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也淚崩!在兒童血癌病房...我聽到了最感人的床邊故事

醫師也淚崩!在兒童血癌病房...我聽到了最感人的床邊故事

To lose a child is to lose a piece of yourself.
(失去孩子,等於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Dr.Burton Grebin (兒科醫生,末期兒童安寧治療先驅)

我所處的科別是外科,這是講給隔壁阿姨聽的,外科的哪一科?這就是問到所謂「次專科」,因為畢竟外科還有分很多細科目,「一般外科」,這就是講給內行一點的人聽的。

有人就問啦:「一般」外科?那是什麼科?有很不一般的「特別」外科嗎?

(笑)

沒關係,我沒有笑你,問這問題的就我目前累計已經達一萬零五百人了吧!

所謂一般外科就是從英文General surgery翻譯過來,基本上從頭頸部、胸腔、腹部幾乎通包。

所以我在受訓的過程,待過神經外科開過顱、也拿過甲狀腺、乳房、腸胃道,簡單講就是「跳Tone跳很大」。

在進入一般外科領域受訓前,我們都要去各大科實習輪訓,大科就是現在人力缺乏苦哈哈哀哀叫的「內、婦、兒、急」會死人科,每個科別要待三個月;而現在搶破頭的熱門科「眼、耳、皮、復健、病理」則是五選三的方式,在這三個月之內完成輪訓。

現在回想,當時始料未及、最後會決定跟轉捩我整個醫療人生的,竟是「兒科」。

------------------------------------------------------

「兒科」算是我當時茫然選擇將來科別時的第二志願,因為心底隱隱約約的第一志願:「外科」是個講出來會被我爹娘掐死的選擇,「當時」。(茶)

所以在兒科的時候,我是認真的想過跟兒科長相廝守。

「當時」。(再茶)

跟一般人的想像一樣,兒科確實會有很多胖呼呼肉糊糊的糯米糰子小可愛小孩,但是為數更多的是尖叫哭號、從地獄冒出來在你耳邊把鼓膜震破的鼻涕蟲髒鬼。

你拍拍衣袖,鎮了個定,說:「小孩嘛!感冒不舒服難免的。」

嗯哼。

更可怕的在後頭,更多的是小孩背後那一個或是一群帶著殺氣的家屬。

這個族群,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