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弘儀:愛,讓我們勇敢牽手 到時也會勇敢放手

鄭弘儀。楊清雄攝

我和我太太在大二那年相戀,太太升大四時卻被診斷出罕見疾病。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天,她在打工途中突然昏倒、竟然血流不止,送到醫院時被檢出血小板嚴重不足,一個我們根本沒聽過的「再生不良性貧血」名字,就這樣成為我們的「第三者」。

儘管辛苦的路似乎就攤在我們面前,但我們多年的感情基礎,讓我沒辦法放棄,畢業後,決定牽她的手走上紅毯,一同面對各種挑戰。只是沒想到,考驗竟然沒有因此結束,之後,我太太又被診斷出更為罕見的「貝歇氏症」。

有時我想:「當初,如果我不娶我太太,她可能撐不到現在!」但結褵近30年,雖然很多時間在醫院裡進進出出,我必須說:「辛苦沒有少,但後悔不曾有!」

我們在一起很長的時間,都是在帶著太太四處求醫中度過。我真的很感謝我的太太,她非常勇敢、冒著極大的風險,替我生了兩個珍貴的孩子。之後,身體每況愈下,常出現不明原因的潰瘍。

這次的診斷過程如陷五里迷霧,歷經多次誤診,才被確診是貝歇氏症。健康的人很難體會罹患貝歇氏症有多痛苦,它會讓人牙齦、腸胃、全體和私處都有潰瘍,甚至臉上長滿痘痘,而且一碰就破,對女性而言,真的很折磨。

看著她承受病痛,還面臨對未知的未來的恐懼,我真的很心疼;9年前,她一度高燒昏迷住院。那些日子,她經常半夜1、2點,太太突然高燒,三不五時就得送急診;我整晚熬夜守著她,白天再繼續錄影工作、照顧小孩;但我的苦哪裡及得過她,她不只要承受身體上的痛楚,還有心靈上的折磨。

這一路來,我從未放棄救治太太的念頭,曾帶她四處求醫,試遍各種偏方、療法;「她還那麼年輕,生命怎可能如此短暫?何況兩個小孩年紀還小,所以,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放手』!」

不過,隨著年紀愈長,對人生和生命已有了不同的思維,「不放手」是有前提的,如果積極的搶救,還能帶給患者與家屬生活品質與尊嚴,當然不能放;但如果生命真的已然到了盡頭,品質和尊嚴已求之不可得,該放手時便得放手,這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體貼家人的最好作法!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7)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