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幸運,醫生說我還可以活三個月」他用人生最後的100天,激勵百萬人!

「我很幸運,醫生說我還可以活三個月」他用人生最後的100天,激勵百萬人!

53歲的尤金.歐凱利正值意氣風發的壯年時期。他是全美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的總裁暨董事長。他擁有成功的事業和美滿的家庭及親密的朋友。他總是思索著未來:他的下一個商務行程、公司的永續經營、與老婆的週末計畫、女兒八年級的開學日等。

然而,一切看似美好的人生遠景卻在2005年五月頓時打住:醫師在半邊臉頰已出現凹陷的尤金左腦裡,發現三顆多發性腫瘤,而且已到末期,宣判他只剩三到六個月的時間好活。現在,黑暗逐步降臨,漸漸侵襲尤金.歐凱利原本充滿美好的未來。他必須當機立斷、改弦易轍,修改他原來的人生計畫,拿出在高爾夫球場上,為有多一點的打球時間而不時追逐日光的精神,好好把握住所剩無幾的有生之日。

春末的一份禮物

我很幸運,醫生說我還可以活三個月。

這兩句話放在一起,你一定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不然就是瘋了;或者我過得很慘,很不滿意自己的生活,倒不如早死早超生。

你想差了!我熱愛我的生活,摯愛我的家人,喜歡我的朋友、我的職業、我任職的那間仁慈慷慨的機構,也很愛打高爾夫球。我沒瘋,也不是在開玩笑。

2005年五月的最後一週,我聽到了一則宣判,內容是我不可能活到女兒吉娜(Gina)八年級開學典禮的那一天,也就是九月的第一週。

不過,這則宣判後來變成一份禮物。真的。

我被迫認真思考自己的死亡,這表示我不得不用更深入的角度思考自己的生命,再怎麼不好受,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走到生命的最後階段,非得決定該如何度過這最後的一百天(加減七天)不可,而且也得鞭策自己依照這些決定行事。

兩個要緊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要自己回答這兩個問題:生命的盡頭非得是最糟的部分嗎?以及,可不可以把它變成積極、有建設性的經驗,甚至成為人生最棒的部分?

不是。是。

這是我分別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我能在神智(通常)還清楚、身體狀況(尚稱)良好時,走向人生的盡頭,所愛的人也都在身邊。

所以我說:我很幸運。

當然,很少有人會把自己真的會死這件事考慮得透徹詳盡。就算是已到了非想不可地步的我,也依然做不到——不算真正做到。一般人對死總是感到惶恐焦慮。就算是快死的人,也不會去思考為了自己好、也為了所愛的人好,該如何善用最後的日子,以及如何確保自己能按照既定的行動方針行事。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