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天下所有老婆的忠告:男人在床上的弱點,就是小三扶正的機會

給天下所有老婆的忠告:男人在床上的弱點,就是小三扶正的機會

蔡先生今年45歲,經營外貿,是一位身經百戰的早洩性功能障礙治療者。說起他的遭遇可說是無奇不有。醫院裡所有能治療的伎倆他都試過,手術藥物對他來講已經了無新意了,最有趣的是一次他參加一個機構的治療,療程要至少三個月,過程中要完全住在機構裡面進行相關的性訓練,內容包括所有的持久訓練和性愛技巧訓練,最有意思的是會有一個「替代伴侶」,專門服務及協助你一個人,並且掛保證說「三個月一定好」。他覺得這是一個好方法,因為實際操作才能真正面對事實的真相,因此他決定一搏。

要參加受訓的前一星期,他忽然間擔心起來,這三個月他的事業怎麼辦?老婆如何交代?如果真被查到,那可是天大的家庭革命,因此,臨門時決定放棄。

說實在的,在某些層面來說,這的確不失為是一個好方法。就像一個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協助你完成之前無法進行的(性)事。但是,性這件事不是單存的一種生物技能,它含包括相處與親密關係的訓練,如果不是一位訓練有素的性替代者,不知道這個幫助會不會變成一種無法與之脫離的關係就不得而知了。這個方法看似成功率很高,但萬一離開一切安排好的舒適區,真能康復嗎?

後來輾轉聽到一位北京大學泌尿科的教授說:「萬事都需要下苦心的,尤其是我們最依賴速成的結果,這是最要命的,因為怎麼來怎麼走。藥物或手術都是一種險阻最小的路,這些補給都會在某一時刻消失,只有認真練習才是真的。」因此,他開始真正面對自己的問題,要找出一種可以達成的訓練方式。

在找到我們之前,他遇到了一個還不錯的女朋友。他們在一起時很特別。他特別喜歡親嘴,喜歡唇頰拉扯磨蹭的感覺,女友剛好可以提供他這部分的享受,尤其是他最喜歡女生把他的舌頭一直吸到她的咽喉裡,他覺得這種連下頷都會痛的爽才是真的爽。但是問題來了,這種極度的快感是會「不小心」射精的。所以蔡先生陷入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焦慮。

來治療之後,蔡先生發現我們的處理與訓練方法很好,可以不用住院,該學的都學得到,學費卻只要之前的三分之一,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自己練沒動力。

剛開始進入療程,蔡先生會每天練習,從挫折中找到問題,敏感度也從以前根本手不能搓到一個月後看A片進行按摩都沒問題,感覺是進步很多,但這樣的進步,距離要插入持續抽動不射精似乎還有一段很長的路。

「主要就是做愛就一下子,如果我的手去碰她的乳房那就更不得了了。」蔡先生在一個月之後開始抱怨。

早洩的問題是腦中的興奮點太高,性器官的敏感點太活躍,這個不是1~2個月訓練得來的,而是20~30年甚或半輩子累積來的,如果不靠手術或藥物,想要在一個月內好,這的確是過分的期待。

「現在開始我都叫女友幫我練習,2~3天一次,效果的確比自己一個人練習時來得好很多,但是還是沒有專業的到位,因此,這次我順便帶她來,想請老師幫忙教導,實際操作一下,看這樣行不行?」蔡先生把女友帶到我面前。

我其實也有一般人會疑惑的幾個問題:

一、別人,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的手進行練習和自己是不一樣的,更為刺激。沒錯,而且,如果訓練途中有一個「願意」幫助你的人,那是絕對的加分,因此,我們也會鼓勵和伴侶一起進行性訓練增加成功的機率。

二、既然老婆不願意來,或蔡先生不敢和老婆溝通,那是另一個需要被處理的關係問題,因此,我還是奉勸老婆大人們可以多關心老公一些,讓這個癒後的福利回歸在自己身上。

三、不是老婆,那我該教嗎?這其實不是我們的問題,我不是道德家,無法去規定誰來進行幫助,但如果夫妻雙方願意一起來,我們是最樂見於此的。

在訓練進行後階段的課程中,女友的加入對蔡先生來說簡直是恢復神速。主要是女友對蔡先生很理解,想學,也很想幫忙,我不禁思考著,難道這些是蔡太太不想做,也永遠都不想知道的事嗎?雖然我也曾經想要透過諮詢來解開這些潘朵拉的盒子,但是蔡先生留給我的答案千篇一律都說:「老婆強勢」。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