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想把「過動兒」都找出來,為什麼會是災難一場?

新北市想把「過動兒」都找出來,為什麼會是災難一場?

在四月底時,新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宣佈要對全市所有小二生進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以下簡稱ADHD)之全面性篩檢。這種公共衛生政策不是說不能做,但是若要一步到位,要非常小心才行。

大規模篩檢,最害怕一件事,就是資料保密不易,稍一不慎就全校皆知。我們是不知道新北衛生局在保護學生隱私這件事情上做了多少努力?是否有標準作業流程確保所有資料受到妥善保存?若沒有,可以接觸相關資訊的人,如導師、輔導室老師、護理師、學務處人員、校長等等,都可能經手資料,得知結果。

那真的符合篩檢標準的小孩,想必已經被學校畫成了「過動地圖」,並在相關會議上交代老師小心應對。小孩徒然被貼上標籤,後續也沒有相關特教與輔導資源投入協助,想來又是災難一場。

若回到現實的醫療場域上看待這件事,就可知道這又是一件急就章、未經詳細思慮的政策。按照新北市政府的新聞稿,台灣ADHD之盛行率是8%,只有2%有治療,有6%在外面流竄沒有就醫。粗略估算這6%到底是對應到多少人數,就可知道現今的醫療資源能否照顧這些孩童。若小二生約3萬人,那就是有1800人需要進一步到醫療院所評估。但衛生局只列出12家特約醫院,也就是每家分到150人(當然,新北市人口不是均勻分佈,都會區如板橋、中永和、新店的人數一定較多。另外,各學校一定會轉介更多人,因為只有一點點疑似的個案,也會被轉出來,希望醫療端幫忙背書,這是另一個問題)。

憑空落下的150人,對於醫院兒童心智科門診來說,其實是雪上加霜、難以負荷的。現在每個兒心門診幾乎都已經是塞車狀態,若再加上這一群人,醫師門診首先崩潰、捉襟見肘(為何不叫多一點精神科醫師出來看?因為不是每一個精神科醫師都有兒心專科訓練,每家醫院有兩三個醫師專門看兒心專科就已經很多了)。門診爆量之後,接著無法承受的是臨床心理師。短期內多出150人,對於臨床心理師而言,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字。再怎麼厲害的人,一個月能衡鑑大約15-20個個案已經不錯了(不要忘記了,良好的心理衡鑑需要足夠的時間支撐,每一個個案大約都需要三小時)。突然多出這麼多人,你想想臨床心理師要怎麼運作?即使每家醫院有2至4個心理師,每個月多個50人,照樣大排長龍!(臨床心理師的工作不是只有心理衡鑑一項,還有其他業務要做。那為何不多聘一點臨床心理師?因為每家醫院都有一定的員額,大家只會按照醫院評鑑標準聘僱最低人數。)

因此,可以想見的未來,就是每個疑似ADHD的小孩,都在排隊等待評估。評估結束之後,又需要漫長等待,才能進行療育。沒有足夠的心理治療、家長諮詢或藥物治療,治療效果是受限的,預後也不佳。那就跟現在的早期療育很像,大家都變成是早評罷了,無法有足夠的資源提供療育(早評:只是很早就評估,但無法治療)。現今健保的心理治療資源是非常有限的,平均等待超過一年都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若再加上這個政策推波助瀾,肯定會拉長等候時間。我跟朋友之間偶爾開開玩笑,在全民健保有限的預算之下,若要乖乖等候,大概就是等到天荒地老、世界末日那一天才等得上吧!小二等到小五,不是不可能,只會逐步成真。

這就是我們國家公共衛生政策極大的盲點。每個主政者都想立竿見影,亟欲看到結果,忙著丟錢進來,完全不考慮現今狀況已經左支右絀。後續若沒有完整配套方案,特教、輔導、醫療、教育端皆付之闕如,擠不出更多東西給這群孩子。

如此莽撞的後果,就是家長惶惶不可終日,覺得自己的小孩是過動兒,但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而被貼了標籤的孩子,在混沌、混亂中長大,自生自滅。

參考資料:新北市政府衛生局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專區

本文作者林希陶為臨床心理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