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對孩子生氣了,絕對不要馬上溝通?教養作家李儀婷傳授「6步驟」薩提爾溝通法:學習讓問題跑一會兒

安頓自我 六大安心護法

平穩,是開啟對話的唯一道路。

鬆開執念,讓內在舒緩平穩,學習接納與安頓自己。

在自我(對內)的範疇內,「讓問題跑一會兒」時間需要多久才算完成?關鍵在於我們自身的情緒是否安穩。然而要如何安頓,才能讓自己的高張情緒安穩下來?可以透過底下六道「自我.安心護法」程序,一步步安頓自己內在。

六大安心護法

1. 覺(感覺)
2. 知(知道)
3. 手(鬆手)
4. 允(允許)
5. 納(接納)
6. 心(用心欣賞)

透過上述六道安全閘門,讓情緒自己跑一會兒,也讓自己與孩子都安全的下莊。不在情緒高張時對話,是情緒來時最重要的守則。而平穩,則是開啟對話的唯一道路。

六道安心護法的閘門,隨時都可以啟動,讓自己脫離情緒勒索,不讓情緒影響生活品質。

而此六道程序,依事件大小,依狀況使用,不一定按照順序操作,也不一定六道閘門全部啟動,可依照需要挑選自己適合的安全閘門。但初期為了熟悉脈絡、養成習慣,建議最好按照順序練習,直到熟練後,可依照需要,在適當時機提取使用。

實例:面對遺失東西的失落

在自我安定的護法習慣尚未養成前,練習無所不在,隨時都可以啟動,不必執著於親子衝突時才練習。

某天中午我出門辦事,回程路上,發現防疫用品隨身酒精瓶遺落在中午吃飯的餐廳裡了。

我年幼時,家中並不富裕,養成珍惜微小事物的個性。一發現酒精瓶不見,我立刻折回餐廳。無奈酒精瓶仍舊找不到,也許是其他用餐客人拿走了,也許是我遺忘在別處。無論如何,我仍微笑感謝老闆願意開門讓我尋找失物,道謝之後我旋即離開餐廳回家去。



回家路上,捷運到站,我走出站外看見天雨濛濛,這才發現一路握在手裡的折疊傘也不見了,連丟在哪兒都不記得。小酒精瓶以及折疊傘,都是我非常喜愛的物品。兩樣小物在同一天失去,我內在立刻湧起失落感。

如何面對「失落」,這個議題對大人而言很不容易,孩子就更需要學習。日常生活中隨處可遇到這類「情緒」情狀,在感覺不舒服時,啟動安心護法,練習與自己對話,步驟示範如下:

1. 覺:我感覺到我有一股情緒。
2. 知:我能清楚知道這股情緒是……失落(告訴自己:酒精瓶和雨傘不見了,我很失落)。
3. 手:藉由哭泣、嘆氣,或其他行動,將自己原本固執於失落的心情鬆開(我深吸一口氣,隨即又嘆氣)。
4. 允:告訴自己,我允許自己是可以失落的(告訴自己:我允許自己失落)。
5. 納:接納自己的失落(告訴自己:我接納自己是可以失落的)。
6. 心:欣賞自己(告訴自己:我欣賞自己是個重感情之人,在還擁有酒精瓶與雨傘時,也非常努力珍惜。即使現在失去了,也改變不了我對微小事物感謝與珍惜的心意)。

日常生活,處處可以練習,只要感覺有任何情緒揚起,不管湧起來的情緒是什麼,都可以藉由自我的安頓程序,回應情緒,讓內在舒緩平穩,學習接納與安頓自己。

實例:面對未知懲罰的焦慮

當我們安頓自己的同時,也正在為孩子做出示範。

一天晚上,我開車帶兩個女兒去吃飯,車就停在餐廳所在的社區大樓門前。停車時,有個婦人一直站在我的車前指指點點。我還在車內,聽不太清楚她為了何事,只知道她的嚷嚷引來社區管理員關注,最後連社區總幹事都出來了。

原來,婦人指認我停車時,撞歪了一旁的鐵柱。我下車察看,發現鐵柱真的歪了。只是我在停車時,絲毫沒有感覺任何撞擊力。

指認我撞歪鐵柱的婦人將問題拋出後,就離開了,留下社區管理員、總幹事和我處理後續。我向總幹事表示抱歉:「不好意思,餐廳的工作人員指示我到這裡停車。鐵柱看起來真的像是我撞歪的,但我剛剛停車時,沒感覺有撞到鐵柱。如果真是我撞歪的,汽車的板金應該會有刮痕,但車子並沒有刮痕。」

總幹事一聽,覺得有理,認真察看我的車子,確實絲毫沒有刮痕。總幹事為了達到公正,詢問一旁的管理員:「你親眼看見車子撞歪鐵柱?」管理員搖頭表示沒看見。

總幹事請我先帶孩子去吃飯,回頭他請管理員調監視器畫面來看,若真是我撞壞,再來協調該如何處理。我也表達若是我撞壞的,我願意負起賠償責任。



就這樣,把車子撞歪鐵柱的事情暫放一旁,我先領著兩個孩子去用餐。進了餐廳,兩個女兒不停的問我:

「媽,怎麼辦?」
「媽,你會不會很擔心?」
「媽,你現在心情很不好吧?」
「媽,等一下我們怎麼辦?」

看來兩個女兒面對此事,比我還要焦慮,還要無助。

其實不只女兒,我自己也挺擔憂的。雖然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應該沒有撞到鐵柱,但婦人言之鑿鑿,眼前的事實可畏,我的直覺也開始動搖,擔憂是不是自己真的撞壞鐵柱。

有了這些思緒,進入餐廳時,我也開始自責怎麼這麼不小心?也開始擔憂吃完飯恐怕就要面對高額的賠償了。

腦袋裡充斥著這些想法,不多久就感覺內在升起一股焦慮,深深影響我的心情,使我無法充分享受晚餐該有的愉悅。

由於我熟悉自我安頓的程序,因此感覺情緒來時,我立刻啟動「允許」和「接納」兩道程序,內在就相對安穩多了。

我藉由幾次呼吸,告訴自己:我允許自己是可以焦慮的,也接納自己焦慮。接納自己的情緒之後,明白結果不會因我的「焦慮」,而有所改變,我需要承擔的最壞結果,不過就是賠償損壞鐵柱的費用,而那本來就是我(肇事者)所應該承擔的責任。

明白這之間的道理後,我不再與擔憂為伍,因為擔憂的情緒,並不會為我帶來什麼益處。鬆開執念,擔憂的情緒也自然放下。

我決定先好好吃頓飯再說,反正該來的總會來。

吃飯的過程中,我是平穩的。反觀孩子,依舊緊張焦慮,時不時的安慰我、問我現在心情如何?惹得我不停大笑。

我因為心情平穩,因而有能力引導孩子如何面對情緒。

我:「你們都很擔憂媽媽是嗎?」
三三:「對啊,他們叫媽媽賠償,我覺得好可怕。」
我:「你說他們說話的樣子很可怕,還是我要賠錢很可怕?」(核對)
三三:「都很可怕,賠錢比較可怕。」
我:「你擔心媽媽要花大錢賠償呀,謝謝你這麼關心媽媽。但是媽媽已經決定了,等到要面對問題時,再好好處理它,到時再擔憂就好。否則,萬一他們告訴我,鐵柱不是我撞壞的,根本不需要賠償,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一頓美好的吃飯時光,還賠上自己的擔憂。」
三三聽了笑開了眼:「對耶!」



孩子們覺得頗有道理,學習放下擔憂,安穩的吃了一頓飯。

飯後去開車時,監視畫面還原了現場真相,我果然沒撞到任何柱子。鐵柱在我到場之前就已經歪了,因此無須負擔任何賠償。還好晚餐時光我選擇鬆開焦慮(手:鬆手),好好享受美食。
孩子們立刻說:「媽,還好我們沒有一直擔心耶!不然損失大了!」

將擔憂花在根本還不存在的事物上,確實不必要。事情總會來,當問題真正來臨時,再勇敢面對,也不失為方法。

面對與承擔

透過上述兩個生活實例,可以清楚看見,「自我安定」程序是如何幫助自己從情緒的控制中掙脫,並且讓自己重新成為情緒的主人。

細心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第一則「面對遺失東西的失落」,以及第二則「面對未知懲罰的焦慮」的例子裡,除了自己回應自己情緒,是平穩情緒的不二法門之外,兩件事其實還有個相同之處,那就是最大的關鍵,在於「面對與承擔」。

當我面對停車失誤,等待最後結果來臨前,我已然在心裡決定面對它,承擔起損壞的責任。這是事情最壞的結果,我都願意承擔賠償了,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而心愛的酒精瓶與折疊傘丟失之後,我湧起失落的情緒。但面對失落,我同樣承擔起「東西不見的後果」,那便是我往後都無法擁有它們的陪伴了。

因此,我在心裡做了小小的告別,我對心愛的小物說:「我不小心把你們弄丟了,我挺懊惱的。你們都是我很喜歡的小物,把你們弄丟了我很自責,以後再也見不到你們了。但我很謝謝你們陪我走了這麼一段愉快的時光,幫助我許多。」

當我誠懇的向物品告別後,等同於承擔了「後果」,更接納了「失落」的情緒,自然而然就面對了「失落」。

穩定內在,是溝通時唯一的要件,深深影響溝通的品質。

當自我內在穩定,無論外界的風暴多麼猛烈,都不能動搖心智,這才可能開啟一致性的溝通。若自身穩定不足,寧可讓問題多跑一會兒,也不可貿然處理孩子的情緒,否則只會帶來更大的情緒風暴。

書籍介紹


薩提爾的親子情緒課:以愛的對話,陪孩子走過情緒風暴
作者:李儀婷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25

作者簡介
李儀婷

小說家,親子教養暢銷作家。

現任「新店炫心星自學團」閱讀課專業教師,親子教養與溝通專業講師。台灣六年級最具史詩敘述魅力的小說家。

養育三個可愛的孩子,分別是三三、川川、一一。從親子關係的衝突中,體察教養的重要,於是從文學創作走向親子教養,學習薩提爾模式導入家庭關係中,開啟家庭和諧的契機。

多年來融合多方學習和自身教養的經驗,於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開辦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受到各地父母的信賴與推崇,亦應邀到台灣各級學校巡迴演講,帶領數百場家長及教師研習,以薩提爾模式處理親子溝通與人際溝通。致力推廣「聽核心」對話新精神,提倡在孩子情緒來臨時,啟動「陪跑界諧星」工具,協助父母與教師重返孩子身邊。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