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醫師們在我身上割錯一千刀,也不要他們在病人身上割錯一刀」這句感人的話,真實的情況卻是...

我人在南部,許久不見的A學長在北部,為了模擬外傷急救的手術課程,相見在台灣的中間,交通不方便的那半邊。

感謝醫院准假、同事支援,光是為了交通移動就坐了N久的火車,屁股發麻的走進教室,一看,授課的老師群除了學長之外,都是北部特地下來的中年大叔。

環視學員,則是還穿著值班服、看得出剛從醫院裡晃出來的學弟們。

我:「學長!最近過得如何?」

A:「哈!妳也來了?啊就馬馬虎虎啊」

我:「才怪~~學長,你們醫院最近可紅了!不,應該說,北部的做外傷科的醫師們最近都紅到翻了,北部人們最近很多社會案件耶」

A:「唉唷,別說了,那陣子真的忙爆。」

招呼完之後,開始課程前的啟禮儀式。

這次所上的課不是普通課程,這是使用了多具大體老師的實作模擬手術。大體老師們生前發願,圓滿一生而捐出自己死後的皮囊。

在觀看各位大體老師生前的錄影帶時,心思沉澱下來,卻又被螢幕上一句話給勾起紅了眼眶:「我寧願醫師們在我身上割錯一千刀,也不要他們在病人身上割錯一刀」。

感念。(合十)

課程從困難呼吸管插管開始,老師們無不賣力授課,各種新型的研發的改良的器械精銳盡出。

我擠到前頭,滿懷著讚嘆,雙眼發亮,抓緊機會用力練習發問。

這是多麼難得的一個操練機會!

但是當我抬頭看到旁邊學員的表情,懵懂拘謹著安靜凝視,我覺得自己的讚嘆相較之下對比強烈!

每組輪流講解,換到A學長要解說胸管了,這部分我就暫時先一旁聽著,大致上內容跟流程我都知道也很熟悉,這時卻發現跟我同組的學弟學員們這才開始用著器械以極為生疏的姿勢在操作。

生疏到...不忍苛責。

一問之下,原來是急診的young V(年輕主治醫師)想要進修,我更是打從心底的佩服與感慨。

多想無益,我也跟著捲袖一起把一些眉眉角角講一下,胸管放置的幾個新手關卡:小支器械換成大根氣管時,在皮下所穿刺鑿出的通道太小會卡住,或是胸管放進肺部之後無法確定軟性的管子會往哪個方向移動......等等。很簡單的幾個小步驟講完,看到學弟們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心中的喟嘆卻又更深了,本來這些都是急診簡單就可以累積到的經驗值,沒想到現在卻是在特別課程值得一說的內容。

接著A學長示範了連我都沒看過「蚌殼式開胸術」。期間,大刀直下,電鋸骨剪直催,非常驚人。

(下為真實手術畫面請斟酌點閱)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