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破腸流、膿水四溢....他顫抖著手寫下:我、不、想、死

肚破腸流、膿水四溢....他顫抖著手寫下:我、不、想、死

唰!唰!唰!

加護病房內一排十床的床簾一一被護理師遮起。

我在電腦前停止打字,站起來,默送小杜穿過走道,最後一程。

禮儀人員黑西裝白手套,推著覆蓋著黑布的小床,離開前鞠躬朗聲道「感謝所有人員照顧!」

我連同護理師一起鞠躬回禮。

這是小杜這次住院兩個月以來,唯一有人性尊嚴的一刻。

在他死了之後。

小杜的故事

小杜是急診老病號了,因酒精性胰臟炎造成疼痛反覆進出,住院,休養,然後出院又故態復萌......

胰臟,這個位在後腹腔靠近脊椎骨深處的橫狀內分泌器官,台語「腰尺」,長度剛好一尺,分泌可以溶解萬物的消化液(蛋白質、澱粉等)。

每次發炎,就看到小杜痛到臉色慘白,坐立難安,在急診哭喊著「給我打Demerol !打其他的沒效!」

Demerol 是嗎啡類強效止痛劑,是的,他已經熟門熟路到連藥名都會講了。

小杜在住院期間疼痛緩解時,不只能嘻笑怒罵還會虧年輕的護理師妹妹,每次出院時都講說「我不要再回來了。」然後不出一個月又在急診遇到他哭喊「給我Demerol!」

我每次一臉凜然的問他:「酒不能少喝嗎?」

小杜總是嘻皮笑臉的答說「會啦!會啦!我下次會克制改進的!」

如果嘴巴說會克制就真的會克制,說改進就真的會改進,這世界就沒有強拆民房還包庇親屬的貪官,也沒有坐等分贓的汙吏了。

「難不成是有人拿槍抵著你的頭強迫你喝嗎?」我嗆小杜。

「ㄟ~還真的有耶!」

共有1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