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世好、學歷高、又會賺錢...天菜型男偏偏得了菜花,怎麼辦?

家世好、學歷高、又會賺錢...天菜型男偏偏得了菜花,怎麼辦?
記得半年前的一個午後,我收到一條Line訊息,寫著:「童老師,妳知道哪間皮膚科比較著名嗎?」

志揚是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個案,一開始來找我最主要的問題是「早洩」。名校畢業的他因為早洩被前妻嫌棄,最後搞到離婚收場,最難堪的是雙方家長都知道,自尊心大受打擊,索性將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雖然後來工作發展得不錯,但他還是很想要治好,因此下定決心積極訓練。只不過,事隔半年,再聽見他的消息竟是這個,我有點傻眼。

「我女朋友屁股的地方長了一點東西,我上網找了一下,感覺好像是菜花,怎麼辦?」志揚就像是我的朋友一樣,有性相關問題都會和我討論,最近他為此心情煩燥,「女友一直吵著要和我分手,我實在沒辦法了。」

「那你有發作嗎?」我問。

「我是後她幾天才出現的,長在陰莖根部,我知道很可能是我傳給她的,但是我真不自覺阿。」

又過了半年,再見到志揚已經是十月了。

他一進診間就對我說「(性病)現在已經控制住了,女友心情較好,做愛也比之前順暢了,但唯一的問題是——做愛時間仍不長。雖然在休養生息的過程中也很想要,但是我都忍著不敢,擔心會讓症狀復發,病情惡化,潛伏期的恐懼已經讓我們的關係進入冰點,更別說鍛鍊持久度的事了,因此我得再重新來一次。」

為了瞭解志揚練習現況,我需要跟女友單獨溝通一下,接著女友優雅的飄到我面前坐下,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高挺的鼻樑讓人忍不住的想多看她一眼。志揚事先要求,過去就已經過去了,為使現況不顯尷尬,希望我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不知道。

過程中,我免不了詢問志揚最近練習的情形,女友敵不過情緒的誘惑,瞬間淚崩。她說:「我真的很倒霉,第一次婚姻嫁給一個花心男,不到一年就草草收場。認識志揚時,我承認當時真的被他的才華所吸引,而且長的又好,加上我喜歡學歷家世比較好的人,他在我們工程界裡也算是小有名氣,就這樣,我們不到一個月就發生性行為了。」

女友頓了一下繼續說:「結果開心不到兩周,我發病了,剛開始時是臀部長了個東西,我也沒太理它,擦了點藥,感覺好一些,沒兩天又痛,他說去醫院幫我拿了一些藥,叫我要按時吃,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吃這麼多藥(大概10多顆),心中生疑後才自己去看皮膚科,結果,答案竟是菜花,醫生說『這個並不會斷根』,我哭了好多天。我到底犯誰了?

我也想過要離開志揚,可是,我帶了這個因子,我還敢去傳給別人嗎?我的一輩子毀了,我甚至懷疑他是蓄意傳給我,好讓我一直在他身邊待著的。

其實這事情都已經過了半年了,除了加強免疫力也沒有其他辦法,我也只能安慰她:「志揚一定不是故意傳給妳的」。接下來,我們的焦點還是繼續放在治療早洩的主題,志揚學習的相當快,女友表面上也沒什麼異狀,仍願意持續陪伴,更願意幫他做很多的減敏練習,一切都很順利。

直到最後一堂課,志揚單獨前來,我們一面複習著所有與早洩身心相關的問題,一面聊著關於這個性病—「菜花」對志揚及其關係所帶來的影響。

最後志揚小聲說:「老師,我很愛她,發病後我一直擔心未來該怎麼辦?這輩子早洩已經夠慘了,還外加這個不治之症,還能再給她幸福嗎?還有,我心中一直疑惑,但我不敢在她面前說......」空氣間似乎可以聞到一種不對勁的感覺,「我承認以前去過風月場所,那是為了想證明我多年的治療努力已經好了。但我確定,和她在一起之前半年,我就沒有性生活了,和她第一次做愛的一個月後我才發病,在一起期間,我真的很喜歡她,沒再和任何人發生過關係,也沒再去不良場所了,如果有性慾,我都是通過自慰來解決。我怎麼想都覺得怪,怎會有這個病?」

在兩性關係中,我們常會不自覺的同情女性,先入為主的認為女人是受害者,於是男人就默默的背上十字架。我想你一定猜到了,也許「菜花」是由女友傳染給志揚的也說不定,這已經成為一個羅生門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