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後,我才知道自己有「XX癖」,該怎麼跟女友啓齒?

那一夜後,我才知道自己有「XX癖」,該怎麼跟女友啓齒?

祥新是一位文化工作者,28歲,有固定的女友,來就醫是因為他有勃起功能上的問題。祥新常常在一開始時很性奮,後來插入沒一下下就因缺乏刺激感而消退,一旦消退後陰莖就會像失動力的火車一樣,突然停電無法動彈。

「我對那些成人片沒什麼感覺,我比較喜歡重口味一些的。嚴格來說,我比較喜歡排泄物的味道。」祥新鼓起勇氣跟我說。

祥新的外表和平常人一樣,說起話來彬彬有禮,笑起來非常靦腆。問他最近一次的性生活狀況,祥新說「最近雖有一次很快來、很強烈的求愛感,但因為女友說要先去洗澡,結果,她洗完澡了,我也沒感覺了。這正常嗎?」

「這是很常見的。但,再度硬起來,應該不是難事才對。到底是什麼讓你對性一下子失去動力?」

「就是......沒有了味道!」祥新小聲地說出他的感覺。「因為已經沒有那種強烈的味道了。」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你有這樣的癖好的?」我問。

「第一次發現是有一次我女朋友突然想上大號,但因為我們在外租屋,天氣又冷,廁所馬桶又不通,她不敢上,我要她在我房間裡上,拉在水桶中,我在水桶裡鋪了報紙和衛生紙,當她解完後我幫她端去清理,就在清理的當下,我發現我突然間好有性欲,這是我之前從沒感受過的,於是我就趕緊回房間和她要,她說她還沒清潔乾淨呢!我說,沒關係,反正以後我們要接受兩人所有的一切,當然也包括排泄物在內。就這樣,我有了第一次與排泄物的接觸。」

「那次的性,可說是美好極了!我從尿道口一直舔到肛門口,我喜歡極了那種排泄物的味道及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感覺,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就是我最大的春藥,但我不敢說,我擔心她罵我是變態。」

「這會影響你的生活嗎?」

「會的。我最大的問題就是做到一半會軟掉,那是因為沒有味道的刺激,但是,我說了,我不敢告訴她,我擔心她會離開我。」祥新苦惱的說。

戀排泄物在性的多樣性中並不常見,如果癖好者沒有罹患官能障礙、精神疾病等,是不會有人因此而受到傷害的。一如異裝癖、戀陰癖、嗜尿癖、嗜屎癖等等,都是一些無攻擊性的性喜好,在西方正漸漸被人接受(當然更多的時候人們仍然傾向於隱藏這些喜好)。因此,要處理此類的個案首先是處理他的性態度,對性喜好的理解,然後將之去污名化,接下來才去處理他的伴侶對這樣性喜好的態度。

「不敢告訴女友」恰恰是整個性治療的重點。經過多次的會談,我們將這個性喜好化成一種情趣和女友共享,只要女友可以接受這樣的行為,任何人都不會知道,也無權過問。解決了這個問題後,他們的性在數周後即產生了莫大的變化,甚至比之前更美好。而對於個案來之前對於性功能障礙上的主訴,缺乏性欲及無法再次勃起,早已不復存在,更不是我們在性治療上所要去關心的事了。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