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禮拜就要結婚了...該怎麼跟老婆說「我是快槍俠」?

下禮拜就要結婚了...該怎麼跟老婆說「我是快槍俠」?

「很開心今天終於可以在陰道裡十多下了。」

阿聰是一位超級快槍俠,真的是聽到聲音就放槍。今天已經是第五週的課程,他非常滿意這樣的結果。你們一定會反駁我說,「這樣有什麼好?不過才十多下。」但對阿聰而言,這已經是他有記憶以來最好的狀況了。

還記得阿聰第一次來門診,緊張到不行,聽說話的聲音都可以感受他強烈的顫抖,焦慮的神情仿佛是要進行一個不可能的任務,當我在解說中說到,性治療必須面對勃起的狀況,扎扎實實的練習才行,阿聰的雙手竟不自主的抖動,那驚慌失措的樣子,仿佛在祈求我放過他。最重要的是,阿聰說「我再過一周就要結婚了,怎麼辦,還來得及嗎?」

「應該是來不及了,」我毫不偽裝而且堅定地回答他,「如果你只是要立刻讓情況變好,也許吃藥或手術會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是如果你要的是一輩子都性福,那勢必要花一段時間訓練。」

在阿聰聽到,性福是一輩子的事,性事觸礁會造成日後更大的問題時,他毫不考慮地告訴我,他希望好一輩子,接受事實,進入訓練。

第一次進入課程,阿聰問我,「如果新婚夜真的在還沒進入(陰道)時就射了,該怎麼辦?」

「就坦誠呀。」我毫不考慮地告訴他。性焦慮的來源是雙方,隱瞞或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進入治療室,單純的只做早洩訓練就讓它不到10秒就放槍了。當時阿聰超囧,如果有地洞,我想他真的會鑽下去,但是我安慰他說這就是過程。

接下來的幾週阿聰訓練的很辛苦,畢竟陰莖太敏感是事實,心裡太在意對方的感覺也是事實,但我還是相信,努力練習一定會得到成果。

第六週時小娟和阿聰一起來,小娟那時已經是阿聰的老婆,我問他們如何度蜜月的?蜜月中有發生什麼事?小娟搶著說「我們結婚前就達成共識要一起面對任何問題,『早洩』就是我們共同面對的第一個功課。」

聽她這麼說,我心中升起一陣暖意,這是我這麼多年從事性治療工作中少見願意陪伴個案度過性障礙的女性。小娟繼續說「雖然蜜月時阿聰的狀況仍舊不好(畢竟才一星期),但我還是能理解的,而且也願意為這樣的狀況和他一起努力,只期待狀況能獲得改善,而且更好。」

「妳是如何努力的呀?」我問小娟。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huangmanfanhuangmanfan
    #1樓
    2014/3/21 上午 02:22

    太難以想像了!還有人願意陪伴甚至結婚,可見真愛無條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