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0年法國憲法委員會正式確立anti-Perruche Law談起

論胎兒出生未檢出異常,婦產科醫師所應負的責任

論胎兒出生未檢出異常,婦產科醫師所應負的責任

前言

自由,平等,博愛 (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是法國大革命貢獻給全世界的禮讚,­而今已成為全球的普世價值。在2010年的現代,法國的最高法院及憲法委員會,又再以正式確立anti-Perruche law(反佩魯契法),免除了婦產科醫師執行產前診斷所衍生的恐懼,及賦予對全球先天殘障人士的終極關懷。

故事的背景

1982年5月12日時,有一位法國孕婦Budgie,在懷孕18週時,她的第一個小孩感染了德國麻疹,她自覺似乎也被傳染了,所以到婦產科尋求協助。醫生告訴Budgie小姐, 如果妳的胎兒在此階段感染了先天德國麻疹,可能會產生非常嚴重的合併症,倘使如此,則須考慮中止懷孕的可能性(當年並無胎兒採血檢驗或PCR等技術足以確立胎兒是否感染)。

Budgie小姐立即進行血清檢測,第一次檢驗結果呈現陰性;但兩週後的追蹤結果血清結果呈現陽性;這代表Budgie小姐本身的感染是個進行式,而非疫苗接種或過去感染所留下的痕跡。可是當時醫師卻武斷地認定,第一次的結果才是正確的,第二次採血的陽性可能是過去疫苗注射產生的免疫反應,所以胎兒並無感染得到先天德國痲疹症候群的危險。

Budgie小姐因此繼續懷孕,並在1983年1月14日生下兒子Nicolas Perruche(本故事的主角),但後來證實Perruche患有先天德國痲疹症候群,導致下肢神經病變無法行走,並患有嚴重雙側耳聾及視網膜病變。由於母親認為醫生當時的診斷如果正確,Perruche將被中止妊娠而不會出生到這世界上來,而遭受到衍生的先天殘障的痛苦。因此在Perruche 6歲時,以Perruche之名正式向法院提出訴訟。

法院怎麼判決?

在1992年1月13日,大審法庭的Évry法官判決,醫生和實驗室須為Perruche的疾病負責,並由其保險公司賠償Perruche和他的父母。

此判決一出,在法國民眾間引起了軒然大波。身心障礙者權益團體率先抗議,認為這等於是宣判身心障礙者原本不應該存在,讓他們蒙受極度污名化。其後十幾年,宗教界與殘障人士家屬更加入論戰,甚至走上街頭。在法學界尤其引起廣大迴響,許多法界耆宿大老紛紛抗議此判決的內容,其後衍生的法學討論洋洋幾十巨冊。

共有3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bw01115120bw01115120
    #4樓
    2014/1/22 下午 03:54

    以一個有過類似經驗父母的觀點來看:當然無關乎為孩子報仇這似乎太煽情。但是我覺得這位醫生有疏失的產檢,卻剝奪了這對父母對人生的選擇權利。選擇生下或是不生下,沒有一種選擇是輕鬆的,生下有缺陷的孩子得照顧擔心一輩子,甚至得時時面臨孩子隨時夭折的恐懼;選擇不生下也可能一輩子活在憾恨或是懷疑自我基因不良的陰影之中,。所以對這篇文章中這位醫生把宗教的論述在這裡拿出來護盤,頗不以?然。醫生們一再努力的試管嬰兒或是胚胎篩選技術其實早以逾越神的領域更多卻不見其自省,但牽扯到醫療過失卻拿出來說嘴自護,覺得很不恰當。所以報仇之說是真的太過,但是剝奪他人選擇人生的權利卻是事實。這點這位醫生無法迴避!

  • bw01115068bw01115068
    #3樓
    2014/1/22 下午 12:45

    從醫生的觀點來看這篇文章,與一個為人父母者的觀點來看這篇文章,態度會截然不同!

  • bw00830732bw00830732
    #1樓
    2014/1/21 下午 05:25

    雖然情感面對一個天生有殘缺的孩子 這樣的做法很殘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