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權威罹癌告白》前慈濟醫學院院長賴明亮:我也曾一度想逃避化療

醫學權威罹癌告白》前慈濟醫學院院長賴明亮:我也曾一度想逃避化療

小檔案_賴明亮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神經科教授,是台灣神經醫學權威,曾任成大醫學院副院長與慈濟醫學院院長。

接受訪談的這一天,賴明亮剛打完禪七,從花蓮回到下著細雨的台北,神情一如往常平靜恬和,完全沒有風塵僕僕的疲憊。五年前,他在肺腺癌術後,完成化療療程的第二個月,便跟著慧門師父打坐,從一開始頭尾兩柱香不跟,到現在全程參與。他說,學習禪坐是為了覺察自己,坦然面對將來。

賴明亮是國內神經醫學權威,43歲就升任教授,曾任成大醫學院副院長與慈濟醫學院院長,目前在成大醫學院神經科任教,長期研究靈修與佛法,也致力推動安寧醫療,也是前衛生署副署長蕭美玲的牽手,還有兩個女兒的父親。2009年,賴明亮多了一個身分,成為肺癌病友。

回想2009年某個夏天午後,賴明亮和佛學社成員一同為院內往生病患誦完經後,回到辦公室,看到桌上擺著醫院的健檢通知,原本7月該照X光,他到9月都還沒去。想起前一年才照過胸部X光,再看著滿滿的行事曆,原本想把通知單丟垃圾桶裡,但不知怎麼念頭一轉,還是去照了。

因為和X光室的同仁也熟,等待X光片出來的空檔,他還手拿咖啡,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搭腔聊天。等到X光片一張張出來時,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張有問題,手指那張片子說「這張片子的陰影這麼大,病患可能要開刀」,想著應該趕快通知病人,順手拿起片子,沒想到上頭寫著的竟是自己的名字。

X光片顯示,有個3.8公分的腫瘤就清楚地出現右肺葉上。這樣戲劇性獲知自己的病情,當時時間好似暫停了幾分鐘,賴明亮站在原地,當下腦中並沒有太多特別的感受,只想著:「這一刀應該免不了。」

成大同事們馬上幫他安排各種檢查,包括進一步做電腦斷層與正子掃瞄,確認癌細胞有沒有轉移。大家討論時,當時的院長經過,立即指示成立「老賴醫療小組」,為他制訂治療計畫。

得知自己罹癌,賴明亮心情難免沮喪,也想著也許可以不用開刀。台大胸腔外科名醫李元麒正是他的大學同窗,他也曾拿著X光片,去請教老同學的意見。後來他還是決定接受手術,直接切除腫瘤,並回成大接受治療。

開刀前,原本認為癌細胞局限於右肺葉的3.8公分腫瘤,賴明亮一派輕鬆的說,成大自動幫他把手術加碼,還切了腫瘤附近的12顆淋巴結,沒想到其中一個淋巴結也有癌細胞,診斷由原本預估的一期變成二期,可能需要再做化療。

聽到他要化療,身邊許多朋友不捨,紛紛開始提供各式方法,有人建議他去看中醫,甚至介紹偏方給他,他也一度考慮不要化療。但長年的訓練讓他清楚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雖然明白化療路難走、痛苦,嘔吐、掉髮一定都會來,但還是勇敢向前走。

因為是輔助性的化療,院內同事為賴明亮將化療劑量盡量減到最低,也不忘給他止吐劑,賴明亮覺得自己還算幸福,「化療做了六次,我只吐了三、四次。」大女兒特地請假陪伴,小女兒也從美國回來,太座蕭美玲每周從台北南下,每次都到市場買隻小一點的雞,再請老闆把骨頭拍碎,用電鍋慢慢做成滴雞精。

賴明亮原本吃素,但蕭美玲怕他沒有體力,跟他說「這個是藥不是葷」,一定要吃下去。賴明亮笑說,吃了體力確實有比較好,他曾請示師父,師父告訴他,此時身體養好最重要。在親人朋友的支持下,賴明亮順利完成六次化療。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