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我冷血!外科醫師告白:面對被揍得鼻青臉腫、渾身是傷的家暴婦女,我只覺得寒心...

別說我冷血!外科醫師告白:面對被揍得鼻青臉腫、渾身是傷的家暴婦女,我只覺得寒心...

我跟石卜內學長,一臉錯愕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冬嬸」牽著她那已經念高中的兒子「春弟」,拚了命的在我們面前鞠躬,涕淚縱橫、傷心欲絕,嘴裡不斷重複著「拜託醫師們大慈大悲~父母心腸啊~」

而我們卻像石像一般定格不動,你看我、我看你。

顯得我們很像很冷血一樣。

但明明一開始我們遇到這對母子時,可是滿腔熱血、古道熱腸啊!

冬嬸跟春弟,一對母子檔,出現在急診時,那令人同情的模樣讓我幾乎泛淚:

冬嬸的先生,平日打臨工,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拳打腳踢。尤其喝了點酒之後,幾乎就是要打到全家人求饒才會停手倒頭去睡。

在一個淒風苦雨的下午,冬嬸一臉無助地拉著春弟來我們急診室,原來是這次先生下手變更重了!打到冬嬸整個人像是喘不過氣、呼吸困難!

緊急照了胸部X光、抽痰處理之後,我們詢問了冬嬸的家庭狀況,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訴說這一路來心酸血淚,平時只能不定時幫傭,不敢忤逆先生,身上根本沒多的錢,甚至連健保費用都擔心會不會超出預算?

石學長一面安撫,一邊電話請了院內的社工師來諮詢:「妳不用擔心這個,我們會通報家暴專員處理,還有社工師會跟社會局聯絡,會幫妳安排錢的事情」。

當時覺得,平平人生在世怎麼會有這麼多不同的世界?

看看一旁臉色鐵青還扭著手的春弟,心裡用力嘆了一口氣。

從那之後,冬嬸三不五時就帶著春弟出現,急診室的護士們也漸漸認識他們,冬嬸有時會拿些小毛毯說是有輔導單位協助的義賣品,大家也熱心的開始把她連帶拿過來的義賣單掛在護理站裡頭,協助登記團購。家暴的處理社工到場,也是各種叮嚀,保護令的申請、里長跟巡邏員警的合作,都一一告誡。

冬嬸咬牙切齒:「我一定要把那個死沒路用的趕出去!」

-------------------------------------------

結果,一次又是冬嬸受傷住院,原因是被揍到四肢多處擦傷瘀血。住院期間冬嬸開始提出要這個自費藥、那個順便自費藥膏。

我:「冬嬸,妳先生怎麼還沒搬出去?」

冬嬸支支吾吾:「阿就想說他都改過了…」

我沉默。又問:「冬嬸,你這樣出院費用會不會有問題?」

冬嬸又突然眼眶泛紅:「其實我也很怕啊…」

然後出院時,開了八份診斷書。

我納悶著八份診斷書要幹嘛?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