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稽查員:每次走到大統門口, 我手上的電話就突然響起……

一桶油, 怎麼騙台灣7年?

一桶食用油的背後,竟然藏了一家公司牟取暴利的秘密,當大統長基在7年內,讓國人吃下30座游泳池的低價劣等油,我們不禁要問:食品安全法令為什麼在緊要關頭總是不靈光?

商業周刊1353期

10月16日,由彰化縣衛生局會同檢方掀起的「大統長基化學油」風暴,正如雪球般越滾越大。其實,這起「黑心油」事件,之所以會在這時候被「掀」出來,背後是長達365個日子的大鬥法!

這場角力賽的主角包括基層公務員、衛生機關、檢調單位、狡猾老闆以及高層政要。

四次大鬥法,從一通電話揭幕!

其實衛生局已盯上大統一年多了。多次想透過「油品檢驗報告」證明大統就是用「假橄欖油」,好幾次都徒勞無功,雙方暗中較勁時間長達一年。

而彰化縣衛生局會留意到大統,是來自一通「檢舉電話」。

去年10月16日,當同仁都準備下班回家休息,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不願透露姓名,僅低聲的說「大統長基所生產的橄欖油,是假橄欖油。」

第一次鬥法:電話裡只有「假橄欖油」,並沒有多餘的線索,葉彥伯決定先到大統長基工廠去「抽驗」一下油品。

一般油品的檢驗,會看油品12種脂肪酸的組成,彰化縣衛生局分析發現,大統的橄欖油,脂肪酸組成與其他的橄欖油不太一樣,但卻無法提出「兩者有什麼明顯不同?」也查不出大統到底是混什麼油。

當時大統董事長高振利就以「工廠輸油管線遭污染」的理由搪塞衛生單位稽核員,最後因找不到進一步證據,只好以「管線污染」開罰大統公司4萬元。

第二次鬥法:今年年初,彰化縣衛生局決定採取「現場實地勘查」,以便進一步了解大統混油情況。


葉彥伯觀察到不同的油都是從「儲油槽」送到「調和槽」去混,但是「調和槽」裡面到底是「混」什麼油,葉彥伯還是「無法得知」。前前後後又派人到現場去看了四次,最後葉彥伯發現,「人」到現場,也不見得有用,可能必須從「老闆寫下的紀錄」下手,才會知道實情,但「沒有老闆會笨到把有問題的東西寫下來。」

第三次鬥法:今年8月,彰化縣衛生局又再次檢驗大統所生產的「橄欖油」,結果發現,脂肪酸排列組成,幾乎已與真正的橄欖油相當接近。

這讓葉彥伯除了解到高振利已知道衛生局在盯大統外,也終於體認到高振利「調油」技術已到了「爐火純青」地步,衛生稽查單位想要透過「油品檢驗報告」來找出大統化學油問題,已經變得很困難。

第四次鬥法:葉彥伯決定結合檢調,採取「源頭查起」戰略,就在檢調從國稅局取得大統報稅資料以及進出口產品資料後,整個事件才有突破性進展。過程中,當時打電話爆料的檢舉者,緊盯不放的追蹤進度,也成為其中一股相當大的力量。

雖然高振利的違法手段最後被檢調攻破,不過其高超的障眼法、掩人耳目的假油配方資料,還是矇騙過國家級的GMP(藥品優良製造規範)認證查核單位。

大統使用化學合成油品的傳言在業界傳了很久,過去衛生單位的基層稽核員,想要進到大統進行「實地查核」卻常常「不得其門而入」。

因通常稽查員走到大統大門口,不是被告知「老闆不在,請回。」就是手上電話會突然響起。來電者常是政要高層或地方民代的關心電話,「電話一來,大家就心知肚明,不用查了,食品界基層公務員對於高振利都是氣在心裡,」一位退休的稽查員說。

這次除了彰化縣衛生局、彰化地檢署努力外,大統「門神」的政治勢力式微了,來自基層公務員的「加倍奉還」,才是這次大統高振利陰溝裡翻船的重要原因。

▲揭開惡質老闆的價格魔法》台灣沙拉油 殺到比中國還便宜
▲食安專家的自保法則》一罐油用到底?採購必破3迷思

完整精采內文請見《商業周刊》1353期,全省各大便利商店同步販售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