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勝過百憂解

密切的社會關係是快樂的首要指標,
不分國家與文化,舉世皆然。

讀到羅斯福總統這段帶有預言性的話語後,我不禁納悶:自從他1945年逝世之後,我們在關係這門科學中曾經學到了些什麼?檢視過大量相關研究之後,我相信這門學科確實有些進展。

首先,科學家已經發現,朋友是快樂的催化劑,只要有朋友相伴,即使是令人畏懼的上班通勤,也變得可以忍受;朋友的陪伴可以使最冗長乏味的活動,變得興味盎然;最重要的是,密切的社會關係是我們快樂的首要指標,而且這項發現似乎不分國家與文化,舉世皆然。

快速下滑 青少年時期,我們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時間與朋友在一起。 其餘的人生時期,與朋友在一起的時間平均不到10%。

科學家還發現,我們對未來的期待、願望、目標,都受到朋友的影響。2003年一份研究顯示,最密切的友誼可以對我們的行為產生巨大的影響,即使沒有第三人也一樣。看來,密切的關係可以左右堅守了數十年的信念。

為了了解友誼會對我們的信念(例如宗教)產生多大影響,我調查了一千多人。出乎我意料,大約20%的人認為,他們目前的宗教信仰主要是靠「自己的探索」形塑而成;不過在這項調查末尾,我詢問同一批人,他們的父母和好友的宗教信仰各是什麼,結果只有不到二%的人宗教信仰與好朋友或父母不同。儘管我們都認為,自己的選擇是獨立的,不過如果追溯重大信仰的起源,便能發現,密切的關係通常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

我找到了一個有104名成員的團體,成員間彼此都是同事,我請他們回答一份簡短的問卷,探詢他們與好朋友的飲食。結果顯示,這兩者的交互影響,甚至比我猜測的還要密切。朋友的飲食習慣「非常健康」者,自己的飲食達到健康的機率,比朋友的飲食習慣「很一般」的人,還要高出四倍。看來,好朋友對你的影響真的很大,超過你的想像。

左右你的腰圍?
如果好朋友的飲食非常健康,
你也擁有同樣飲食習慣的機率,是一般人的五倍。

除了增進健康以及生活滿意度之外,比較新的研究也顯示,當壓力很大時,朋友可以扮演緩衝的角色,改善我們的心血管功能與恢復能力,並且紓解壓力。發生悲劇或意外的時候,親密的朋友會成為我們的慰藉和避難所。

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早就發現,朋友少於四人的心臟病患者,存活率較低。因此在2001年的一項研究中,他們以患者為研究對象,深入探索友誼能夠產生多少保護效果,他們證實,四年內,「孤獨組」的病患(朋友少於四人者),死於心臟病的機會較一般患者多一倍。不過,研究人員也進一步想要探究原因,他們原本以為這些人偏高的死亡機率,應該是壓力、社會地位、收入、抽菸、敵意,或者病患初期心臟病發的折磨等因素造成。不過研究結果卻出乎研究團隊的意料,統計分析430位病患的資料後,上述各項因素,沒有一項是造成孤獨組病患死亡率增高的原因。即使上述因素都獲得控制與改善,研究人員還是發現,有四位朋友以上者的壽命與存活機率,還是遠高於孤獨組。

朋友愈多愈好?

不見得。這份研究顯示,有五、六、七,甚至八位好朋友的人,與擁有四位好朋友的人,能夠延長生命的比率是相同的。看來,擁有至少四位好朋友,可以產生最大的保護效果。

綜觀杜克大學這份研究以及我們自己的研究可以發現,我們也許不需要廣及五湖四海的交誼,友誼的品質才是最重要的關鍵。每個人都需要有一些非常深厚的友誼,才能得到幸福。你知道的,孤獨的人在心理與生理上都會受苦,缺乏高品質的友誼有害建康、心靈、生產力,還有壽命。

尤金.甘迺迪博士(Eugene Kennedy Ph.D.)是芝加哥羅耀拉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他說:「友誼對你的生理健康有重大影響。擁有良好的關係,可以增進健康、排憂解悶。身心的痛苦不見得必須仰賴藥物或接受治療,只要有朋友就可以了。」

摘自《人生一定要有的8個朋友》一書 


人生一定要有的8個朋友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