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心痛妻子的最後抉擇:老伴啊,一路好走…

一個心痛妻子的最後抉擇:老伴啊,一路好走…

故事地點︰屏東基督教醫院/心臟內科加護病房 

(為維護當事人隱私,故事人物均採化名處理) 

1

老麥靜靜地躺在加護病房的病床上,沒有意識。

妻子、兩名女兒、主治醫師、護理長此刻正圍繞在他的身邊,討論安寧死的可能性,老麥自己並不知情。如果他能表明意願,他或許會先問:「為什麼我還沒有死?」

被送到醫院急診之前,老麥已經失去生命徵象,事實上,他年事已高、身體一直不好,罹患狹心症、高血壓等舊疾,就醫前幾天他的身體狀況很差,當時他就曾明確告訴妻子,萬一他的病情陷入危急,他不想被救。 

麥媽媽把手上的報紙攤開,遞到主治醫師家銘的面前,「我和女兒商量過了,既然條例(「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正案」註1)已經通過,醫生請你幫我這個忙,這樣對老麥比較好,一切責任我來擔!」

家銘的眼神在麥媽媽臉龐與報紙間游移,在停頓的五秒鐘時間裡,他試圖在腦海構思合適的句子。

數秒的空白讓麥媽媽不經擔心了起來,她趕緊接著說:「醫生請你放心去做(拔管),這是我先生生前的心願,也是我們家屬的決定,況且他已經沒有清醒的可能,插管只是延長瀕死的過程,我們不想再浪費醫療資源。」

麥媽媽把家銘認定是她的委託人,讓家銘感受到壓力,畢竟老麥的案例是條例通過後醫院碰到的頭一遭。

「我沒有辦法現在答應你,不過,醫院會馬上召開會議討論該用什麼方式來協助你們。」幾經思量家銘給出一個較中性的回應,他認為茲事體大,他需要醫院與同事的支持。 

麥媽媽點頭表示同意。她伸手撫摸老麥銀白色的髮絲一邊說:「不是我不救你,看你現在活得這麼辛苦,我好難受,你都說不想急救了,我竟然沒有遵照你的意思,害你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麥媽媽不再故作鎮定之後,強忍的淚水從臉龐滑落下來。

站在一旁的家銘與護理長淑琦,從麥媽媽的話語裡聽出真正的不安,他們接納這個不安並決定分擔麥媽媽的痛苦,和她在一起,不要讓她孤獨一個人。 

這是一道沒有答案的生命選擇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