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被破壞、房門還得拴鐵鍊...面對有暴力傾向的84歲失智老伴,她忍不住說:我帶你去死好嗎?

家具被破壞、房門還得拴鐵鍊...面對有暴力傾向的84歲失智老伴,她忍不住說:我帶你去死好嗎?
2015年全台有76萬失能人口,其中失智症推估為24.4萬人(至2015年6月調查結果),相當於一個彰化市的總人口數(23.5萬人)。台灣將迅速進入高齡社會,「失智」也將迅速改變許多人的家庭生活。

你理解什麼叫做失智嗎?

忘了最近發生的事、忘了深愛的家人、忘了自己在哪裡……許多家人疑惑:「父母原本的靈魂去了哪裡?」資深護理師 Yvonne 表示,遇到失智症病人,我們常見到的是漸漸不言語、不活動,家人要千方百計,才能進入他的小世界;但還有另一種,他們也和以前變得完全不一樣,他們變得有暴力傾向,彷彿無法控制自己力氣的調皮小孩,困在巨大無助的身軀裡。

醫院人球有人管 失智人球無人問

「每個機構、協會都有自己硬體、人力等資源上的限制,他們不可能每個個案都收,許多棘手的個案,評估後沒人敢收,最後疲倦的家屬求助無門,只好自己帶回,最後呢?我們不知道。」

台灣長照問題,需要的不僅是資金的缺口,或是洋洋灑灑列了多少補助,而是實際需要的人,有沒有真正地辦法幫助到他們。

「有暴力傾向的失智老人,無論請居家服務員、外籍看護工,都沒有辦法繼續待下去,雖然失智老人心智退化得就像個『孩子』一樣,但他們的生理體能一樣健康,有時比一般人還要好,在照顧上要花上好幾倍的力氣。」試想年輕人照顧一個精力旺盛的小孩,都已經人仰馬翻,而面對的是一個體力比一般小孩還要好的「超人小孩」,光是這點,已經讓許多照護機構拒之於門外。

曾經收容暴力失智長輩的機構護理師 Yvonne 指出,每一個失智家庭都是一個獨立的個案,牽涉的層面極廣,要談長照政策,是需要各個領域的專家一起商議、整合系統資源。「遇到嚴重的暴力,我們有時也只能叫警察保護我們,現有的長照政策,是否有設想過這一塊呢?」

三層鐵鍊拴住爸爸 也拴住了全家人的心

「我曾經有遇過一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案例,也是我最心痛的一件事。」

「當時接到一通電話,要我去苗栗評估一位84歲的爺爺,是否能住進我服務的機構。當時,我看到一堆鐵鍊,簡直嚇壞了。」

一進去大門就有兩道鎖,走進看見爺爺的房門,更拴了一條沉甸甸的鐵鍊,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虐待老人 。

三兄弟為了照顧老爸,紛紛從職場上提早退休,為了盡孝道,因為「兄弟齊心,其力斷金。」他們就住在老家的地下室,輪流照顧養育他們長大的老爸。

直到老媽媽說:「我帶你去死好嗎?」

「家裡充滿排泄物的味道,家具看起來都殘破不堪,這位已經高齡84歲的爺爺,吃得多、排泄得快,重點是長期務農的他,體格強健、精力過人,他就像是放大版的『小小孩』,只要體力沒發洩完,就會順勢把家裡的家具都破壞掉,爺爺的衣櫃,還被他自己打了一個大洞。」

三兄弟年紀都逼近 60 大關,本來以為他們三個人一起照顧老爸這個「小孩」,沒什麼不行的,但三兄弟長期飽受高血壓等慢性疾病之苦,更別說精神煎熬-「搞不好先走的是我們,不是我爸。」

直到有一天,偶然間聽到奶奶語重心長地對著失智的另一半說:「我帶你去死好不好?我們都活得好痛苦啊……」他們才驚覺,那些在電視新聞看到的社會事件,竟即將發生在我的家庭裡。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