大姑甚至老公聯合反對她,讓這位女性承受更大的壓力。

Q:「說話口無遮攔的大姑、婆婆跟大姑站在同一陣線,還有漠不關心的老公……我實在無法理解這種情形。」

這是來找我諮商的一位女性的故事。這位女性婚後和獨居的婆婆住在同一棟大樓的上下樓層。出嫁的大姑經常回娘家,所以這位女性經常替大姑處理家務和照顧孩子。雖然自己也有孩子要帶,但還要幫大姑做產後調理,就連大姑的兒子們生病時,也是這位女性帶他們去醫院。除此之外,她還得幫大姑去市場買菜、去市政府辦事、幫忙打掃等等。

老公明知她因為大姑受累,非但不安慰,甚至不理解老婆的委屈。這位女性身心俱疲,有苦難言,這種情形已經長達八年。

這位女性有個心理創傷。當年她生產時,正值禽流感大流行,大姑說:「聽說不管外表看起來多正常,孕婦是禽流感的高危險群,你還是去檢查看看吧。」那時,她就住在禽流感疫情重災區,天天提心吊膽,擔心寶寶會出事,而且老公當時還是禽流感疑似感染者,正在住院接受治療中。在那種身心緊繃的情況下,大姑還口無遮攔,說出那種話,使得這位女性很受傷。大姑的話從那時起一直縈繞這位女性的腦中,遲遲不散,這事件也變成了這位女性的心理創傷。也不僅這樁,還有很多類似情形,大姑的無心之言就像釘子般狠狠地刺傷了這位女性的心。

另外,像是大姑把感冒的兒子帶去她家,結果害她兒子也被傳染了感冒;大姑家家庭旅行時,理所當然地把弟媳一家人也算進去,連問都不問。這種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最近她家爆發了家庭革命。因為大姑的緣故,這位女性計劃分家,好巧不巧這件事被大姑知道了(她猜想應該是老公告訴婆婆,婆婆又跟大姑告密)。大姑說她很可惡,覺得被背叛,瘋了似地挑她毛病,大罵她是「不知感恩的女人」。婆婆也偏袒大姑,雲淡風輕地對兒子說:「你不想管就別插手。」

這位女性表示大姑、婆婆和老公站在同一陣線,排擠自己,實在太無情了。她問我:「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狀況,我以後該怎麼辦才好?」

A:無法理解這家人?妳的真正期望是「理解這家人」嗎?

看來這位女性顯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要不就是不懂得怎麼表達自己的意思,加上長時間沒照顧好自己受傷的心,反而把自我照護的責任轉嫁到他人身上。

女人婚後會面對很多生疏、不自在的情況,也有不得不背負的責任,就像這位女性還得幫忙照顧大姑生病的孩子。這位女性的真正問題是,她希望從老公、婆婆,或是大姑身上獲得什麼補償?她想獲得的是「辛苦你了」、「謝謝」的回饋,想聽到「你能嫁進我們家真是太好了」、「你真是福星」、「你是上天賜給我們家的貴重禮物,多虧有你,我們家變得更好了」這類的話。那麼,想聽到這種話背後隱含的意義是什麼?代表她希望獲得家人們的肯定與愛。

這位女性有可能因為愛老公,愛屋及烏,所以幫忙大姑做家事、照顧孩子,但更可能是為了想獲得老公的愛。她希望被愛而做出的行為,卻沒得到預期的愛或肯定,才為此感到難過。尤其是她所期待的愛,老公卻沒能好好給予,令她加倍傷心。

比起追究傷口形成的原因,傷口的後續處理才更為重要。與其指責他人害我受傷,對傷口棄之不顧,讓它更加惡化,或是積極治療傷口,全都是自己的選擇。我們一般所說的「原諒」指的是解開心結,但更深一層的說,原諒的目的是為了自己好,讓自己不再被對方影響。所以說,原諒從頭到尾都是「為了自己好」。

道歉是對方的責任,原諒是我的責任。這也是為什麼打定主意「在你那樣做之前,我死都不會原諒你」的人,往往無法化解心結。「在我進棺材前,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對會說這種話的死硬派,還能說什麼呢?

自己的傷口卻要別人治療嗎?

常言道,「女人懷恨猶如六月飛霜」。女人為何會懷恨?答案是因為委屈!



我們在什麼時候會感覺委曲?

「大人,請為民女伸張正義!民女含冤已六年!嗚嗚嗚,且聽民女把冤情一一道來!」

以前有部韓國單元劇叫《傳說的故鄉》,劇中含冤而死的鬼魂在黃泉飄盪,找上了大人喊冤的一幕,我覺得很有趣,所以印象深刻。

「不是吧,既然都變成鬼了,就該冤有頭債有主,去嚇嚇他、折磨他吧?要不然乾脆把那個壞蛋拖到陰間,為什麼是跑去申冤?」原來鬼就算有能力報仇,也一定要去找官府幫忙。

到底鬼為什麼要這樣?是因為別人幫忙盛的飯比較好吃,所以別人幫忙報的仇也比較爽嗎?別人幫我報了仇,我心中的怨恨,六年的冤屈與傷心,就能如雪融化般消失無蹤嗎?

然而下一幕一定是大人喝斥鬼:「再怎麼委屈,也萬萬不該如此!」因此洩氣的鬼不敢再鬧脾氣,只能哭哭啼啼地認錯。這意味著什麼?

不管是鬼還是這位太太,「我該怎麼辦才好」隱含的意思其實是:「那個人不知道自己帶給我多大的傷害,我該拿這累積八年的傷痛怎麼辦才好?再受傷下去,我的傷口會腐爛,實在太痛了,連活下去都有困難。現在老公、婆家的人、我身邊的人,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心裡的傷口有多深,不知道他人的隨口一句話會帶給我多大的影響,讓我多麼受傷,所以大家都用隨便的態度對待我。我不想再因為那些小石頭受傷留痕。我要怎麼做才能不受傷,不,我要怎麼做才能治癒好傷口,過好以後的人生?」

答案是獲得同理心。如果沒有能同理自己的別人,「自我同理」也無妨。不過同理終究得與人交流。我想請問這位女性有沒有能交流的朋友呢?如果沒有,去找心理諮商師談談也好。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成長。

成熟大人有責任照顧自己的需求和傷口

也許以下的事實會令這位女性感到不安,不過她必須理解的是——照顧自己、愛自己的責任在自己身上!想成為能與他人共存又獨立存在的成人,重要的是自己要懂得治癒自己的情緒傷口,不把責任推到造成傷口的人身上。雖然通常很難做到,但我們必須接受自己的傷口得由自己照顧、治療。

打個比喻,如果說媳婦逢年過節承受的壓力,換算成金錢價值大概是一千萬元的話,這份千萬債務是因為誰才欠下的?我自己欠的債,如果我自己不還,債務金額會隨著利息如滾雪球般的增加。

我們必須理解情緒的本質。不管是正面情緒也好,負面情緒也罷,並不是因為對方而產生。情緒就像是信號燈,負責告知我們,現在自己的內在需求和要求是否已經被滿足。如果需求已經滿足,那麼我們會產生正面情緒;如果是需求未被滿足,我們則會產生負面情緒。

所謂的成熟大人,是承認、理解滿足自身需求的責任在自己身上,他人沒有責任要體諒我的需求。儘管如此,他人還是決定替我的需求負責,關心我的需要。我們必須對此心懷感激。婚姻就是由懷抱著這種心情的兩個人所組成。

婚姻是「我會負責我的需求,對方也會負責他的需求」,並且兩人還能互相體諒對方的需求。在為自己負責之餘,還願意為他人負責,根本是極大的恩惠。這時,如果另一半把這份恩惠視為理所當然,長期下來,夫妻關係就會惡化。不是因為對方不願意體諒自己,而是把體諒視為對方的份內之事,一旦得不到還加以強求的態度所致。

這位女性必須先接受該負責自己情緒的人只有自己,唯有辦到這件事,才能更愛自己,才能照顧自己需要被照顧的情緒。先辦到這些之後,接下來才能好好告訴對方,希望對方用什麼方式照顧自己。

沒得到我所期待的愛或同情會覺得難過或生氣,這是人之常理,可是請不要說是因為愛才那樣做。嚴格來說,是為了索要他人的愛才這麼做吧。
再者,不能把照顧自己情緒的責任轉嫁他人。我們只記得指責他人害我受傷,但是要不要治療傷口,是我們自己的選擇,這是做為一個成熟大人的基準。所以說原諒是本分,也是「為了自己好」,相反地,道歉是對方的責任,我無法替對方、也不能逼對方負責。

書籍介紹


真正想說的話,更要好好說:心理諮商師教你用最忠於自我的話語,化解最難解的關係困境
作者: 金玧姃
譯者: 黃莞婷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21/03/25

作者簡介
金玧姃

韓國知名心理諮商師,在節目上因言語犀利出名,她自稱為「共感口譯師」:替男女翻譯對方的心,替子女翻譯父母的心,幫助案主共感他人之言,翻譯他人沒說出口的話。

本想成為同步口譯的她,因為英文成績不佳,選了自己不感興趣的科系,度過了徬徨的二十歲。三十歲走入婚姻,歷經了無數次溝通戰爭,別無選擇地踏上了諮商專家之路,學習起非暴力溝通和心理諮商,才發現自己替他人翻譯感情和需求的另一種「口譯」能力。

淑明女子大學政治外交系、淑明女子大學兒童福祉研究所畢業,並修習延世大學聯合神學研究所諮商課程。曾任韓國藝術綜合大學通識講座講師、建陽網路大學外聘教授。現為愛家共感學校代表暨韓國諮商學會諮商專家、韓國教練協會認證教授、國際認證婚前/婚姻輔導諮商師與專門講師、首爾市健康家庭支援中心家人學校專任講師。

如今是EBS電視台《幸福的教育世界》、YTN電視台《今天是你的全盛期》固定合作的諮商專家。出演過KBS廣播節目《取材檔案K》和《時事診斷》。著有《感情plus nice卡片》。現經營Youtube頻道《共感學校的Youtube諮商室》。

譯者簡介
黃莞婷

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碩士。全職文字工作者。為了更自由的玩樂,努力工作著。以譯者的身分辛勤建造跨越語言的無形橋樑。譯有《金色證書之路:TOEIC最強滿分教師團隊的閱讀全真模擬試題+解析》、《從土裡栽種品牌》、《我們一起走的時間》、《需要數學的瞬間》及《每週都去看屍體》等。工作連絡信箱:kellyh.viva@gmail.com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