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觸即洩?治療早洩最好的方法是......

一觸即洩?治療早洩最好的方法是......

早洩的治療方法很多,不外乎手術,藥物和訓練。我認為訓練是在第一線需要被先加強的,藥物應該是在自己真的沒辦法控制的時候使用,手術則是放在最後一線別無他法的選擇。

「三個月前我去做了包皮和神經阻斷手術,醫師要我休息兩個月,兩個月後我滿心歡喜的希望可以如我所想的變好,但是,做愛後發現,和去之前一樣,我真的更氣餒,回去找那個醫師,他也說要我再觀察三個月,我想「觀察」就是官方說法,還是老老實實的回來妳這裡訓練好一些....」

德明是去年中來治療的,訓練三個月後發現沒有多大的效果,跑來和我盧說:「老師,你說一個半月,現在三個月都過去了,沒改善,妳看要怎麼退費?」

老實說,剛開始我們就知道德明的情況真的很嚴重,來上課時,光要檢查,一脫褲子就已經升好國旗了,做檢查時,陰莖觸及儀器就射精了。我們一直努力把訓練的時間拉長到三個月,但課程上完了,不知他是真的很嚴重,還是我們的方法對他來說沒有用,效果真的沒改善多少,至少距離我承諾約可做愛10分鐘的目標有很大的差距。

我和他說,我承諾你的沒變,如果沒有顯著效果,繼續來,但他一口回絕:「沒效果,不想去了。」

事隔半年,我再度接到他的電話,他說:「老師,我還可以再去訓練嗎?」

我問他,目前狀況如何?

「當時是我女友一直催我,怎麼都沒效果?我對妳們的治療失去信心後,就決定改用手術試看看,那時,我真的好挫折,我超想趕快好,可以快點結婚,壓力很大,因為我女友已經下了最後通牒『沒治好就連朋友都不要當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接手進行後續的治療,課堂中我發現德明對手的碰觸是有明顯的改善,這和手術前的狀況一樣,但進入情境時卻異常地敏感,只要一進入性的氛圍就會無法停止射精的衝動。也許轉移注意力是一個好方法,但,大量地接受性的刺激及資訊也是一個好方法,這在性治療中稱之為減敏治療法。

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課後,德明問我:「老師,像我這麼嚴重,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好?」

我愣了一下,多久都是預估,沒有人能保證多久時間,尤其是像德明這麼嚴重的個案,至少我從沒放棄過他。既然手術沒效,扎實的訓練才是最永久的方法。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