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都會流血流到死!」死亡率超過90%的伊波拉病毒從何而來?

(2014/06/23編按:去年底和今年初,伊波拉病毒在非洲幾內亞爆發,來勢凶猛,無國界醫生組織20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向全球警告,西非已經出現了第二波伊波拉疫情,而且這波的病毒蔓延之迅速,已幾近失控。根據世衛組織WHO統計,幾內亞、獅子山共和國和賴比瑞亞等地,伊波拉病毒,已經造成至少330人死亡。

目前在幾內亞流行的伊波拉病毒是殺傷力最強的薩伊型,感染後死亡率超過90%。過去,伊波拉病毒僅在中非地區爆發過,而這次位在西非地區的幾內亞疫情,可以說是前所未見。究竟伊波拉病毒是怎麼來的呢?)

「我們全都會流血流到死!」位於非洲偏遠村落裡的居民們悲泣著。

有人流出鼻血,有人咳著咳著就吐出幾口鮮血,住進醫院打針的病人在手臂針扎處冒出一大片血腫,而看顧病人的護理人員與修女們眼睛佈滿血絲,不斷衝進廁所解出帶有鮮血的大便。

血液與穢物的濃烈氣息意謂死亡的腳步正步步逼近,事實上,死神似乎一直都在。一個星期前,這些不斷出血的人們才剛親手埋葬一位教會學校的導師。

這名導師名叫馬巴羅‧羅卡拉(Mabalo Lokela),他於1976年八月底到剛果民主共和國(舊稱薩伊)的北部旅行,沿途輕鬆愜意,還買了不少新鮮及煙燻的羚羊肉、猴子肉嘗鮮。然而羅卡拉回到家鄉楊布谷(Yambuku)時卻已經渾身灼熱,皮膚摸起來比非洲夏季艷陽下的石頭還要滾燙。

楊布谷是個偏遠村落,醫院裡沒有醫師,僅有護理人員提供基礎照護。馬巴羅被判定為最常見的瘧疾,護理人員替他施打一劑奎寧後就讓羅卡拉回家了。

返家第一天,羅卡拉體溫似乎降了下來,但人還是昏昏沉沉。不過隔沒多久,羅卡拉逐漸犯頭疼,皮膚又逐漸變得滾燙。仔細觀察的話,家人還能在羅卡拉的黑皮膚上見到一團團的瘀青斑痕。九月初家人合力抬著羅卡拉進到醫院,躺在病床上的羅卡拉眼睛、鼻子、和牙齦都持續滲出血絲,眼神了無生氣,一下嘔吐,一下拉肚子,簡直是躺在一團和著鮮血的穢物中。

沒人知道羅卡拉究竟在旅途中受到什麼邪靈纏身,教會的修女們替羅卡拉祈禱,醫院的護理人員運用最基礎的醫療資源替羅卡拉打上點滴。羅卡拉在病發兩個星期後過世。

根據當地傳統,羅卡拉的太太、姊妹、及其他女性家屬先替其清洗身體後,再將羅卡拉下葬。葬禮結束後死神從未離開,曾經碰觸過羅卡拉的親屬、護理人員、及教會修女們都開始出現高燒及出血的症狀,全村瀰漫著「我們全都會流血至死」的恐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