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死了會賠多少?」原來,這就是人性

這天上午,科裡的氣氛很不尋常,會議室裡雖然空空蕩蕩,卻是烏雲密佈、風雨欲來。

準時十點到,一批人眾紛紛就座,男男女女都有,面容凝重。雖然坐滿了人,但是這場會議的兩個主角都沒有到場,其中一位是七十多歲的王老先生,因為肝癌接受手術,不幸於上個月底過世。另一位主角是邱醫師,大我五屆的學長,學養豐富,精於肝膽方面的手術,年紀輕輕就已經有能力執行肝臟移植,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只要看到這種陣仗,大概都猜得到是怎麼回事。王老先生接受肝臟腫瘤切除,手術還算順利,但是術後因為體力虛弱,咳嗽排痰的能力差,積多了痰所以併發肺炎,隨之洶湧而來的敗血症便奪去了他的性命。

「阮阿爸好好一個人走進來,卻是扛著回去,你們醫院要怎麼負責?」帶頭發言的中年男子是王老先生的大兒子,單刀直入地質問,說話很不客氣。

「王先生,令尊的過世大家都很遺憾。」主持會議的科主任委婉地稍作說明,「肝癌本來就是相當危險的大手術,令尊的手術很成功,只是因為…」

「很成功?那怎麼會死人?」大兒子態度很強硬,「我們今天來這麼多人,不是要來聽這些藉口,我們要的是真相!真相!」

「王先生,雖然死亡讓人很難接受,但這就是真相。」科主任不卑不亢地講:「肝癌手術的難度很高,併發症也很多,尤其是在老年人,術後常常會有肺炎、肺積水…」才講沒幾句話,又被無禮地打斷。

「呸!不用在那裡說這些啦!阮阿兄他過去的身體有夠好,年歲這麼大都還可以下田、可以爬山,會出事情當然就是你們不對!」王老先生的二弟拍桌站起身來,讓氣氛一瞬間便升到高點。

「王先生不要激動,您先請坐,大家好好談…」

「談什麼談!?死就是死了,你想談就去跟棺材談!要不要我回去扛過來跟你好好談?!」又有一位男子暴起發言,「現在看你們要怎樣,沒有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大家就準備法院見!」他可是直接挑明了要賠償金。

科主任沒有動怒,維持平和的語氣問:「那,你們希望的數字是…」

因為問得太直接,眾人也是一愣,看了看彼此。

大兒子稍稍遲疑,道:「八…八百萬…」看樣子並沒有事先討論過金額。

才剛說完,王老先生的二弟立刻便拉高價碼:「一千五!至少也要一千五百萬!」

語畢,場面頓時起了騷動,「兩千五啦!一條人命,這樣還算便宜你們咧!」

「沒有三千萬,都免談啦!」

本來嚴肅的會議室裡忽然便像是場荒謬的拍賣喊價,有人點頭稱是,有人蹙眉思索,也有人躍躍欲試。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