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真愛無敵?3年「無性生活」壓垮婚姻,老公崩潰求離婚:別讓我恨你

誰說真愛無敵?3年「無性生活」壓垮婚姻,老公崩潰求離婚:別讓我恨你
「老師,我們可以做愛了,但還是會痛。怎麼辦?還有救嗎?」上週,我收到文慧傳來的求救訊息。

文慧是我一年前的個案,她因為陰道痙癴無法跟老公做愛,結婚三年多,試過各種方法,就是不得其門而入。她和老公都是高學歷,一路唸到博士的漫長求學生涯裡,愛情吸引不了他們目光,直到彼此相遇才開始有了戀愛的感覺。

「約會好久後才親嘴,真的有觸電的感覺,就像電影演的一樣,好好笑喔。」文慧害羞的說起和老公的親密接觸。

「但結婚後,就成了惡夢。只要他要放進來,我就會很害怕,一直想起南京大屠殺,那些被日本兵強暴的女人,下體被刺傷的照片。我當然知道和老公不是那樣,但就是甩不開那些畫面。」大學時因為做報告,文慧看了很多殘忍的照片,嚇的整學期都睡不好。她怎麼都沒想到,這些照片會變成婚姻的陰影。

「我試著讓自己放鬆,想些別的畫面,老公也先用手指試,但還是根本進不去,我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發抖。」老公捨不得看文慧痛苦,主動提出放棄。他說只要能親熱就好,進不進入都無所謂了。但從此以後,老公就開始躲著文慧,好幾次,文慧發現老公躲在廁所裡打手槍。上了床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抱她親她,把頭窩在她胸上笑著的說「好軟好軟」。

文慧覺得她們夫妻躺的床,好像越睡越大、越睡越冰冷。「好幾次我受不了,抓他的手來摸我,他很僵硬,沒多久就縮回去了。直到那天他大哭,我才知道他根本沒辦法接受。」老公哭著說自己很想做個好老公,但就是沒辦法。他以前就很嚮往可以和相愛的女人結合,打手槍對他來說是很寂寞的。他以為自己可以為了老婆放棄這個無聊的渴望,但實在太難了。

「他說他對我,從渴望變成心疼,後來變成怕,最後是又氣又怨。他不想恨我,更不想讓我恨他,早點離婚可能對我們都比較好。」文慧當時邊說邊哭,就是不願意和讓她觸電的老公分手。在四次調整課程裡,我經歷了文慧對性交非理性而龐大的恐懼,帶著她和老公一起,把心門上緊貼的強暴照片一張張撕去,讓她的陰道隨著心門慢慢張開,最後終於接納了老公的陰莖。

「恭喜恭喜!老公很開心吧,太棒了!」我道賀時卻看不到文慧臉上有半點欣喜的表情,她說:「嗯,老公還蠻開心的,但很痛。我實在受不了。沒做完,後來還是在外面用手解決的。」看著她憂愁的臉,我告訴她「別太擔心,再多試幾次,等適應就會比較好了。」

之後,我一直掛心著文慧,不知道她度過適應期沒?這個疑惑在她傳來的訊息裡得到解答,雖然是我最不希望看見的方向。文慧說:「我真的沒辦法放鬆。每次做愛,腦子裡都是老公大哭的臉和他躲在廁所自慰的樣子,我壓力好大,覺得自己對不起他。又痛、又擔心又內疚,做愛對我來說只有痛苦,或許離婚可以讓我們都解脫吧。」

有些為陰道痙癴所苦的女人,在摸索過程中,可以和老公一起找到快樂,有的人則會像文慧一樣,繼續辛苦忍耐每次的疼痛,把「做愛」當成犧牲奉獻的「性交」,對她們而言如果不能找到上床玩耍的樂趣,「能進入」不過是另一種痛苦的開始。我告訴文慧:「妳不能只是開門啦,接下來要把門裡的小女孩帶出來玩。先學著沒人來的時候自己玩,等老公來,妳就帶著他一起玩,做愛好玩就不會痛了。」

作者簡介_曾寶瑩 性心理博士

心向性健康管理中心負責人。

著有多本性愛專書,並於「曾寶瑩性愛論」粉絲頁回答性愛問題。  專攻性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愛困擾與性愛諮詢。長達15年性治療與性教育實務經驗。協助不計其數男女、情侶夫妻提升性愛滿意度。

「性福,行不行?」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