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症患者:連名字被剝奪了...最讓人痛心

失語症患者:連名字被剝奪了...最讓人痛心

神經科病房內,大貿先生,中風後得了失語症。

失語分很多種,有可能是錯亂的文不對題亂講一通,也有連最基本的發語都困難,這些都決定在語言這個部分在腦部區分很細小區塊中。

大貿先生得的是表達性失語症。

他能看得懂旁人的手勢,能知道飲料放嘴邊要喝、衣服扣子掉了要扣好的手勢,但是他無法理解旁人的語言,他自己也無法順利表達。他能走能跳能打滾,就是一整個不能「說」。他的腦中連「想說些什麼」的概念都沒了。

查房時,主治舉手招呼向大貿先生:「早安」

他開心裂嘴大笑點頭,發出「啊啊」的聲音。

主治要測量他的肌肉力,做出舉左手、右手的動作,大貿先生也能順利跟著舉起左、右手。

正當我們記錄著大貿完整的肌肉力跟驚訝於他中風後復原之快,主治回過頭來止住我們後方住院醫師不要有任何身體的動作,轉頭對大貿只用說的:「好,從來一次,你用聽的,現在可以舉起右手嗎?」

大貿他笑容凝住,不解地看著主治唇形又看著我們,他「聽不懂」。

主治再問:「你叫什麼名字?」

沒有反應。

主治:「大貿!大貿!」

一片死寂。

大貿成了完全喪失語言感受的人,任何帶有訊息的文字、音律,對他來說都跟石頭落地聲音一樣,沒有意義。

家屬尤其他的太太,非常沮喪,她覺得大貿成了跟傻子沒兩樣的拖累。

每次回診時,大貿都垂頭喪氣,無奈看著太太在一旁數落著:「沒辦法上班、整天在家講也講不聽」、「都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就算聽不懂,看肢體語言也知道那是負面的責難。

我告訴她說:「大貿的情形是需要復健的,要不然惡化的情形只會加速。」

她:「這都不會整個好嗎?」

我搖頭。

她不耐:「這沒路用的,越來越會發脾氣!」

我問:「發什麼脾氣?」

她說:「好像只要他每次指著自己想要講自己名字時,講不出來就亂叫!」

大貿在忘了所有從襁褓中被用童謠、輕喚、故事、諺語、一點點灌輸的文字之後,而今只剩下對於自己名字的遺忘,感到萬分憤怒。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4)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