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遭拒?搞清楚她是對「性」冷感,還是對「你」冷感

求愛遭拒?搞清楚她是對「性」冷感,還是對「你」冷感

「我老婆有性冷感。多年來,不管我怎麼說,她都覺得性是骯髒的,我已經快要絕望了。」診療室裡,明杰的眼神望向遠方,一副不知從何說起的模樣,讓坐在對面的我不知該如何接話。

「我也曾經很努力地嘗試一些特殊的方法來改變她,但她總覺得不需要,性的一切都是我想要的,她就是不配合,30年過去了,女兒今年也28歲了,一輩子的性功能就這樣被她壓抑壞了......」

「這麼多年,唯一能用的方法就是自慰,但總覺得空空的,有時心裡想,我怎麼會這樣,一輩子在性上得不到滿足,像被關在一個籠子裡一樣,逃脫不了。」明杰自顧自地說下去,完全不給我插話的餘地。

「想要的時候就看看A片,受不了了就去聲色場所,但不管我怎麼做,還是滿足不了自己內心對性的渴望。我真的很痛苦,內心渴望愛,渴望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女人,渴望可以抱著睡覺的女人,但就是沒辦法,老師,我該如何解套?」

「那你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終於問我了,我趕快問他來求診的目的。

「我從年輕時就一直有早洩的情形,也許是因為這樣,老婆對性不滿意,不想和我做,這個責任我想我是應該負的。」拐了這麼大一個彎,他好不容易說出來診的目的。

「你曾經求助過嗎?」

「沒有!」

「為什麼?」

「因為老婆基本上對性的需求就不太大,也從沒要求過我,時間一久也就沒想真正去處理它。」

「那你為什麼現在想來?」我抓住機會直攻他來的目的,心裡猜測明杰是否想尋找新伴侶。

「因為,我們都已經年過半百了,她提離婚也提了近十年了,最近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該給自己機會,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聽起來頗令人同情,明杰想要從性上尋回自信心,我當然願意盡力幫助他。

「那你治療好了以後想做什麼?」我笑笑地逗他,想為他治療成功後編織一個美景。

「我也不知道,目前為止沒有對象,就算是給自己人生的一個交代吧!」明杰幽幽地說。

我心裡不禁納悶起來,既然明杰現在沒有新的寄託,是什麼動力讓他想治療早洩?我決定把這個疑惑留到治療最後再處理。

「你剛說你早洩是什麼情況?」我將話題轉回性功能上。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