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嬌滴滴女孩到人母》昆凌最想告訴女兒的話:跌倒了擦一擦就好,樂觀最重要

從嬌滴滴女孩到人母》昆凌最想告訴女兒的話:跌倒了擦一擦就好,樂觀最重要

見到昆凌的第一眼,是個小小隻的可愛女孩,突然現身羞怯地對大家說了聲「Hi」,也沒驚擾任何人就這樣默默走進攝影棚,低調地讓還歪軟在椅子上放空閒聊的一干人等有點措手不及。儘管剛結束新書記者會上一連串鎂光燈和問題的轟炸,此刻她依然笑臉盈盈,端坐在鏡子前配合地做造型,邊眨著大眼睛聊起她愛的狗狗。

新手媽媽變強中

一聊起女兒,昆凌講最多遍的詞就是可愛。「還沒生出來的時候會想,快出來媽媽好想要看妳啊,但現在她一直不睡覺,會想說為什麼還不閉眼睛?」昆凌笑怨女兒精力充沛,但下一秒又樂不可支講起她的事蹟,「雖然她之前一度發出ba ba的音,但她沒有意識到爸爸是誰,她現在會有意識地叫我ma ma,然後爬來找我討抱抱,so sweet。有一次還逮到她在吃紙,聽到我『齁』她就趕快把手藏起來,又氣又覺得超可愛。」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曾經,昆凌在月子中心看見隔壁媽媽擠出來的母乳足足有200ml,覺得自己產量不足好丟臉,照顧女兒的過程也不斷質疑自己,「有一次她瘋狂尖叫不停,我好崩潰,奶她也不要,尿布也換了,我真的不懂她要什麼,最後只好抱著她晃了一兩個小時,等她累了慢慢睡著。那一刻我會自責,是不是一般有sense的媽媽都懂,是不是我不夠懂,才讓她哭這麼久。」不過,當媽的總在不知不覺間變強,「我覺得我有變勇敢,以前很懼怕蜘蛛這類生物,會頭也不回逃離房間,但現在如果家裡只剩我跟她,看到蜘蛛快靠近我女兒,會不顧一切用紙把牠趕走!」

對於老公,昆凌最感動的是他無微不至的陪伴,「從每次產檢到剖腹生完那幾天,老公都一直在身邊,我覺得很貼心,剖腹完之後不太能翻身,上廁所也要扶,我常開玩笑說:你準備好當男看護了嗎?有些男生可能覺得帶小孩很累不願意做,但他不會。我希望未來Hathaway越來越懂事、需要我們在身邊的時候,我們可以一直陪伴著她,當然也希望她能遺傳到爸爸的音樂天分。」

美嬌娘不怕下廚房

昆凌外表乍看是甜美小女生,但千萬別誤會她是嬌滴滴的公主,好比拿做菜來說,她絕不是那種一遇油鍋就後退尖叫的俗仔。她的拿手料理除了南瓜盅,還有泰式檸檬魚、打拋豬,都是功夫菜。「我很喜歡煮菜,只有不喜歡洗碗而已。最拿手的是煎魚,還有爆炒,我很喜歡蔥薑蒜一丟下去『唰!』香氣竄上來那個瞬間,好香好過癮!我覺得要會煎會炒好像才有一些功力,用電鍋做菜是電鍋幫你煮的。」據說廚藝不錯的周董在家也會搶著當大廚,夫妻兩人沒事也會窩在廚房一起研發新菜色。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小時候我媽媽做菜,我就在旁邊看,記得學的第一道是蛋炒飯,媽媽說要炒到粒粒分明,叫我幫她翻,這是我第一次試著做。」承襲了母親的手好藝,昆凌也期待將來能和女兒一起下廚,「可能先跟她一起烤蛋糕吧!或是先讓她學怎麼自製pizza,做好餅皮,讓她抹紅醬,加cheese,比較簡單又不會燙傷。我以前有個同學,竟然覺得蘋果是白色或黃色,因為他吃到的都是切好的,從來沒看過蘋果皮,以後Hathaway絕對不能養成這樣。」

就是要當動作女星

昆凌說話時偶爾會流露某種嬌憨的傻氣,但越相處你越會發現,她細緻的外表下其實骨子裡燃燒著獅子女熱愛挑戰的韌性。這種想要挑戰自我的心情,也反映在昆凌的演員之路上,她最想演女打仔,一心往動作女星之路邁進。去年她拍了電影《以父之名》,飾演一名女特務,「這次非常幸運能跟王學祈老師學習,從導演身上學到很多東西。老師很會講故事,會帶我入戲,讓我自然而然覺得我已經在這個故事裡了。」

PHOTO / 昆凌Hannah Facebook

「戲中雖然只有一場打戲,我們武術指導還是教了我很多動作。那是半夜,氣溫零下很冷,我認真練了很久。結果要拍的時候,導演過來說,『她女生別給她這麼難,給她簡單幾個動作就好』。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可是導演說『給你簡單一點就好』。我只好說『謝謝導演』。想說算了,也許用替身大家會不會比較早收工,如果我堅持自己來可能會拖到很晚。」昆凌總不忘輕聲對人說謝謝,體貼地替人著想,但那不代表她是沒想法的乖乖牌花瓶。總覺得她像隻還有點怯生生、沒自信放膽高吼的小獅子,因為幼小容易被輕忽,還沒察覺自己的無窮潛力。


家有好麻吉

昆凌家裡有三隻可愛的狗狗,黑貴賓「Model」和「小朋友」,以及陪著她一起拍廣告上雜誌的松鼠博美「麻吉」。白憨萌的「麻吉」是老公當年送給昆凌的生日禮物,因為乖巧好帶經常陪著昆凌四處工作,平時不穿衣服會露出有點無奈的神情。昆凌在書裡吐露,有一次麻吉聽到主人回家太興奮,從沙發上一躍而下,沒想到脆弱的關節撐不住突如其來的撞擊,前腳竟然骨折了,令人好心疼。正是這種「一直有人在家裡等我」的真心,讓昆凌對狗狗更有感情。

現在家裡多了新成員,昆凌也樂見女兒成長過程中有狗為伴,不過對小型犬來說小孩可能有點難相處,「妹妹很喜歡狗,可是狗狗們都不喜歡她。麻吉很怕小孩,我女兒要去抱牠就會逃走,而且會很掙扎,我想一手抱一個都沒辦法。我都笑我女兒是酷斯拉,狗狗看到她都想跑。」

PHOTO / 昆凌Hannah Facebook

為汪星人發聲

最近,昆凌出版了公益新書《我的好麻吉,讓我守護你》,並將版稅全數捐贈「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更親自走訪桃園大溪的「狗腳印幸福聯盟」關心流浪的毛孩,「收容所有一區是生病的老狗,走到生命最後一程,身上都是癌斑,看到牠們我就忍不住掉淚。牠們應該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況,看到有人來還是很開心,興奮地搖尾巴,可是牠們體力已經很差,而且也不太可能會有人願意領養牠們,覺得好心酸。」

有多少浪浪,日夜期盼一個家。八八風災時,昆凌經過嘉義,在大雨滂沱中撿到一隻全身溼透的小狗,身邊兄弟姊妹都沒了,送到獸醫那除蚤並帶回家照顧,現在這隻健壯的大黑狗正快樂地顧農場。「感謝麻吉長這麼可愛,有這麼多關注度,希望能以麻吉為號召力去幫助其他狗狗,因為牠們不會說話,再委曲都沒辦法為自己爭取,」昆凌闡述出書的初衷。

不久前,昆凌出資成立了寵物友善餐廳 Machi Café,同時推出自創服飾品牌 WooF,「我想用反諷的方式,刺激大家思考動物保育的議題,比方說衣服正面印北極熊的臉,後面就寫 Are you that hot?我們常覺得太熱就隨手開冷氣,卻害了北極熊;或是像鯊魚,鰭不見了,背後寫 Does it hurt?你會痛嗎?我最近還想出犀牛款,後面寫 Miss me when I am gone?因為犀牛快要滅絕了。想連結時尚,用很酷的設計讓可能不關心的人注意這些議題。」

幸福就是想起來會微笑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幾年前在《我們一家訪問人》節目中,昆凌說起自己小學三年級時從澳洲回台灣念書,中文不好得參加資源班,一頭棕色的自然捲害同學取笑她是「紅毛猩猩」、「小泰山」,「有時候會哭,但同學笑得更厲害。心裡覺得跟不上大家,也沒辦法回嘴,很嘔。」哭了兩年,爸爸同意讓她回澳洲,但過幾年因為想念媽媽,她又回來台灣。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經歷,昆凌身上從來沒有漂亮女生那種得天獨厚的驕氣,她也分外希望女兒能平安且平凡地長大,「我希望她可以很獨立,有自己的主見,開開心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最怕她會覺得自己好像跟其他人不一樣,會很拘束。」

小時候小鳥被貓咪吃掉後,隔年生日昆凌爸爸送她一個畫滿貓臉的杯子,告訴她要 get over it,世上貓咪有很多種;當她不小心摔倒,爸爸會跟她說 Don’t you laugh,千萬不准笑喔,反而讓她破涕為笑。她希望自己也能將這種正向思考傳給女兒,「摔倒了擦一擦就好了,一切還是好好的,不要 make a big deal。希望她可以想得很開,要樂觀,人生道路中這兩點很重要。一悲觀人生就會走得不開心。只要樂觀以待,問題都可以解決。

也許就是這樣的樂天開朗,讓年輕的女孩早早遇見了注定的幸福,「小時候在我爸那邊,只有我一個人,好想要有人陪伴,想說要早點生小孩,有個人可以陪著我。雖然有這樣想過,但也沒有覺得一定要實行,是我剛好很幸運遇到對的人吧。」

「對我來說,每天快樂的時刻多過於不愉快的一切,想到另一半,或想到小孩會微笑,這就是幸福。或是想起父母,覺得沒有太大的遺憾,那也是一種幸福。」這個22歲的獅子座女孩,比誰都清楚而堅定地實踐著自己專屬的幸福。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昆凌,美麗的外表下
周董昆凌甜蜜完婚》周杰倫:柔情不給別人,只給「想保護的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1937 年於法國巴黎創刊,是全球唯一能夠連結女性議題與人文品味的流行時尚雜誌。全球每月超過二千三百萬人閱讀,橫跨五大洲 34 個國家,發行四百萬冊,從流行時尚到人文品味,從美容保養到生活靈感,為全世界女人發聲。

《美麗佳人》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