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滑手機?科學測量:玩臉書和性愛一樣爽

早已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管是搭捷運、坐公車、上館子或是看電影,隨時隨地滑手機已經是咱們習以為常的畫面,而且不只有年輕人,連銀髮族都加入了這個「人手一機,滑!滑!滑!」的浪潮,Facebook、twitter、Plurk或微博早已席捲了每一個人。

沒玩過的人,肯定很難理解,這些東西到底好玩在那兒?滑手機真有這麼大的爽度嗎?想像一下,如果你需要跟一百年前的人做介紹,該如何用最簡單的方法讓他們體會滑手機的箇中滋味呢?

其實不難,你只要告訴他們,玩這些社群網站的爽度類似吃大餐、賭博贏錢或者是一場性愛。因為這些東西都能帶給人類大腦類似的欣快愉悅。

想量測爽度,就要透視咱們的大腦。

透視大腦裡的爽度

使用電腦斷層或是核磁共振可以取得高解析度的大腦影像,不過所呈現的只有解剖構造。若要評估大腦的功能就需使用功能性核磁造影(fMRI),藉由量測大腦中不同區塊的活化程度,我們可以約略推測大腦的運作。

1991年,科學家首度發現人腦被活化時會產生不同的訊號,人類終於擁有研究心智活動的工具。功能性核磁造影被用來研究觸覺、嗅覺、疼痛、語言、記憶、運動等各式各樣神經生理或是認知功能,當然也包含了爽度與歡愉。感謝有這麼多的自願者願意躺進黑暗狹小又轟轟作響的機器裡頭,接受各式各樣的測試,解題、回憶、思考、品嘗,以及性高潮,讓科學家可以替人類的大腦描繪珍貴的功能地圖。

如今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被認為是大腦的快感中樞,當我們獲得各種獎賞的時候會感到興奮愉悅,便與此區域有關,這種快感也會促使我們不斷地去滿足各種慾望。吃甜食、性高潮、賭博贏錢、使用尼古丁時都能偵測到伏隔核的活化,各種刺激所帶來的快感程度不同,較極端的狀況是在吸食安非他命或古柯鹼後,伏隔核內多巴胺的濃度上升,使人感受到強烈的快感,進而染上毒癮不可自拔。除了物質報償會帶來的愉悅,社交上的報償也能帶來類似的效果。(回想一下,當聽到別人公開讚美或阿諛奉承時,任何人應該都會感到飄飄欲仙。)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