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讀到這封信時,我已經死了...」癌末父親寫滿一盒信件,給8歲兒子所有可能的人生建議

「當你讀到這封信時,我已經死了...」癌末父親寫滿一盒信件,給8歲兒子所有可能的人生建議
我們從來就沒準備好,死亡來的永遠不是時候,當它到來時,你可能還有許多想做的事情沒做,死亡總是來得太突然。女人在失去丈夫的那一刻痛哭,孩子卻感覺厭煩,因為他們並不真的明白葬禮的意義。

我父親的離去也不例外,事實上,他的死更讓人意外。他去世時還很年輕,聽說有一些著名的音樂家也是在這個年齡去世。我的父親不是音樂家,只是默默無聞的普通人,但是癌症並不篩選它的受害者。他離開的時候我還年幼,而我也因此才知道什麼是葬禮。我當時才8歲半,卻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思念他。對於他的死,我沒有任何記憶。我不應該感到悲傷,但是我的生命中再也不會有父親了,而我曾經擁有過。

我的父親長得很結實,還很有趣,他會在教我學習之前給我講笑話,這樣,我的感覺就不會太糟。他會在我睡覺前親吻我的額頭,這個習慣我延續到了我的孩子身上。他會強迫我支持他支持的球隊,而且他解釋問題比我的母親要好得多。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任何人都會思念這樣的父親。

他從來沒有告訴我他快死了,即便當他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他也隻字未提。我的父親還在為來年做計畫,即使他早已知道他不會活過下個月。來年,我們會去釣魚、要去旅行、要到從來沒去過的地方觀光。來年將是美好的一年,我們都做著同樣的夢。

我相信─實際上我確信─他認為這麼想會帶來好運,他是個很迷信的人,思考未來讓他覺得可以維持活著的希望。這個人直到生命的最後時間都在逗我笑。他知道生命快結束了,可他並沒有告訴我。他沒有看到最後的一刻,我哭了。

突然之間,來年甚至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母親去學校接我,我們一起去了醫院。醫生麻木地告訴我們這一消息,他們已經習慣了生離死別。媽媽哭了,她之前還抱著一點點的希望。正如我之前所說,每個人都會心存僥倖。我感到情況不對勁,這是什麼意思?這難道不是一種常見的疾病,只需要醫生打幾針就能治好嗎?「我恨你,爸爸,你為什麼要背叛我?」我在醫院裡憤怒地尖叫,直到我意識到父親再也不會帶著我做練習,我哭了。

然後,我的父親又一次來到了我的身邊。一名護士走過來安慰我,她的胳膊下面夾著一個鞋盒。盒子裡裝滿了密封的信,信封的地址欄上寫著標題。我並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麼。隨後護士遞給我一封信,唯一一封從盒子裡拿出來的信。

「你父親讓我給你這封信。整整一周他都在寫這些,他想要你先讀這封。堅強點。」護士抱著我說。

信封上寫著:當我死去。我打開了它。

兒子:

當你讀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死了。我很抱歉。我很早就知道我要死了。

我不希望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想看到你哭泣。很好,看起來我做到了。我認為,快要死的人是有自私一點的權利的。

你應該知道,我還有很多東西要教給你,畢竟,你還那麼年幼。所以我為你寫了這些信,你必須等到合適的時候才能打開這些信,好嗎?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我愛你。照顧好你媽媽,現在你是家裡唯一的男人了。

愛你的爸爸

PS:我沒有寫這些信給你媽媽,她得到了我的車。

這封字跡潦草的信讓我止住了眼淚。那時候影印機還沒有普及,他潦草的字跡,我幾乎看不懂,卻使我感到平靜,我的臉上又掛起了笑容。這就是父親的做事風格,就像做練習前講的笑話。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