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個月後就要結婚了,發現男友是內褲賊,怎麼辦?

2個月後就要結婚了,發現男友是內褲賊,怎麼辦?

「我們快要結婚了,婚期就在二個月後,可是,上星期我接到警察的電話,說他偷別人的內褲,我怎麼也不相信他竟然會這樣,我快要瘋了。」

這是一個來就診的女性病患的主訴,因為男友這樣的行為讓她在父母與同事間抬不起頭,她交代男友一定要接受治療。

小彬果然來了,一個文質彬彬的大男生,問他怎麼會有這個情況,他只是說「我不知道。」

「你在『拿』女性內褲的時候,有什麼想法?」我問。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很無聊的時候做的。那天應該是女友出差沒回家,我想說也沒事,就跑到陽台去透氣,那是一個許多人會曬衣服的公寓樓頂,因為有很多人的衣褲,不知不覺的,我就跑到曬內褲那邊,隨手抓一件內褲就趕快離開,哪知道被埋伏的人抓個正著,就這樣發生了。」

「那過去你還有『拿』過其他的東西嗎?」

「沒有,我只喜歡女人的內褲。」小彬說。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應該是高二那年,因為住在一個親戚家,浴室中常有姐姐們洗澡脫下要洗的內衣褲,而我就趁洗澡時將內褲拿起來審視一番,覺得很興奮,順便就打一下(手槍),以後每天就開始期待接在姐姐們後面洗澡的樂趣了。」

目前醫學界或心理學家對戀物癖的病因無法完全確立,但這些嗜好卻常見於青春期,且多見於男性,通常具有強烈的性慾望與興奮度,而這些愛戀的物品會是其性刺激的重要來源。

「那現在與女友的性關係如何?」我積極的想瞭解小彬的性生活狀態,心想或許能從其中發現一些什麼蛛絲馬跡。

「我們之間還好,有正常做愛,與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小彬回答。

「可是,據我所知......女友說你的器官有比一般人要小一些,有這件事嗎?」

「有嗎?應該沒有,我沒和人比較過。」小彬的眼神有些尷尬,似乎有點逃避的樣子。

進入治療室,我發現小彬的陰莖的確比一般人小,勃起時約8公分左右(一般人約9-12公分),而且經過陰莖敏感度(VPT)檢查也有早洩的情形,此時,小彬才不得已承認他有早洩及陰莖過小的情形。

合理的推斷小彬可能是從小對自己的性器官沒自信,早洩又使他更加自卑,只好逃避面對。長大後一直無法正視自己的缺憾,就用另一種方式來作為補償,也就造成在青春期時養成戀物癖的習慣。

雖說,小彬的早洩經過治療後,得到明顯的改善而有所改變,但是,這並不表示每一個具戀物傾向的人都會因治療效果成功而獲得改善。在性學的角度上,戀物者如在不影響社會善良風俗與法律的情況下,是不需作積極治療的,但若影響,則仍是需要尋求正當途徑進行心理療法及行為治療來導正,如此才不致影響與他人間的人際關係與法律範疇。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