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想嚼飯餵孩子,老公竟滿口贊成…產後身邊都是「豬隊友」,該怎麼辦?

婆婆想嚼飯餵孩子,老公竟滿口贊成…產後身邊都是「豬隊友」,該怎麼辦?

我有一位朋友叫清越,是一位女漢子。「女漢子」三個字不單是對其潑辣品性的褒獎,也是對其體重超過六十公斤的致意。體重過標的女性沒有前途;可我們都認為,清越此女很有前途,因為她是孕婦。而清越對自己的光輝前途也非常篤定,她的篤定來源於她親愛的另一半狐狸先生。 

對於狐狸先生,清越是這樣說的:「將來他帶孩子肯定比我多。」並開始歷數他的諸多優點:有耐心,有愛心,有責任心,喜歡孩子,等等。我完全能理解清越,誰沒在大著肚子時設想過甜蜜完美的產後盛況呢?任勞任怨的丈夫將孩子貼在其裸胸上則是盛況的完美核心。但事實是,因為隔著微信她沒辦法看見我一翻沖天的大白眼——我早就對各種育兒廣告裡的完美父親萬念俱灰了。而其餘媽媽則明火執仗地呵呵道:坐——等——吐——槽。 

事實上,產後三個月大約是每個女人的煉獄,廣告裡長髮飄逸、腰圍依然六十公分的產婦都是化過妝的女演員好不好?真正的產婦,不但要兼顧自身恢復和照顧嬰兒,更要命的是要協調各種關係。保姆、婆家和娘家的三角關係已經讓人怒火中燒,丈夫此時的豬頭行徑,因為完全在意料之外,更讓人有一拍兩散的衝動。 

在我家,戰爭的導火線是副食品的添加。我儘量簡潔地敘述這一地雞毛的情節。眾所周知,我國的老人家對副食品添加有神一樣的理解,她們堅信出了月子孩子就能吃羊肉。我數次查閱育兒新知識,告訴她根據聯合國最新的餵養標準,前六個月是純奶期,不建議添加任何副食品。但多次科普的唯一結果,就是老人家認為聯合國是一個多嘴而無知的娘們兒,不了解中國孩子的成長環境。 

於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副食品添加大戰就此拉開帷幕。一家人聊天討論是否需要添加副食品。老人家認為她當年孩子滿月了就開始吃飯,今天一樣生龍活虎。我則又搬出了偉大的聯合國,堅持要等到六個月。而我那神一樣的丈夫思忖半日,說:「要不一人讓一步,四個月開始吧。」滿四個月第一天,老人家彷彿猛虎出閘似的準備大幹一場,雖然熱情很感人,但接下來的舉動還是嚇著我了,因為她要——嚼!飯!餵!孩!子!我頓感眼前發黑嗓子眼兒發甜,而我那大神一般的丈夫又思忖半日,說:「其實大人咀嚼產生的唾液還有助於小孩子消化吧。」 

有那麼一兩秒,我覺得我好想抄起手邊的菸灰缸朝他猛擊下去,他額角流著黑血倒在我腳下。可恍惚過後他忽閃著兩隻智商七十以下的眼睛還在講關於唾液的真理。我立刻就清醒了。我清醒地回到屋裡,清醒地打開電腦,清醒地調出頁面果斷下單。過一會兒他跳進屋大喝說:「為什麼有消費通知?我們的錢又不是彈弓打來的,你鬧夠了沒有?」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