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暖心!4兄弟上街把買鹽的錢拿去買零食吃,媽媽不但沒生氣反而說了這句話...

超暖心!4兄弟上街把買鹽的錢拿去買零食吃,媽媽不但沒生氣反而說了這句話...

應該是在1966年,我上高小,暑假的時候,咸陽北原上的馬莊逢集,母親給了我兩毛錢,叫我帶三個弟弟到集上逛逛,順便買一斤鹽。

一到集上,小弟弟就興奮地指著吃食攤子嚷嚷:「油糕,麻糖,還有餛飩。哥,媽不是給你錢了嗎!」

我一聲喝住了:「還要買鹽呢!一斤鹽兩毛錢,能吃半年。一碗餛飩兩毛錢,一吧嗒嘴就沒了!」

小弟弟沒敢再吭聲,二弟和三弟見我瞪眼,也都噤了聲。

集市東頭是百貨店,那裡賣鹽,但是要到那裡,必須穿過叫賣各種吃食的街道。我就在街道上走得很快,唯恐哪個弟弟被什麼美食勾住了。當然最擔心的還是我的小弟弟,就拉著他的手走,沒想到他走到一個炒涼粉攤跟前,猛然掙脫我的手,坐在涼粉攤前的條凳上。

二弟和三弟都看著我,其實我也被炒涼粉那特別的香味饞得直咽口水,但我還是去拉小弟弟:「走,買鹽去。」

小弟弟不走,死強著坐在涼粉攤子前,我把他提起來,他又坐下去,如一攤泥。

涼粉攤的師傅很懂公關,知道我主事,就不看我,有意大聲叫賣:「吃一口能解一年饞,才五分錢一盤!」說著就開始炒,油在鏊子*裡發出吱啦吱啦的聲音,引得我肚子裡的饞蟲亂爬。

我不再吭氣,心裡盤算著,吃一盤涼粉,就要少稱二兩半的鹽!於是我吼:「走,不走不要你了!」

但是我嚇不倒他,小弟弟鐵了心,他硬著頭皮死坐著,不看我。

我實在沒法子了,捏著口袋裡的兩毛錢,轉過身,背對著三個弟弟和涼粉攤子。但是,炒涼粉師傅的每一個動作,我都聽得清清楚楚,特別是炒到最後,鏟鍋底那一層黃燦燦的涼粉鍋巴的時候,師傅有意鏟得淺,鏟得慢,一下一下地,引誘著一街的人。 涼粉鏟到盤子裡了,筷子重重地放到矮桌上,隨後,放涼粉盤子的咯聲響在小弟弟的面前。

我還是不轉身,我知道三個弟弟這時候肯定都看著我,等我發話。

二弟拽拽我的衣服,小聲地叫:「哥!」三弟見我不吭聲,走到我面前,怯怯地看著我。我低下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時候小弟弟說話了:「哥,聞著把人香死咧,我只吃一口,剩下的你們三個吃。」

小弟弟這一句話後來感動了我幾十年。當我轉過身來的時候,看見小弟弟眼巴巴地看著我,我軟軟地說了一句:「吃吧。」他立即笑了,拿起筷子,卻只夾了小小一點,放到嘴裡,沒敢嚼,似乎在等著涼粉化在嘴裡,等到咽的時候,聲音卻很大,我知道那是和著口水咽下去的。

小弟弟站起來,把筷子遞給我,真誠地說:「哥,好吃得不得了,裡頭還有豆瓣醬呢!」我說:「我不愛吃涼粉,你們三個吃。」說著把筷子遞給二弟。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