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餐廳就給小孩蠟筆和圖紙?一趟美國行,讓丁寧看見美國人如何「理解小孩」

「沒有好人或壞人,只有你能不能理解人。」

在我當母親的12年中,除了孩子本身帶給我的學習,在帶孩子過程跟這個環境與人有很多的碰撞、衝突,啟發了我不少,很感激。

而所有的碰撞與衝突,所有的不舒服,都是啟動彼此內在更大更多能量的鑰匙。

話說我對美國真的沒有什麼興趣,但是我真的要說他們相當理解小孩。

小孩本身就是會想冒險想探索充滿了好奇心,這本來就是他們在成長時的必經過程,所以他們會動來動去坐不住東摸西摸想尖叫想躺在地上,很正常。

在美國餐廳用餐,一進去他們看到孩子,會安排比較大的座位與空間,並且立刻送上蠟筆跟畫圖紙。

小孩會安安靜靜…..一下。

剎那即是永恆,父母很了那種感覺。

當然也要感謝我在生小孩之前上了很多有的沒有的課,讓我知道人的互動不是只有我對你好妳對我好,打擾或不打擾的二元世界,人跟人的關係有更大的可能性。

而這個「可能性」太動人。

之前常常要帶小嬰兒小孩子搭長途飛機,相當折磨,我只要想到暑假要去美國腋下就飆汗,在飛機上那種壓力,沒有孩子的人了很難懂,我們真的很不願意打擾到別人。

但是又何奈。

一年,老大6歲多,老二2歲多,老二在上飛機前幾天就已經腸病毒喉嚨都是水泡,因為美國的媽媽狀況不穩定,我們一定得走,醫生有提醒我老大可能也會中,也備了藥。

一上飛機去日本轉機,老大開始發燒,吐了一地, 華航的空姐很貼心的幫我們清理,我不好意思到爆,我們坐經濟艙還讓人家這麼忙。

空姐問我說要飛到哪裡?我說美國,她投以我一雙憐憫的眼神說:「你們加油!」

撐到日本,飛到美國這一段就刺激了。

我跟馬修使出洪荒之力安撫小孩,分分秒秒戰戰兢兢,我這輩子應該沒有這麼有耐心過,但也覺得只能這樣,很臣服,也發現父母的愛有這麼大!覺得對飛機上的人很抱歉,但是孩子就是這麼不舒服,我們又能怎樣?

在我雙眼爆血管即將要崩潰時,想到我之前上一個課程裡面講到的「共鄴」。

所有跟你有關係的,無論是擦身而過的路人或者是你親近的親友都是彼此的「共鄴」。



面對「共鄴」就是接受、就是順走,不要抱歉不要再生起其他情緒來加重彼此能量的拉扯,要平靜歡喜來接受,才能消這個鄴。

我閉上眼睛,安靜的跟孩子一起呼吸,吸氣想像金黃色神性的光芒進入我跟孩子身體,吐氣將這道光從身體釋放出來包圍整個飛機上的人,在心裡跟他們說:「很抱歉,打擾到你們,但是我的小孩現在非常痛苦,我們的內心也很煎熬,如果你們不能理解我了解,如果可以陪我們一起渡過這段旅程,無論如何,我們都很感激。」謝謝他們對我們的包容,也祝福他們健康平安。

一架飛機塞滿滿的四百多個人,沒有人給我們任何不舒服的眼光,不小心眼神相對的時候,都投以我們那個空姐般的眼神:「加油!」

我從來沒有這麼這麼這麼感激過別人,特別是陌生人,不過在那段旅程裡面他們已經不是陌生人,他們是一起幫我帶小孩的人。

下飛機的時候我又再感謝他們一次,祝福他們闔家平安。

這種理解相當美好動人不是嗎?

不過要是有人給我白眼其實我也可以理解,以後你們可能有機會會了解這種感受,如果沒有,表示你不需要從這邊學習,但肯定會從別的。

我覺得當父母親最大的一個好處也在這裡,我們能夠透過孩子看到這個世界更多、更深、更迷人的地方。

但是如果你看到的是不同的方向,其實殊途同歸,我相信你也會在黑暗裡面看見光亮,那道光可能比我看到的更燦爛耀眼。

人和人相處最大價值就在這裡,碰撞出彼此對這個世界更大的愛。

因為人的本質就是愛。

只是有時候我們忘了。

祝福大家都想起來我們自己是誰。

本文獲丁寧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