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血被病人嫌慢就算了...醫護人員血淚告白:被「針扎」一次,付出的代價可能是感染B肝、HIV!

抽血被病人嫌慢就算了...醫護人員血淚告白:被「針扎」一次,付出的代價可能是感染B肝、HIV!

「針扎」是醫護人員最常見的意外之一。多項研究證明,針扎是導致醫療人員感染血液傳染疾病的主要途徑。因此,醫學生必須學習「針扎預防」這堂必修課,其中包含如何安全移除針頭、正確的打針以及正確的抽血等。

不過,無論多麼小心,醫護人員每年每人的針扎次數平均為1.2~2.8次,其中汙染性針扎為0.7~0.9次。經由血液傳染的疾病有很多種,最為大眾所知的有HIV病毒、C型肝炎、B型肝炎等,這些疾病大都非常棘手,一旦感染就有可能終生帶原。

「林斯先生,今天早上由我為你抽血。」早上六點半,我照慣例走進病房抽血,每天早上來醫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血抽好送去化驗,這樣主治醫師來的時候就能看到化驗數據了。

「又要抽啊……」林斯先生小小抱怨了一下。

林斯先生是一名「藥物依賴者」,手臂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疤痕,看起來像是反覆注射針頭所留下的痕跡。他從十三歲開始吸毒,十五歲接觸海洛因,十六歲開始注射安非他命,基本上,他的人生跟「毒」完全脫不了關係。他同時也是愛滋病和C型肝炎帶原者,推測是注射毒品時用了不潔的針頭造成交叉感染。

「是啊,這樣我們才能確切掌握你身體的復原狀況,請忍耐一下!」

林斯先生的血管非常難找,手臂上的血管經過多次注射後變得細薄脆弱,不仔細找根本看不出來。有時就算找到了血管,也抽不出血,簡單的抽血對他來說是個大工程。

「好像找到了,等等喔,OK,不要動!」經過多次嘗試後,我好不容易看到針頭回血,努力從他手臂抽出兩管血液。

正當我準備用紗布替林斯先生止血時,針頭突然無預警地滑了出來,擦到我的右手食指。

「請你用手按住紗布十分鐘,謝謝你的配合。」確定林斯先生一切正常後,我把針頭丟棄,向林斯先生道別,走出診間後才脫下手套,在燈光下檢查傷口。食指有個約一公厘的小孔,正慢慢地滲出小血珠。我用力擠著傷口,試圖讓更多血液流出,然後用大量肥皂和清水清洗傷口,腦海中同時浮現教授的上課內容……

B型肝炎針扎感染率為5%40%C型肝炎針扎感染率為3%10%HIV病毒針扎感染率為0.2%0.5%……

「你小時候有打過B肝疫苗,對吧?不過保險起見,我現在還是得替你抽血,做個詳細檢查。」問診的是一名感染科學長,他的聲音低沉帶有磁性,稍稍安定了我不安的心情。

「好。」

「我已經聯絡林斯先生了,他答應讓我們多抽幾管血,我們會測量他體內的HIV還有C肝病毒量,報告出來後我再通知你。」

「謝謝學長。」想到林斯先生願意為我多挨幾針抽血,我不禁感到有點抱歉,也有點感動。

「你這算是高危險性感染,畢竟病人有HIV還有C肝病史,我想跟你討論一下治療方案……」 

「……學長請說。」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