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搞錯!得癌症已經夠慘了,還要付這麼多錢?」翻開單據一看,結果竟要.....

門診時間已經接近尾聲,跟診的靜雅遞過電話。

「劉醫師…」傳過來是病房護理長的聲音。

「嗯。」

「很抱歉!我知道你在看門診…」護理長的聲音帶點兒為難:「不過…可能還是要麻煩你過來一下…」

「哦…怎麼回事?」

「有家屬在護理站大吵大鬧…」護理長掩著話筒低聲說著,背景還是清晰傳來了吵雜。

「好…我這裡剩兩名患者,看診完馬上過去!」心裡很是納悶,不知又惹上什麼風波。

結束門診後,拎著飯盒匆匆往病房去。才走近護理站,便聽到一位中年婦人的聲音,嘈嘈嚷嚷著。

走道上正在發藥的淑雲拉住我,蹙著眉小聲地道:「他們從上午辦完出院手續,已經鬧到現在…」

「是那位病人?」

「就是36A床那個李先生呀…」淑雲講:「大腸癌那一個…」

「他…?」聽她這麼一說,我卻越是迷惑:「他…不是好好的,平安出院嗎?上午查房時還千謝萬謝的…」這位李先生四十多歲年紀,在例行大腸鏡檢查中發現在升結腸有顆腫瘤,切片結果為惡性,因此入院接受手術。開刀順利,復原狀況良好,這天本來該是開開心心出院的日子。

「他說話不是還蠻客氣的嗎…?」稍稍回想,他好像是個高中老師。

「是啊…本來都還喜孜孜地有說有笑,結果…」淑雲搖搖頭:「才去辦完手續回來,就拉著臉,氣呼呼…」

護理站傳來的吵鬧聲,又大了幾分;有咄咄逼人的責難,有好聲好氣的安撫。

「劉醫師,你趕快過去吧…」淑雲止住了抱怨,催促著:「不然,阿長好像快挺不住了…」

快步來到護理站,只見李先生的太太跟兒子插了腰擺著臭臉;給圍在中間,身材瘦小的護理長,正耐著性子解釋。

見到醫師的出現,李太太無理蠻橫地對護理長擺擺手,道:「好啦!好啦!你不用再講了!叫醫生來跟我們解釋啦!」

護理長無奈地轉過身,我走靠過去,想先搞清楚狀況。李太太劈頭便問:「醫生,你們醫院為什麼是這樣子!?」邊說邊揮舞著拿在手上的單據。先前病床邊那個滿口感恩道謝的李太太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一個張牙舞爪的嘴臉,噼哩啪啦:「人都生病了!為什麼還要我們繳錢?我先生這還是癌症!癌症耶!竟然還要我們繳這麼多!

才聽這兩句話,便曉得這回可是身陷泥潦,被茫茫渾沌、漫漫無理緊緊圍困。

許久許久,這麼場糊里糊塗的糾纏爭執,才終於在七嘴八舌中落幕。自然,肯定不會有什麼圓滿的快樂大和解,正是「手術,成功順利;結果,一敗塗地。」

***

被攪和地七葷八素,我拎著便當,暈頭轉向地回到辦公室。徐立強正伸展手臂靠在椅背上,他是胸腔外科醫師,長了兩屆。瞧見我一張尚未平息的臭臉,便問:「哎呀!今天怎麼火這樣大呀?」

「呼!」用力吐了兩口氣,稍稍舒緩了滿溢胸中的鬱悶,才道:「吃大便了!吃大便了!天底下竟然有這等事!

徐立強揚起頭,擺出一副好聽眾模樣的表情,要讓學弟吐吐苦水。我忿忿揮著手,顛三倒四地交代了上午這齣爛戲的大概劇情。

「這根本是莫名其妙嘛!你知不知道,他的繳費單是多少錢?」

徐立強搖搖頭。

我用食指比了個「一」。

「一萬?」學長猜了個數字。

我搖搖頭,氣若游絲地說:「台…幣…一…千…兩…百…塊!」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