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牙醫原本只想開業賺錢...「唐氏症兒子」的到來,如何成為「到宅牙醫」黃明裕的初心?

這些人長期臥床,雖然多數插管、沒有餵食,但口腔仍會積垢或結合唾液中的礦物質造成牙結石,還有牙菌斑和牙齦發炎,甚至因為急性牙周病變引發感染,隨著血液和淋巴流動,造成身體其他部位的感染。

於是黃明裕著手推動外展醫療,讓牙科診療從傳統的醫療設施(醫院或診所)延伸到外展的身障、老人機構和到宅牙科服務。簡單說,就是讓牙醫走出診間,親自到特殊需求者面前為他們治療。

「他們沒辦法來,那就我去啊!」黃明裕從此成為台灣極罕見的在宅醫療牙醫,他認為,台灣的醫療資源豐富,卻有成千上萬的失能者無法享有口腔照護,這不符合醫療平權,「我就是路見不平,一定要挺身而出。」

但是,到宅牙醫的工作非常辛苦,所有的交通、器材和設備,黃明裕全得自行打理,七年來,他自行開車跑遍雙北,走進許多患者家中,有的患者遠在偏遠鄉間,光是來回車程就要三四小時;有的患者住處沒有電梯,黃明裕更要牙醫兼苦力,自行扛著沈重的器械一步步爬上樓。

兒子于軒也成為小幫手,陪著爸爸出診,一路幫忙看導航、搬器材,還會在診時遞器械,安撫病人,輕聲說著:「不要緊張喔」。

黃于軒(右)是黃明裕的得力助手,吸口水、拍照、整理器械都難不倒他。他還會輕輕握住病人的手,協助安撫情緒。(圖/黃明裕提供)

病人教我的更多 逆境中不放棄希望

這樣的醫療品質,讓患者和家屬滿心感謝,但黃明裕搖搖頭:「我不是去付出或服務,而是去學習,看到患者和家屬那麼努力和生命奮鬥,我做的有什麼辛苦?!」

例如多年來他定期到宅為一位植物人看診,那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壯年男性,年輕時結婚才幾個月便發生車禍昏迷,留下懷孕的妻子和年邁的父親。十六年來,白髮蒼蒼的父親全天24小時無休的照顧植物人兒子,當初青春正好的妻子一肩挑起全家生計,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已是高中生,一家人辛苦走過幾千個日子,從來沒有放棄過希望。

「他們才是生命鬥士,我做的完全不算什麼。」黃明裕說,從這些病人和家屬身上,他看見了勇氣,更深深體會出「再艱難的逆境,都不要放棄希望。」

義診足跡遍布 兒子是我的初心

除了在宅醫療,黃明裕的義診之路更愈走愈寬廣,十多年前先是進入陽明教養院為孩子看牙和口腔衛教,近年更積極與社福團體合作,為弱勢者義診。他定期到創世基金會文山分院為植物人看牙、教照護員如何為植物人潔牙,也到陽光基金會為口腔癌患者進行照護,還定期參與基督教救助協會的1919計畫,到各地為弱勢家庭義診。

除了在宅服務,黃明裕這幾年也積極與社福團體合作,為植物人、弱勢家庭、口腔癌患者義診。(圖/黃明裕提供)

他的付出更換來榮耀,2020年榮獲醫療奉獻獎。頒獎那天,黃明裕帶著妻兒一起上台領獎,他大聲的告訴全場:「這是我的兒子于軒,我的初心就是因為他。」兒子的一聲聲恭喜更讓黃明裕流下幸福的眼涙,謝謝老天爺給了他這個最珍貴的禮物。

本文獲「醫學有故事」授權轉載,原文:一生懸命,用愛推動特照牙醫學 黃明裕:唐氏症兒子是我的初心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