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醫師,但我也曾想怪過產檢醫師...」親身經歷流產之痛,一個女醫師的告白

好久沒有跟庭庭聚會了。

庭庭是我同期受訓的兒科醫師,編號差了一號,永遠溫柔的笑、大大的圓眼睛配上大大的頭,當年受訓時被我很白目地取了個「三頭身娃娃」的綽號,逗她逗到她努嘴!哈哈!深深覺得,我小時候搞不好還跟其他男生一起偷掀過女生群子啊我!

庭庭完成了兒科受訓,婉拒了主管的慰留離開醫學中心,在診所裡跟安然做個小小的門診醫師。而我竟然還在醫學中心裡做著困獸之鬥。

畢竟我的科屬性外科,只要離開了能供提供開刀房的地方,就毫無用武之地。咬著牙訓練了這麼多年,只要一跟醫療圈外人訴苦往往落得一句「不爽不要做」、「妳不會去到處刷經歷唷?」

迥異於一般公司行號上班族刷經歷甚至累積經驗的想法,醫師這行業並非能夠隨著四處漂泊越而加分,屢屢聽到這風涼話只能心酸閉嘴。

儘管如此,還是抽空約了庭庭出來吃飯,重點是,帶著我們兩家的寶寶聚會互動,彷彿寶寶們會自動藍芽搜尋到彼此然後交換電波那樣。所以此時我們兩正手忙腳亂,邊講話邊注意著把我家阿寶小短手周圍會被撈到的東西撤走、庭庭則是拼命拿手帕把她家「豆豆」流的滿下巴的口水擦乾。

彼此忙到自己的餐點都沒辦法開動,為了可以單手進食我放棄了義大利麵改點燉飯,卻也擺在一旁都冷掉凝固成一坨。

但是我聽著庭庭細數她與豆豆日日相處的各種瑣事跟吐苦水,她眼角卻是滿滿的笑,我也跟著微笑。

我們聊到自家老公惹毛自己的一萬零一種方法,聊到尿布奶粉的特價,聊著聊著,聊到了「那件事」。

那件庭庭崩潰嚎啕大哭的事。

她在之前小產的傷心事。

(故事收錄在《臨床隨行》之「我把別人的寶寶顧好,自己卻流產了...」一個過勞女醫師的崩潰告白<<救>>

當時她懷孕五周時胎兒心跳不穩,卻仍撐著值著大夜班,當產檢的超音波再也找不到跳動小紅點時,她跪倒診間哭著對先生直喊對不起,然後是無盡的淚水與悲痛。

直到她再次懷孕,謹慎恐懼如履薄冰的日子,她又再次第五周時被宣判胎兒心跳過慢的噩耗、頹坐車內仰天大哭的那種絕望。(故事收錄在新書《女外科的辛辣日記》)

如今竟然都雲淡風輕了。

------------------------------------------------------

我:「生命真的很不可思議。」

庭:「對阿。」

我:「妳…已經放下了嗎?」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