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8條人命的代價是凌遲兒子》器捐者父親的告白:做一件好事是很難的

死,還是痛苦地活著,對邱培亮來說,真的成了一個問題。他不知道哪樣對兒子才是好的。心疼了或失控時,他也告訴過許醫生:「長痛不如短痛,不輸液,不脫水(腦瘤造成了腦積水),痛一兩天,器官衰竭就衰竭了,能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

救8條人命的代價是凌遲兒子》器捐者父親的告白:做一件好事是很難的

幸福

2014年4月10日,邱培亮忘不了這一天。這天起,他的人生被分成了兩段。

4天前,妻子何成琴就要當上老闆了。「我想再雇個人,」她告訴丈夫,「生意太好,一個人忙不過來了。」何成琴今年28歲,不用再給人打工。

兒子邱宬灝,小名狗狗。本來要叫「帥帥」的,何成琴卻嫌叫不出口:「本來就長得好,又這麼叫,太自負了。」

日子不算富裕,但也是體面的。邱培亮給一家國企跑通勤車,一個月工資5000多塊,在貴州六盤水,這是不錯的收入。

每天晚飯後,邱培亮一放下筷子,兒子就爬過來,菸遞上,火點上,從2歲點到4歲。抽著兒子點的菸,邱培亮想把全世界都給他。

發病

事情是從3月份開始不對的。

兒子走路時,左腿畫圈兒,動不動就向左倒,摔了幾次之後,他不愛玩兒了,小朋友都看到了,這很沒面子。

4月4日這天,姑媽帶著小宬灝照了個CT。10日診斷下來,是「腦幹原發性惡性腫瘤」,腫瘤已經長到乒乓球大小,呈扁平狀長在腦子裡,壓迫到腦幹和右腦了,發現時已經是晚期。

併發症很快出現,腦積水、顱內壓升高。兒子漸漸吃不進東西,一口一口地吐,一吐就是三天三夜,膽汁都吐出來。

確診時小宬灝還能走,5月中旬他已經起不了床。腦瘤的惡性程度很高,生長飛快,一個月後,他的左半身已經不能動,兩隻眼睛對在一起。

邱培亮感到天都塌了。

兒子完了,他知道這個。

留不住孩子,留下他的器官也好。「與其爛在土裡,不如幫幫人。」5月27日,邱培亮在貴州六盤水紅十字基金會簽下《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在捐獻器官一欄,他勾選了全部器官和遺體。也就是說,孩子死後就留在醫院了,什麼都不帶走。

捐獻全部器官,在貴州這還是第一例,經驗技術都不足,而毗鄰的重慶在這方面明顯要好一些。那就去重慶。6月13日,六盤水鐘山區紅會秘書長余俊東跟重慶紅會打過招呼,幾方溝通後,重慶新橋醫院派來一輛救護車。作為器官獲取醫院,他們提供了最初的便利。

兩方紅會協商好,孩子入住新橋醫院兒科,一旦進入死亡狀態,就啟動捐獻流程。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