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託夢都可以告醫生了...200萬放在那,誰不想拿?政府用「醫糾法」挑戰每個人「合法貪婪」的底限

連託夢都可以告醫生了...200萬放在那,誰不想拿?政府用「醫糾法」挑戰每個人「合法貪婪」的底限

廣義地來說,我老母是個鄉民。(其實狹義地來說也是) 

她每天除了外出與睡覺的時間之外,電視都開著(大多數時候,睡覺時也開著),新聞、政論節目、綜藝節目、韓劇、日劇她都看。 

根據我近年來屈指可數的回家次數,每晚從十點之後到半夜兩點她大概都維持在差不多的新聞頻道,同樣的新聞看到我幾乎都能背。 

但她不只看電視,她也看網路,隨身帶著ipad,在家裡一邊看電視一邊滑,出外辦事情需要等待時也滑。

新聞與網路,都是先說了先贏,鬼扯蛋只要頭頭是道,也可以唬得人一愣一愣。 

我老母與大部份鄉民唯一的差別,就是她有個不相信新聞與網路的女兒。 

但多半時候,我會試圖從她對每個新聞的認知裡,略知社會大眾的風向。

像是去年她還告訴我,她去幫某童網路集氣,今年她已經可以說出另一個方向的看法,那我就知道新聞與網路給大眾的訊息變多了,讓大家有機會重新思考。

當然,基於她女兒剛好是個醫生,她遇上醫療議題難免偏袒醫師一些。

這些天她到斗六來找我,對於某童的議題、北榮婦產科的議題,雖然都是照著新聞與網路給的風向跑,但原則上並沒有與我所想偏離太多。

於是我便說了,這一波新聞剛好搭上五月底立法院要過的醫糾法,把醫界逼到了極限,反彈才會這麼大。

然後我老母問我:「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實在太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我老母的臉書好友有我,也有奇美某急診醫師,但她問我醫糾法是什麼,在我的臉書幾乎全被醫糾法洗版、每天看到我幾乎要犯起憂鬱症的時候,她不知道這件事。

這無疑有一大部分是我的錯,我幾乎沒有分享過眾醫界伙伴關於醫糾法的文章;其實有些文章我也沒有看完,說老實話是沒敢看完,更遑論分享。

便是若睜開了眼、看清了世局,就會失了繼續走下去的憨膽;就讓自己閉著眼睛,說服自己繼續往前走,總有一天粉身碎骨,那就是終點。

我說憨膽,因為那不是勇氣,只不過是憨膽而已。

雖然努力掙扎的伙伴很多,但我相信有更多人與我一樣閉上了眼,這不是選擇、而是妥協。

無可奈何、無力回天的妥協。

而另一方面,我也從我老母的反應得知,在媒體方所給社會大眾關於醫糾法的概念,是什麼也沒有,甚至我還看到有媒體說民眾很期待。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