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離職在家帶小孩卻換來老公上網視訊性愛...她做好母親的角色,卻忘了繼續當一個女人

堅持離職在家帶小孩卻換來老公上網視訊性愛...她做好母親的角色,卻忘了繼續當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走進事務所時,手上牽了個大概5、6歲大的小女孩,胸前還背了個幾個月大的嬰孩。

「請坐,今天想諮詢哪一方面的問題呢?」大律師千篇一律的開場白。

「我是個全職媽媽。」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為人母的驕傲,只帶著淡淡的哀愁,「他說得對,是沒有人逼我,我的確是一廂情願的。」說這句話時,她的頭垂得更低了。

「剛和我老公結婚沒多久,我就懷孕了。那時候,我老公的意思是,反正我婆婆退休在家裡也沒事做,希望我把孩子留給婆婆照顧,我再回去上班。可是,我在懷孕的過程,上了很多新手媽媽網站,嚮往起全職媽媽的生活,所以鼓起勇氣,把工作辭了,決定在小孩上小學之前,全心全意當個全職媽媽。」

「妳老公支持嗎?」大律師最擅長一語中的。

「他是不太願意啦!他覺得趁年輕,我們努力多賺一點錢,小孩給我婆婆帶也一樣,下班回家我們可以享受當爸爸媽媽的樂趣。可是,我承認我有私心,如果小孩給我婆婆帶,一方面不能照自己的意思養,二方面我也怕小孩跟婆婆比跟我親。反正,熬個幾年,等小孩都上了小學,我就可以重回職場。」

大律師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那妳現在的問題是什麼呢?為什麼要來找律師?」

「律師,你可以幫幫我嗎?」女人兀自啜泣了起來,老實說,這還是很常見。

大律師拿起了他會議桌上開會必備的工具,不是名片,不!也不是紙跟筆,是「面紙」。

「我一直以為,自己把家裡打掃好,把小孩照顧好,我老公慢慢就能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看書上網學的都是怎麼當個稱職的全職主婦,菜怎麼燒?小孩怎麼帶?甚至研究婆媳相處之道,讓老公無後顧之憂。不過,我老公卻對我漸漸失去熱情,生了第一個小孩後,我們親熱的頻率一直減少,第二個孩子出生至今,他根本沒碰過我,我跟他聊,他又不肯說,甚至我還上網問了網友的意見,買了性感睡衣,沒有用,他就是對我沒興趣。」她說著說著又哽咽了起來,懷中的嬰孩在這時竟母子同心地哇哇大哭。

她無奈地站起來,搖啊晃的,哄著懷中的嬰孩,這時候,一旁的五歲女孩也有默契地開始拉著她嚷著要回家,一時間,不僅她顯得狼狽,連事務所也變得像托兒所一樣熱鬧。

Ella倒是伶俐,隨手抄了兩個她辦公桌上的絨毛玩具,塞到小女孩兒手上,暫時安撫了她。嬰孩也在母親哄騙下,沉沉地入睡了。

會議室總算又回復了寧靜,她才能繼續把故事往下說。

「前幾天夜裡,我被小的吵醒,發現我老公沒睡,就起來看看他在做什麼。走到書房,看見他背對著房門,電腦螢幕亮著,一時好奇,就靠近看看他在做什麼。」

人都是喜好八卦的,在會議室外的我跟Ella也不禁豎起耳朵想聽聽看,到底她老公半夜在上網看什麼呢?

「結果,他在跟一個女生視訊,而且,他的手就在……」她的聲音突然變小,後面的話我都聽不見。

「我覺得自己真的很不值得,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都給了他,然後,當我不再年輕漂亮,也失去了他對我的關注;對他來說,我只是洗衣燒飯的阿姨,帶小孩的保姆,他賺錢養我,我就該謝天謝地了,別要求那麼多。可是,即使當了媽,我還是一個女人啊!怎麼能夠忍受自己的老公渴望別的女人的肉體。」自艾自憐的聲音再次從會議室內傳來。

「妳現在的訴求是什麼呢?」

「律師,我可以告他嗎?」

「你想提告什麼,離婚嗎?」

「我不想離婚。我可以告他跟那個女人通姦嗎?」

「刑事通姦需要有性行為的存在,他的行為並不會構成通姦罪的成立要件,但或許可以請求侵害配偶權的損害賠償。」

「這不是我要的,我要討回的是他對我的愛情。」

「這個法律恐怕幫不了妳。」大律師雙手交叉在胸前,無奈看著他。

「我知道。」她再度低下了頭,摸著手中的嬰孩,像是在嘆氣,但因為距離,我是聽不見的。

「我也不知道我來這裡找律師做什麼,或許沒有人可以幫得了我。還是,我可以請他簽一張切結書嗎?說他如果再犯,就視為同意跟我離婚,並且放棄小孩的監護權,永遠都不可以看小孩。」

「這樣的切結書是無效的。」大律師露出「很抱歉讓您失望了」的表情。

看她絕望的神情,我心裡有點酸酸的,到底她老公做了什麼讓她這麼沮喪,難道有比另一半出軌更讓女人傷心的事嗎?

話不投機之下,那位全心全意的全職媽媽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拉著小女孩的手走出會議室。

大律師把她送出門口後,我當然是迫不及待地開口了。

原來,她碰上了一個不能告她通姦罪的小三,而且,還是個以此為業的女子,甚至,這個女人可能連她老公是誰都不知道,連民事的侵害配偶權損害賠償都搆不著邊。

是黑是白都好,她卻站在灰色的地帶上,說離婚太沈重,說原諒還太早。我可以想像那個撞見她老公準外遇的夜晚她有多難熬,要吵架嘛!顯得自己小氣,要若無其事嘛!顯然又做不到。

---

「妳只是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卻忘了繼續當女人。」

這是她第三次來事務所諮詢了,縱然不擅認人如我,因為和Ella有時候會聊起她,所以第一眼就想起她是誰,那個苦情的全職媽,不過,今天兩個孩子不知道交給誰帶,並沒有跟過來。

「妳還是想要離婚嗎?」

「律師,你可以給我建議嗎?」

大律師嘆一口大氣後,開始了他改不掉的說教習慣。

「如果妳連自己想不想離婚都不知道,妳來找幾次律師都不會有答案的。」

其實,這也是我心中很想對她說的話,她每次來我們事務所總是叨叨絮絮、哭哭啼啼地講她對夫家的付出,講她的心酸委屈,但就是說不出口她有要離婚嗎?

結果,大律師一語畢,她的眼淚就撲簌簌掉了下來。

我看了一下大律師的表情,看到了他掩飾不住的心軟與同情。大律師抽了幾張面紙給她,耐心地等她平復情緒。

「妳知道妳的問題在哪裡嗎?」

她沒有抬起頭,只是拚命的搖頭。

「妳在決定做全職媽媽的時候,應該要先想清楚,妳需要犧牲的是什麼,妳身旁的人又得為妳犧牲什麼?家庭需要夫妻兩個人共同維持經營,妳做決定的時候,不能自己一廂情願,要求對方一定要接受,我記得妳說過,妳決定要辭掉工作在家帶小孩的時候,妳老公是持反對意見的,對吧!?」

這次她倒是點頭了,眼眶紅通通的。

「他覺得婆婆反正退休了,也有意願要幫忙帶小孩,雖然即使幾年內我不上班,家裡的經濟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我也記得他說過,他哥兒們的老婆結了婚在家帶小孩一陣子之後,變得又邋遢又囉唆,他不希望我變成那個樣子,所以一直希望我不要辭去工作。」

「那妳覺得他的擔心沒有道理嗎?」

她又再次低下了頭,以她現在身上可以競選最糟造型獎的打扮,實在沒有立場跟大律師爭辯。

「夫妻之間是互相的,妳希望他尊重妳的決定,妳有尊重他的想法嗎?妳想要全心在家帶小孩,不想上班,這並不是妳一個人的事,而是兩個人生活模式的選擇,如果沒有經過充分的溝通,就擅自自己做下決定,這對對方也是不公平的,妳又怎麼能事後再來責怪他沒有好好肯定妳的犧牲跟付出。」

「但是,孩子是我們兩個的,我這麼辛苦的為家裡付出,難道他不能對我有一點感激嗎?」

「妳得把父親跟丈夫的需求分開來,妳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照顧小孩、打掃家裡,可是,男人並不是結婚了就不是男人,有的丈夫還是需要一個願意為她打扮,如同談戀愛時一樣綻放美麗的女人,妳只是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卻忘了繼續當一個女人,時間久了,他當然會把需求轉移到別的地方。」

「這不公平,男人如果可以這樣要求女人,那女人是不是也可以這樣要求男人?男女是平等的,我是不是也可以要求他結婚後不可以有啤酒肚,不可以躺在沙發上打呼,要維持像婚前的情人形象。」

「這世界從來就不是公平的。妳能接受他說他想在家帶小孩,請妳出去上班養家嗎?」

「我……」

我懂那種吵架吵不過律師的感覺。

「妳也沒有公平對待你的丈夫啊!男女之間的互動,本來就不應該用平等與否來衡量。」

這點我最瞭解了,我從來就不覺得我跟大律師之間存在著平等這個字眼。

「那他也不能做這種對不起我的事情啊!」她不服輸的抗議。

「妳是說視訊性愛?」

「對啊!這沒有構成通姦罪嗎?」

「沒有。」大律師斬釘截鐵地告訴她。

「為什麼?」她不敢置信的問。

「妳先前來時我就已經告訴過妳了,並不是妳不能接受的事情,問了3次答案就會改變。我再跟妳說最後一次,通姦罪需要配偶跟第3者有性器的結合才會構成;在那之外,牽手、擁抱或接吻,甚至脫光光抱在一起喇舌都不會成立刑法上的通姦罪。」

大律師在胸前盤著手,直視著她的驚愕。

「這樣的法律對女人一點保障都沒有。」

「法律能做的事情很少,尤其是無法保障妳不懂自我覺察的婚姻。」

「律師,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疑惑地看著大律師。

「妳進入了婚姻後,都照著自己想法過妳想要的婚姻生活,沒有去想想對方要的是什麼。等到對方失望尋求自己需求的出口時,妳也只會責備他、怪罪他,妳有沒有認真檢討過,為什麼妳們的婚姻生活會越來越糟呢?」

「我也是第一次結婚啊!我怎麼就沒有這種問題,我就能適應婚姻的平淡與無趣的部分,他為什麼就不行?」

「妳又是在要求公平,你真的覺得妳對他的要求都是公平的嗎?」

再一次,她又在大律師的犀利訊問下,啞口無言。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應該這樣傷害我!!」

我和Ella都被她突如其來的嘶吼嚇了一跳,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我實話告訴妳,他做的都是正常的男人可能會做的行為。」

「怎麼可能?我不能接受。」

「事實擺在眼前,除了妳看到的事情之外,他有什麼其他踰矩的行為過嗎?」

「我不覺得這樣的說法是正確的。」我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激發了自己內心潛藏的叛逆,居然敢在大律師開會時插話。

「不管是男人或女人,心都是肉做的,都是會受傷,如果是她老公看到她在和別人視訊性愛,她老公能接受嗎?能不在心裡留下陰影嗎?能不對婚姻感到氣餒嗎?男人用自己的天生的感官知覺當藉口,做一些讓女人受傷的事情,還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這是男人天性,根本就是荒謬。女人也有女人的慾望,女人也喜歡帥氣的天菜,女人也喜歡男人有健美的身材,我們只是比較有道德觀,懂得尊重對方,並不是天生心裡就只有老公一個男人,憑什麼要女人接受男人的花心跟尋芳,這沒有道理。」我一連串的炮火在會議室裡迴響著,包括我一直無法開口直言的視訊性愛四個字,都毫無困難地一口氣飆了出來。

「我們在開會。」大律師彷彿抑制著怒氣盯著我,我知道我待會慘了,但就是不吐不快。

她看了我們兩人間的劍拔弩張,倒是愣了一下,緩和著氣氛說:「沒關係,我也想聽聽她的意見。」

「妳還是在講公平。」大律師顯然沒把我剛剛的話放進耳朵裡。

「我說的不是公平,是一個需要被尊重的獨立個體。」

「這就是我想表達的。」同是女人,她當然義氣相挺。

大律師看了我們兩個一眼,知道吵不出個結論來,揮揮手,結束了這次的諮詢。

「謝謝妳。我想我需要的是有人能懂我的心情,妳把它說出來了,對我來說其實已經是一種療癒,我的心情好多了。我心裡明白,其實我並不想離婚,只是不能接受也覺得難受而已,律師說的話也有值得我深思的地方,不管如何,你們夫妻都很棒。」當我送她到門口,她對我說出了這些話。

---

「會後悔的人,作什麼都會後悔,把握當下,才是真正懂得人生」

「小晴。」

有點熟悉的聲音,但還沒熟悉到我不抬頭就猜得出誰的程度。

眼前的女子略施薄粉,盤起的髮髻,讓她的五官顯得姣好立體,典型的半身西式圍裙凸顯了她修長的身型,很好看的一個女服務生,不過,我不記得我認得她,更何況我也沒來過這家餐廳。

「呵呵!妳認不出我是誰嗎?」

我就快想起來了,我最近才見過她,她是……那個全職媽!

「是妳,妳是江小姐。」通常還沒來委任,僅僅和大律師預約諮詢的當事人,我們都習慣只記載他們的姓氏和聯絡電話,所以雖然先前見了三次面,我還是只知道她姓江。

「還好還認得出來,我想,我的妝應該沒有太厚。」她輕輕摸摸自己的臉頰,美女就是美女,連這樣的動作都顯得柔美動人。

「妳變得好漂亮喔!」真的不是客氣話。

「謝謝!佛要金裝,人要化妝。」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想到人一打扮起來,散發出自信,連說話都能格外輕鬆幽默。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聽了吳律師的話,出來外面上班,綻放我的美麗。」

我記得大律師那天點出她想當全職媽媽沒有經過和丈夫的商量,結婚一久,又不懂得把自己當女人打扮,大概是那一類的話吧!沒想到她當真了,雖然,這幾年,我不知道聽過大律師對多少失婚婦女講過這些話。

「沒想到,妳打扮起來這麼漂亮。」

「本來就是,我只是賢妻良母當慣了,懶得去外面招蜂引蝶。」

「那妳的孩子怎麼辦?」

「大的送去幼稚園,小的丟給我婆婆,反正她一直希望能夠跟孫子更親密一點。」

「說得這麼輕鬆!」

「以前是我自己想太多,非得要當全職媽媽,既然家裡的人不支持,我也樂得讓我的生活一半可以做自己,凡事不強求。」

「不怕後悔嗎?錯過小孩的成長過程。」

「會後悔的人,作什麼都會後悔,把握當下,才是真正懂得人生。小孩是很現實的,懂事一點以後,只要懂得用一些小把戲收買他們,他們心都還是會在媽媽身上。」

「妳現在看起來好有自信喔!」

「我本來就對自己很有信心,是在當全職媽媽的期間被我老公跟婆婆毀了而已。」

看她這樣像飛出囚籠的小鳥一樣,真的很為她感到開心。

「那妳老公對不起你的那件事……」我小心翼翼地說著,深怕是不是會觸碰到她的痛處。

「我才懶得理他,坐在電腦前的宅男行為,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你們現在的生活?」其實我很想說性生活,但也太探人隱私了。

「偷偷告訴妳,他昨晚被我踢下床了,在他跟我說好久沒有做愛之後。」她靠近我的耳邊放低音量地說著女人間的小祕密。

我們兩個女人靠在一起笑開了聲,但立刻埋沒在小酒館裡吵雜的聲音裡。

書籍簡介

 

離婚事務所~律師娘:分手,也能幸福嗎?
作者: 律師娘(林靜如)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6/01/15
語言:繁體中文

律師娘(林靜如)

輔大法律系畢業,為可道律師事務所負責人之妻,2014年成立粉絲團【律師娘講悄悄話】,短短一年就吸引了將近10萬粉絲的人氣,擅長從女性的角度重新詮釋「情、理、法」,用心讓法庭變成召喚幸福的起站,時而談法、時而講情,在在讓生活在現代的女人深有所感。

  ● 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
  ● Mamibuy駐站作家
  ● 媽媽經專欄作家
  ◎【律師娘講悄悄話】臉書:www.facebook.com/lawyerwife
  ◎ 婚姻、親子、家庭的法律資訊分享:line帳號@taipei_lawyer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