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敢打醫生,這在美國是天方夜譚...旅美40年,我在美國看到的醫療現場

台灣人敢打醫生,這在美國是天方夜譚...旅美40年,我在美國看到的醫療現場
差不多3歲,我開始懂事的時候應該。在模糊的記憶中,常浮現出大我3歲的姊姊影像。姊常牽著我的手,教我走路,帶我出去玩,把好吃的東西讓我吃。但有一天忽然看見她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祖母和媽媽撫著她大哭。因爲姊姊已經死了。可憐的姊姊,她只有6歲啊。後來聽爸媽說姊姊是得了天狗熱(登革熱)。

我家住在山上。父母親從未上過學。靠砍柴、種地維生。70多年前,村裏的人都很貧窮,生了病基本都是靠草藥或求神問卜醫治的。我小時候很喜歡看乩童、紅頭、師公在作法、唸咒、畫符。幫人驅鬼、鎮邪,治療疾病。再稍微大一點,當弟妹生病時,母親常叫我去一位教漢文的老先生家裡求一張「青驚符」回來,放在弟妹衣服上,然後燒香「收驚」,口中重覆的唸著「XXX十二條神魂快回來!」。這些行為,現在看來,當然是非常無稽,但母親和當時的村裏人卻是深信不疑。我不知道姊姊過世之前父母親用什麼方法救她,但她的早夭,很可能是因為這種無知行為而延誤醫治之故。

我漸漸長大,父母下山買東西時,偶爾會帶我一起去。從我家到街上要走很遠。必須下山、涉水、走田間小路,才能到達。下雨天則要繞很遠,從一條吊橋過河,要費更多時間。街上有1、20間店舖,出售各種生活用品。我們最常光顧的就是豬肉店、打鐵店、漢藥店和「張福堂西醫診所」。去豬肉店當然是買豬肉,打鐵店是買菜刀、鎌刀或鋤頭,漢藥店最常買的是四神湯,偶爾也買些治傷風感冒的草藥。

張福堂醫師是本鄉唯一的西醫。當瘧疾病流行時,該診所總是病患盈門,要排隊數小時才能看到醫師。爸爸常說張醫師的瘧疾藥很有效,一服見效,所以大家都呼他為「福堂仙」。姊姊過世後,有幾次我發高燒。媽都帶我去給「福堂仙」打針。我最怕打針,看到針筒就嚇得大哭掙扎,但還是被母親和醫生合力按住深深刺了一針。後來、當我無理取鬧時、媽常恐嚇我的說「你再不乖、就帶你去給『福堂仙』打針」。

張醫師因為求診人眾多,他對病人態度非常冷漠。問他問題、愛理不理的。當焦急的病患家屬催促他的時候常被他嗆說:「既然知道嚴重為什麼不早一點來?」家屬或病人唯唯諾諾,從不敢回嘴。因此小時候的我認為,醫生是世界上最有權威也是最可怕的人,因為他不僅隨便罵人還會用針扎人,實在可怕。

大學畢業後剛好趕上出國留學潮。成了過河小卒,來到美國。可能是水土不服,在美國生了幾次病。包括牛奶、乳酪吃太多,得了腎結石。油炸食品吃太多,得了膽結石。不小心碰到毒常春藤(poisonivy)全身紅腫。春天開花季節的花粉過敏症(pollenallergy)等。美國的醫療品質確實不錯:診療室和袍服都很乾淨、醫生護士很客氣、醫療器材和藥物都是「MadeinU.S.A.」,不擔心偽藥。美中不足的是費用太貴,而且貴得驚人。以目前(2016年)來說,即使最簡單的清牙齒也要新台幣4千元。腎結石急診,住一晚,超過新台幣30萬元。沒有保險的話,生一場病可以立刻讓你傾家蕩產。有一位美國同事告訴我,他的岳父岳母省吃簡用,但一生的積蓄都在死前半年全部花在醫院。

為什麼世界科技最發達的美國,看病會這麼貴?一般認為是美國醫師協會控制醫學院和醫生的數目,使得醫生名額不足,缺乏競爭,物以稀為貴。醫生身價自然水漲船高。

初到美國,有一位台灣來的同學忽然牙齒痛,打電話給牙醫。牙醫要他明天來看,想不到第二天疼痛消失了,他就沒去。過了幾天他收到一張賬單,要他付一次看診的費用。他去理論。診所的人說預約時他們為病人保留一個時段,不管病人赴診與否都要付錢。與台灣不同。

在美國看病必須事先預約否則不能看,除非急診。普通預約,通常要等很久。從一個月到數個月不等。一般美國人大多很守時。但是醫生卻是例外。這似乎是在表示他們的時間比較寶貴,病人的時間不值錢。在候診室等半個小時算是快的。等一個小時算是正常的。我有個眼科醫生、每次都讓我等超過一小時。我就不明白如果需要等,為什麼不在預約時讓我晚一點到。分明是故意整人、或是耍大牌。我忍無可忍,只好找別的醫生。

美國醫生說話很有權威,不喜歡病人問太多枝節問題。就像前面講的「福堂仙」一樣,病人跟醫生講話通常都要非常客氣。因為美國是一個多種族的社會,種族歧視,法律嚴格禁止。但法律約束不到的地方,歧視隨處可見。同一個問題,醫生會對白人病人解釋得特別清楚,而對少數族裔病人往往顯得不耐煩,草草了事。這是本人40幾年仔細觀察得到的結論。絕非昧著良心說話,也不針對任何一位個人或團體。

台灣在1995實行全民健保。1998年回台探視因車禍住院的父親時,發覺台灣的醫療環境,已有很大的改變:看病要預約、收費電腦化、藥品規格化等。最近回台,發覺大醫院都提供夜診服務,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以方便地在夜間去看診,不必白天請假去看病,真是方便。醫院現代化的儀器,年輕的醫師、護士,科學化管理,一點都不遜於美國。而醫護人員的工作效率和熱忱則遠超過美國。

相較於60多年前故鄉的人對那位張福堂醫師的唯唯諾諾,台灣的病人用平起平坐的心情跟醫生討論病情和藥性,對我而言恍如隔世。最令我不敢相信的是台灣的病人,居然敢跟醫生吵架、敢罵醫生,有人甚至敢打醫生。這在美國真是天方夜譚,病人簡直是向天公借膽。

最近看到故鄉一群有心的醫師與社會人士,鑒於台灣日益對立的醫病關係,憂心忡忡。乃大聲疾呼,希望醫者視病如親,病者多體諒醫者的辛勞,使台灣的醫病關係趨向和諧共榮,醫療人員能夠為全國人民提供最大的福祉。台灣人的基本健保費還不到美國人的1/5,而享受到的醫療照顧,遠超過美國人。台灣人真的應該知福、惜福!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出處《民報》

專欄簡介_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