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發脾氣、性騷擾護士的惡魔病人… 一個「臨時兒子」,讓他重新學到愛

故事地點︰屏東基督教醫院/骨科病房 

(為維護當事人隱私,故事人物均採化名處理) 

1

接到住院中心的電話,社工員閔政行色匆匆趕往骨科病房,一路上稍早的那句叮嚀:「這個病人態度不好,要注意。」還不停在他耳裡響。

畢業未滿一個月,沒想到這麼快就碰上難處理的個案。閔政深吸一口氣,給自己勇氣,然後走到良雄旁邊,準備跟他聊一聊。

良雄是一個約莫六十多歲的老先生,枯瘦,頭髮稀疏,身上的衣服舊到不行,看起來像是歷經滄桑。與良雄待在密閉的房間,空氣裡並沒有飄散難聞的異味,良雄不容易讓人察覺他遊民的身分,然而,身旁的那只塑膠袋終究還是洩漏了他的秘密。 

「阿伯,你的家人呢?」

「攏死了了啊!」良雄眼睛瞪的好圓,操著台語一邊罵。

賴皮,是良雄面對困境的方式。他拒絕承認自己不具有健保資格,並一再以過往免費就醫的經驗推託,拒絕與閔政繼續交談。

十分鐘的談話裡,良雄武裝自己,避開所有試探性的提問,閔政甚至不知道良雄在星空下究竟住了多少年?他唯一肯定的是,良雄身上有一股被遺棄的氣息。 

救人要緊,閔政把受挫的心情暫時擺一邊,離開病房之後,他緊接著去張羅良雄住院要用的物品,這時候的閔政就好像是良雄的家人,一個臨時冒出來的兒子。

由於手術迫在眉睫,眼前閔政必須趕緊解決良雄健保資格的問題。他連忙撥了幾通電話聯繫,同時間主治醫師也答應幫忙寫報告,隔天健保局傳來善意的回應:良雄符合清寒條件可以以健保身分就醫。良雄兩天後的手術,因此得以順利進行。 

閔政猜想,良雄平常應該露宿在屏東火車站附近,依據判斷待在火車站周圍謀生比較容易,可以行乞或靠資源回收維生,公園或車站的公廁裡有免費清潔的水源,是遊民偶而盥洗的地方。「他應該是頸椎疼痛的老毛病已經嚴重到影響行走,迫不得已才來醫院就診。」 

除去醫療費用的問題,從簽立手術同意書、陪同住院到出院照顧,良雄的確需要有家人在他身旁幫他打點一切。

「站在醫院的立場,我們考量頸椎動刀的病人,術後必須配合規律的復健才好得快,其次是心理層面的考量,病痛中的人會特別想要得到他人的關愛,愛能創造勇氣,有勇氣就會長出對抗病痛的信心。」閔政試著說出醫院與病人的期待。 

為了找到良雄的家人,閔政只好發揮名偵探柯南的精神。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