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要結婚了,爸爸的攝影機裡藏著的是......

女兒要結婚了,爸爸的攝影機裡藏著的是......

1

我用力和著盆裡的肉餡,今天晚飯我要做漢堡。

4歲時,我第一次做飯做的也是漢堡。也許是因為和餡子的力度不夠吧,做出的漢堡硬邦邦的。儘管如此,爸爸媽媽還是說「好吃,好吃」,吃了很多。特別是爸爸,他居然說:「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漢堡!」

那已經是21年前的事了,明天我就要出嫁了。今天是我作為未嫁的女兒在家裡度過的最後一個晚上。

我感覺到後背無限溫暖,停下手,回頭一看,是父親。

父親說要記住我成長的每一個瞬間,因此,他總一直微笑地看著我。

2

一直到上幼稚園,我都誤認為父親的職業是攝影師,因為他手裡總是拿著攝影機。據說我出生時,他非常激動,買了當時最新型的攝影機,黑色的機身閃閃發光。

對我來說,被攝影是我生活中極其自然的一部分。而且,從我上幼稚園起,每一次重大活動,攝影機都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每次活動的前一天,父親總是比我還緊張。運動會的當天,他總是早早地站在大門前,努力確保最佳的攝影地點,就連平時舉行的聖誕晚會,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參加。一下班,他總是坐在電視機前,邊喝酒邊看拍下來的錄影帶,還說:「這是我最好的下酒菜。」

當時我認為不停擺弄攝影機的父親就是我的驕傲,所以不停地對著鏡頭擺姿勢,揮手什麼的。每當這時,他就會在三腳架後面對我豎起大拇指,非常開心地笑。

可是,不知從何時起,我不再把那看成是驕傲了,反而認為他一次都不落地來攝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從小學高年級開始,我不再面對著鏡頭揮手了。即使他對我喊「紗江,看這裡」,我也置若罔聞,不予理睬。我還有點討厭笑呵呵不停攝影的父親。從初中二年級的初夏開始,不僅僅是不理睬了。那一天是學校的開放日,不出所料,父親依然笑呵呵地拿著攝影機高興地來參觀了。課間休息時他就把三腳架支在教室後面正中間的特等席上,那種興致勃勃的樣子成了同學們的話題、笑料。


共有18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