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全是哀號聲,脫落的皮膚垂在傷患腳上...外科醫師洪浩雲第一線支援:我見識過地獄!

耳邊全是哀號聲,脫落的皮膚垂在傷患腳上...外科醫師洪浩雲第一線支援:我見識過地獄!

27日,一個早上看門診的普通日子,我下午還排了急診支援,本來以為晚上可以休息一下的! 

晚上八點回到家,順便把Saurus(2013)放進冰箱,準備跟心愛的一起品嘗牛排時享用。九點剛過,房門開了,我坐在電腦前悠閒地看著資料,準備等下要大快朵頤,然後,手機響了! 

打開電視我才知道有大事發生!既然就住在醫院附近,今天我還是急診照會醫師,當然責無旁貸啊!「我去醫院支援,很快就回來!」輕輕一吻,我披上襯衫出門去了。 

到了急診集合,搭上救護車,同車的有一位護理長和核醫科同仁,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其實當時還有點怪院方幹嘛派人到現場,我們到了現場能幫上忙嗎?就在醫院等病人不是更實際?然後車子到了八仙的入口,一堆救護車都被塞在這裡,我們車上因為有救護人員,所以被引導到比較裡面,接著我們就下車了! 

「請醫護人員往這邊進去!」有人指示我們往裡面走,護理長背著一大包急救用品跟著,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愧疚感很快就被無垠的黑色情緒掩蓋住了! 

....我想,我以後可以跟我的子孫說,我見識過地獄! 

我馬上就發現這裡的確需要我!路旁的泳圈上面躺著的是正在呻吟的傷患,我趕緊蹲下來查看傷勢:「呼吸、心跳、橈動脈....還有意識!這個不急!」忽然想起急診醫學的訓練,我們要在這裡進行的是「檢傷分類」!一路往裡面走,把每個路旁的傷患都評估過以排除緊急的生命危害,然後來到了地獄的大門口!「地獄門前僧侶多....」收起對某些人的嫌惡,我趕緊到裡面去,跟同事一起繼續進行初級評估。耳邊是讓人發抖的哀號聲,垂在傷患腳上的是脫落的皮膚......好在我晚餐沒吃! 

也忘記過了多久,終於看到傷患一個一個被抬了出去,「我們該出去了!」於是我們又提著裝備走了出來,終於到了傷患安置的場所,然後我看到那個「檢傷識別牌」!「一起幫忙吧!」幾個醫師就一個一個查看傷者,確認檢傷級數....好吧,我還是有作出貢獻啦,有個本來是黃牌的小妹妹被我發現她心律不規則,脈搏快摸不到了,趕緊把她更改級數送上車去。 

那是一段漫長的等待,來回一直在進行重新評估,直到傷患都送上救護車,醫護人員開始比現場傷患多。「我們該怎麼回去?」我才發現我連錢包都沒帶!好在護理長很聰明,找義消協助,把我們載回醫院!....故事沒有結束,才要開始!

共有2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春香春香
    #2樓
    2015/6/30 上午 10:36

    真的是辛苦了這些救命醫生, 真的還好有你們, 有你們付出這些小朋友才得以保命.

  • bw01229462bw01229462
    #1樓
    2015/6/30 上午 01:30

    我連報到都沒有就投入現場,然後看到有人居然在傷者間穿梭慰問....時間地點都不對吧! 我很像懂了這句話... 醫師辛苦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