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患小兒麻痺、上下樓需要人抬,她不怨懟卻自豪的說:我一定上輩子是位公主

罹患小兒麻痺、上下樓需要人抬,她不怨懟卻自豪的說:我一定上輩子是位公主
從最不幸之人轉變為最幸運的快樂公主!

你一定曾在電影或戲劇節目上看過類似的情結,身染重症的演員,悲觀地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之人,或是犯了什麼錯才受到詛咒。每當看到類似的劇情,對患有小兒麻痺的我其實是很熟悉的,因為我也曾有過這樣的念頭,相信不少身障朋友也都曾被這樣的負面情緒包圍過的經驗。

現在很多人不了解小兒麻痺是什麼病,小兒麻痺源自於日語,學名又稱脊髓灰質炎,是由病毒引起,病毒通常經口鼻傳播,數日間可引致手腳麻痺,以致殘廢,嚴重者可致死亡。過去年代通常是五歲以下之兒童最容易被感染,但現已有疫苗預防,台灣大約在西元2000年就沒有新的病例發生。我是在兩歲得到小兒麻痺的,自有記憶以來,自己就需要拐杖輔助走路,自由自在走路是我這輩子都無法體會到的感受。從小拐杖肢架就是我最親密的夥伴,學校遠足、家庭出遊我都無法參加,當時在學校和家中兩個端點間的移動就是我全部的宇宙。對於外面的世界,我只能從書中和廣播電視上知悉。那時的我空有顆想飛的心,無耐卻有一雙被綁住的雙腳。

不論是鄰居、親戚或是第一次看到我的長輩,私下最常聽到的冷言冷語就是「可惜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得這種病,跛腳,唉∼不知上輩子做了什麼事。」這句話一直深深影響著當年的我。我一直覺得行動不方便是上輩子造成,所以我一直不快樂、不愛笑,有時情緒低落時甚至會想自殺,因為自己是被上天送來受罰的罪人。價值觀和言語對人的影響真的很大,特別是孩子,而身心上有障礙的小孩又特別敏感。當然自卑也造就自尊心特強,如果說好聽點是不向命運低頭,但其實就是強烈的自卑感,只有在課業上才能得到成就感。因為讀書是我唯一可以做到。補習、逛街、旅遊、交男朋友⋯⋯對當時沒有輔具又是鄉下孩子的我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直到大專三年的學習生活,才讓我知道世界有多大,原來自己不是唯一的身障者。同學的無償關心和陪伴讓我改變,記得那風雨無阻的接送我上下學、跑教室、抬著我一路爬上4樓教室,真心的幫我沒有任何要求回饋,這種真誠的友情讓我捨不得半途休學去醫院做治療(當時腳已變形,每天都得忍受腳打直時的巨痛),堅持的讀完三年課程。

印象最深的是我一位好朋友,有時假日會帶我去她家過周末,不然老家在南部的我,通常是窩在宿舍發呆。記得她家住三樓,每次都得麻煩她弟弟背我上樓,媽媽是位虔誠的佛教徒。跟她家人混熟後,記得有次她媽媽又跟我提到了輪迴論「唉∼Angel妳長的這麼漂亮,腳怎麼會這樣呢?記得這輩子一定要多修行喔。」熟悉的話又出現了,記得當下我回了同學媽媽說:「如果真有輪迴,那我一定是上輩子是位公主,因為只有貴為公主的人才會腳不落地,出入有人陪有人抬,或是有人背。甚至做任何事都有人搶著幫忙。剛剛小弟不就背我上來嗎?」那時同學的媽媽頓時語塞,對這樣的說法感到新鮮,從此就不曾對我說過這些話了,我也開始試著調整角度面對屬於我的公主人生。

記得佛家也曾說過「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在此也分享給像我一樣行動不便的朋友,或許心中還存有悲觀想法,沒辦法在一時半刻完全抹滅,但只要嘗試種下樂觀的種子,不時地幫它灌溉,改變就會慢慢發生,終有一天必能開花結果。你我一定都不是壞人,而是位公主或王子,你說對吧!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