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一味地去要求,不懂得感恩和知足...」這是一場離婚裡,三個人的認錯

「我們總一味地去要求,不懂得感恩和知足...」這是一場離婚裡,三個人的認錯
蛋蛋:

我和你爸爸戀愛五年,結婚五年。很遺憾,在你三歲時,我們離婚了。

在決定離婚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將成為我生命裡一個巨大的傷口,會讓我哭,讓我疼。只是那時候,我以為我熬得住。

可是離婚不到一個月,奶奶就把你帶去廈門老家了。我要去看你,得飛3000公里。這距離太遠,遠得我已經快7個月沒見到你。

7個月,對於此前一天都沒有分開過的我和你,是無法想像的漫長。

這些日子我時常出現幻覺:做飯時,會聽到客廳裡有你玩玩具的響動;路過洗手間,就感覺你正蜷成小小的一團坐在馬桶上吭哧吭哧地拉粑粑;在走廊裡看到零食袋子,我馬上會推想是不是你回來找過我…

這兩百多個夜晚,每天我都需要安眠藥的輔助才能入睡。

蛋蛋,媽媽不是懦弱的人,離婚後這大半年來,媽媽一直在努力讓自己開心,努力開始新生活,很多事情媽媽都做到了。媽媽只是,很久不見你,十分想念你。

上個月同事去廈門出差,答應我抽時間去看你。我對她千恩萬謝,然後轉了十幾家玩具店,給你買了套正版的維尼樂園模型。

後來同事回來,說禮物送到了,你很喜歡。我的心快跳出那棟樓了,問她你怎麼樣。她笑嘻嘻地說:「很黑,很胖,像個小土匪。」我也笑了,笑著笑著眼淚就止不住了。

我給你爸爸發簡訊,拜託他,你若回來,無論如何要讓我見見。他答應了。

昨天媽媽又去相親了,是個很不錯的叔叔,年輕、陽光、爽利。我在星巴克聽他談了一下午星座和豪車,雖然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我保持著足夠的耐心。談話快結束時,我看見有個小孩站在窗外好奇地往裡看。我小心翼翼地告訴那個叔叔,你差不多也這麼大。他一愣,眼神裡透出些警惕和茫然。

我心裡那點不對勁漸漸清晰並放大了。是的,他還年輕,不懂對一個媽媽來說,把孩子丟出去意味著什麼。那是一道永遠不會癒合的傷口,隨時刺痛,隨時潰爛,隨時在心裡淚雨滂沱。

這些日子我見了好些人,面對他們,我總顯得挑剔和戒備,怕他們對我不好,怕他們對你不好,潛意識裡總把對方當成對手,而不是夥伴,怎麼也找不到當年和你爸爸戀愛的感覺。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